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嗯?听你的声音,似乎很勉强?樊心,你别忘了,你跟我们现在可是同一路人,如果我们真出了什么事,你以为,你可以独自逍遥?”

    樊心手指一颤,脸上血色更褪的干净,“不用你提醒,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那就好,等你的好消息,宝贝,我会想你的。”

    通讯中断的刹那,手机砰的一声砸上车窗,樊心柔美脸孔微微扭曲,三分愤怒三分恐惧还有四分悔恨,身体筛糠似的颤抖起来,咬住的唇瓣已经现出一条血痕。

    不远处又是砰一声响!

    似乎是什么炸开了。

    她一惊回过神,慌忙抓起被她愤怒之下摔出去的手机,快速拨通急救电话,“火警!对,我家发生爆炸,里面有人!快点过来!”

    妈说在这里看到容浔的,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进去,她想樊雅死一千遍一万遍,可是她不能冒一丁点的风险!

    她已经等了很多年了,她不能再让他出事。

    报完警,她跌跌撞撞的走下车,自己房子前已经围了些人,正惊惶恐惧还有几分兴奋的对着燃烧中的房子指指点点,还有人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傍晚散步时看到的那场古怪的车祸,说着那两个救了人反而被指责的男女。

    樊心近乎漠然的听着,想要靠近一点,却被闻讯赶来的保安拦下,保安新来的,她也很少在家,居然没有一个人认出她是这栋房子的主人,还以为她只是个来看热闹的路人。

    她一把抓住保安,“里面有没有人出来过?”

    “没有吧,这么大的爆炸,就算里面真的有什么人在,也不行了吧。”小保安十分好奇的看着脸色苍白的樊心,不由有几分担心,“哎,你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你认识这家人啊?”

    “我……”樊心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一阵喧嚣惊呼打断,“哎,有人出来了哎!居然还活着!命大啊!”

    樊心霍然抬眼!

    原本是后院的地方,四个人两前两后的跑出来,都沾染尘土一身狼藉,隐约能分辨出是两男两女,但显然其中一男一女受创颇重,女人被抱着,男人就没那么好的待遇,半拖半拽,活像是在拖着一头死猪。

    死猪微微侧脸,脸上沾满了灰尘,却依旧是熟悉到骨子的眉眼。

    樊心心脏骤停,疯也似的奔过去!

    啪啦一声,燃烧的院门在她五步开外的地方轰然倒塌,幸亏那年轻保安眼疾手快,及时拉着她往后一趴,否则她整个人就要被砸了下去!

    人群发出慌乱嘈杂的惊叫声,小保安急切的询问声,院门燃烧批驳煅烧声,似乎近在耳边,却又仿佛很远,嗡嗡的一点也传不进耳里,樊心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痴痴的看着那个人被像头猪似的塞进车里,看着那车调转了个方向,看着那车慢慢消失在她视野里……

    等到那车完全消失,再也寻觅不到一点踪迹,她恍然惊醒,仿佛自一个噩梦中挣扎起来,大汗淋漓。

    “容浔!”

    司先生似有所觉,身体微微动了动。

    容衍瞥一眼过去,嫌他碍眼,不客气的一脚将他踹滚进车座下面,对他满身的伤口完全视而不见。

    如果不是因为爆炸时他替樊雅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波,他才不会允许他上他的车。

    沈晏淡淡一眼过去,也没有对容衍的恶性有什么责备,只是将昏迷不醒的樊雅护在怀里,快速而温柔的用干净毛巾替她擦干净脸庞,再接过容衍递过来的纯净水,稍微湿一湿她干燥的嘴唇。

    “你不是说你已经控制好量了么?怎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范围太小,在所难免,不过幸好他帮她挡了大部分的冲击,应该只是皮外伤。”容衍脱了外套,小心翼翼的覆在樊雅身上,细长凤眸上挑出危险的意味,“幸亏苏佐之前有偷偷打电话给我,我没上飞机,不然你们三个真准备死在一起算了?你们到底惹了什么人,手段居然这么狠辣?你的对头?”

    沈晏微微皱眉,“应该不是,我只是临时跟樊雅过来找苏佐,就算他们想动手,也不可能提前在里面布置好。”

    “其实也不算提前,那炸弹设置的很简单,熟手的话十来分钟就能搞定,不过手很辣,一根活线都没留,显然是没打算让人拆了炸弹。”容衍微微睐眼,眸里闪耀着危险的光芒,“这里是樊心的地方,是她安排的?针对樊雅?”

    “不一定,樊雅找苏佐是因为苏颜忙,樊心应该不可能提前知道这一点,不过你刚才说十来分钟就能搞定,我跟樊雅在外面确实停留了一会,倒是有可能是里面的人看到了我们提前布置的,不过樊心不在,我很确定。一男一女,女人坐着轮椅,男人身手不错,而且身上有股子杀意。”

    “不认识?”

    沈晏微微闭眼,回忆了下那两个人的长相,终究还是摇头,“我不认识。”

    “不管认不认识,还是得尽快找出来,留这么两个人在,太危险。”容衍沉声道,“既然他们住在樊心家里,从樊心身上应该能查的出来,还有那两个孩子,肯定是知道了些什么,安全问题,你自己注意。”

    沈晏点点头,看了眼前面,“就在前面停吧,你赶紧走吧,现在风声紧的很。”

    “我不打算走了。”

    沈晏眸光一锐,“容衍!”

    “我不放心。”容衍答的很无赖,很光明正大,“我又不是为了你。”

    “樊雅也不会同意你为了她留下来。”

    “那就让她拒绝给我听啊。”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23章 别笑话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