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沈晏一怔,抬眼看向神态轻松而自如的樊雅,随即微微低头,俊雅脸上一瞬而过的复杂。

    她其实完全可以用更决绝的方式来应对他的孟浪,却依旧还是温文以待,用最不伤及他颜面的方式将这件事,化解。

    可她的宽容,何尝不是拒绝。

    她总是在拒绝他。

    即使那人已经远离她的身边,她依旧在拒绝。

    心底深处微微惘然,或许,他就不应该离开她那么久,只是如果不能保证她的安全,他又怎么敢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抬头,儒雅斯文的脸上浮上淡淡笑容,深深看她一眼,“不客气,为你我什么都愿意的。”

    樊雅没想到沈晏会补充上这么一句,微微一窒,脸上迅速滑过一抹不自在,这不自在尤其在看见门口那些重重轮廓时的更为严重。

    沈晏,似乎真的有些不同了。

    心里滑过一个模糊的念头,随即又笑自己胡思乱想,况且这么些年,他在冷焰盟里艰难求生,性格变了些,本来也就是在所难免。

    她尽可能的将脸上错愕的表情收回去,抬眼看向那堆轮廓,“哥?苏颜?”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苏颜,眼珠微转,立刻快步上前搂住樊雅,同时不动声色的挤在沈晏与樊雅中间,“我听说你回来了就赶紧赶过来了。”目光在樊雅脸上一落,觉得她气色还好,但再一看,突然觉得不对,原本是解围的动作顺势变成了拷问,她一把扣住她肩膀,震惊的道,“你眼睛怎么了!”

    原本以一种警惕威胁目光锁定沈晏的樊以航霍然回过头,大踏步的走到樊雅面前,审慎看着樊雅虽然依旧美丽但显然缺少点焦距的眼睛,脸色立刻变了变,“眼睛怎么回事?”

    樊雅微微苦恼,就知道会面对这样的情况,她想了想,“这话说起来很长。”

    “我时间很多。”樊以航警告似的瞪了眼樊雅,瞪完之后才觉得不对,脸上怒色更甚,“你可以慢慢说。”眼神微转,落到沈晏身上,危险意味更浓,显然是怀疑樊雅的眼睛是不是跟眼前这个男人有关。

    “哥,跟沈晏没关系的,我也看过医生,只是一时受损,很快就能恢复了。”知兄莫若妹,樊雅无可奈何的将樊以航的注意力集中过来,“沈晏也是刚来。”

    樊以航不悦扫了眼明显偏帮外人的樊雅,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沈晏?”他咀嚼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刚才虽然樊雅也说过沈晏的名字,但刚才情况实在过分诡异,他也没怎么听清,现在听的清楚了,看向沈晏的目光登时显出几分古怪。

    他是知道沈晏这个人的,更知道这人曾经追求自己妹妹好久,后来为了樊雅失踪在泥石流里,他甚至还派人在那一带找过他不止三个月,那一阵子,他一个人连累的一大帮子人人仰马翻,樊雅更是因为他的失踪而离家出走,闹出一堆破事。

    他们在那堆土里翻了那么长时间,现在时隔这么久,他现在怎么冒出来了?

    还是以这种姿态出现。

    想起进门时沈晏与樊雅的姿势,久经商场,早就在商海里修炼出火眼金睛的樊以航眸光瞬间染上几分警惕,俊朗脸上神色也肃重起来,居高临下似的看着沈晏,不怒而威,“你就是沈晏?”

    沈晏淡淡笑了笑,在樊以航惊人的迫力之下也依旧不卑不亢,“是,还没有谢谢樊先生,为了我费心不少。”

    樊以航眸光一锐,这个男人,倒似乎真的不那么简单。

    “那些也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樊家一直都感谢你对樊雅的恩情。这么些年,不知道沈先生在哪里高就?我们家小雅一直都惦记着你。”

    话说的虽淡,却藏不住里面隐隐的审讯意味,在一旁听着的樊雅微微皱眉,淡声插口,“哥,家里有你最喜欢的雨前龙井,你要不要来点?”

    樊以航瞪一眼樊雅,就知道偏帮着外人。

    樊雅虽然看不见,大概也能感受樊以航的目光,心里优雅的翻了个白眼。

    男人呐,真是八卦的物种。

    沈晏似乎没在意兄妹俩的交流,平静回答,“沈晏惭愧,因为那次事故,这些年一直都在养伤,所以一直碌碌无为,不过谋生而已,谈不上高就。”他顿了顿,“只是最近身体稍微好转,所以想着回来看看樊雅,而且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见过小隽,也想过来看看。”

    “是这样啊。”樊以航笑了笑,“那沈先生打算接下去如何安排?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是有的。”沈晏深深看了眼樊雅,眸光微微柔软,唇角也带上浅淡的笑意,意味深长的道,“只是我不知道樊雅会不会愿意。”

    樊雅心口一跳,心里的怪异感觉越来越浓,她抿了抿唇,一时间倒是有些难办。

    如果是别人,她肯定是想也不想直接否定。

    但说这话的,是沈晏。

    她虽然不爱沈晏,但沈晏说的没错,他在她心里确实占据了一个特殊的位置,那个位置,无关风月,无关爱情,却总是能触碰她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上辈子,她众叛亲离,身边守着的只有他。

    这辈子,身边一直守着的也只有他。

    他并不是她爱的那个人,却无疑是最能让她放松信任的那个人,这一点,甚至连容浔都是做不到的。

    也因为这个,她可以在私底下拒绝他千次万次,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反而难办。

    她怕伤了他的自尊与骄傲,就像他一直费心维持她的骄傲与自尊一样。

    她笑了笑,才想岔开话题,就听到身边有童稚的声音响起,容隽脆生生的喊,“沈叔叔?”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13章 什么感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