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软软的童音让樊雅陡然回过神,张了张口,才发现胸口因为长久忘了呼吸而微微闷痛,她舒了口气,抚了抚苏佐的小脸,柔声道,“没事,你乖。”扬高了声音,“司先生,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快走吧。”

    话一出口,她突然觉得不对。

    这话说的,仿佛他绝对会为了她留下来一样,平日无所谓,但这可是生死关头,多少……有点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嫌疑。

    樊雅目光闪了闪,脸上一瞬而过的不自在。

    门外微微一静,似乎是走了。

    樊雅心口一松,却也陡然涌出一抹怪异的感觉,像是失落,又像是郁闷,她将这种怪异感觉归类到自己的恐惧上。

    身边突然咚一声,随即哐啷一声响,似乎是什么被硬扯了下去。

    樊雅振奋了下精神,抬头往上,“沈晏?”

    “我在。”沈晏抿唇看着那容纳孩子出入都嫌勉强的通风孔,一颗心微微下沉,他本来还想着樊雅身量纤细,或许也能出来,现在看来真的是痴心妄想。他深吸了口气,“孩子递出来。”

    不等沈晏开口,樊雅已经抱起了苏佐,苏佐微微挣扎,他现在真的是感觉到了不对劲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心慌的厉害,“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樊雅唇角扬起一抹微笑,随手脱掉苏佐身上稍显厚重的小外套,让他只穿着一件衬衫,“能出什么事?你先出去,我待会就出来。你自己用力,一定要出去。”

    苏佐犹犹豫豫的点点头,爪子巴住通风孔慢慢往外蹭,也不知道是通风口实在是太小了,还是苏佐最近真的是长胖了,平常应该能勉强蹭出去的空间,愣是卡住了苏佐的小肚子,卡的他脸色发白,呼吸急促,尖叫出声,“姨,我出不去!”

    “必须要出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樊雅脸色发白,额上微微冒汗,死命抵着苏佐的屁股往外推,“沈晏,拉他!”

    “啊!疼疼疼!”苏佐只觉得后背肚子胳膊,凡是碰着墙壁的地方无一不是火辣辣的疼,后面有樊雅推,前面有沈晏拉,拉拽推送的力量让他痛的更厉害,身体僵硬的跟木桩子似的,原本还能稍微挪动的空间更显狭窄,孩子尖叫,“姨,我不出去了,我不出去了!”

    尖叫声戛然而止。

    苏佐身体一软,不动弹了。

    “苏佐?”樊雅吃了一惊。

    “他这样没办法出来,晕了反而容易运出来。”沈晏沉声道,微微使力,毫不客气的开始拉拽苏佐,少了他身体本能的反抗,居然真的慢慢的被拉动了些许,一点一点的,慢慢往外挪,孩子白色衬衫上已经染上淡淡血色,显然是拉扯过程中蹭破了皮。

    沈晏视若无睹,不过只是些皮外伤,并不是不可以医治的,如果时间来的及,或许他还能来得及救樊雅。

    当苏佐的脚出了通风孔,樊雅全身力气跟着一松,下意识靠住墙稳住自己快要摔倒的身体,急声道,“沈晏,快点带苏佐出去,越远越好!”

    “你在这里等我。”沈晏也不废话,抱着苏佐就往外走,远远的声音伴着奔跑的脚步声飘过来,“樊雅,你等我,我一定会救你!我绝对不让你一个人!”

    樊雅心口一颤,“沈晏,别!”

    脚步声已经远去,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少了苏佐的哀嚎与沈晏的声音,房间陡然安静下来,静的有种窒息的意味。

    眼前灰雾依旧浓黑,遮住了她的所有视线,后脑也疼的厉害,她之前摸过,应该是出了血,全身上下还在微微发软,刚才推苏佐出去,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也不知道那女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说起来,她那天在樊心的玫瑰公馆出事,也是被个女人袭击了,也是一阵针扎似的锐痛后失去了意识,只是这次她清醒的比较早而已。

    难道又是同一个人?

    樊心到底是跟什么人牵扯在了一起,而且她就真的这么恨她,恨的想害她一次又一次?

    又想起卓芊那显然被人挑拨过的态度,樊雅脸色微沉,心底涌起一股怒气,她以往是看在爸爸跟容浔的面上不跟樊心计较,但如果樊心继续冥顽不灵,她真的没办法再容忍她了!

    念头微转,随即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由扯出一抹苦笑。

    说什么不能容忍樊心,今天这一劫,她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的过去。

    以往或多或少她还能自救,但今天这一次,她是真的没办法再做什么了,房门被从外面反锁住,估计炸弹爆炸也就还有五六分钟的样子,如果真的能出现奇迹……

    她微微苦笑,怎么可能呢。

    小隽还在家里等她……

    不过还好,他年纪还小,或许会伤心好一阵子,但终究还是会长大,而且有大哥他们在,她不担心小隽会吃亏。

    容浔……就算容浔回来了,他还有小隽,还有卓芊,还有……樊心小浔,或许会难过,不过他心性坚毅,总归会找到能撑下去的办法。

    而且……这么久了,他还能回来吗?

    心口蓦地钻心刺痛,痛的她脸色变了变,更多的却是惘然悲伤。

    她从来克制着自己的想法,从来都坚定不移着自己的信念,哪怕是别人的目光再古怪,哪怕她遇到再多的事,她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他能回来的事实。

    可现在,她在现实面前无能为力,只能听任命运的安排时,她却开始怀疑了。

    那次车祸,他替她挡下了所有的冲击波,又刚从手术台上下来,虽然所有人都没找到他,但其实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很清楚,那样的情况下,容浔活下来的机会,小的可怜。

    或许……终究一切都是她的痴心妄想。

    他其实,根本没办法再回来了。

    如果他真的没机会再回来,如果老天爷真的也不想她再活下去,那她……认命吧。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21章 始作俑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