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魄力十足的宣言,震的人耳膜微微发麻。

    樊雅似也怔了怔,随即唇角微微一勾,竟然笑了。

    他微微睐眼,表情有些危险,“嗯?”

    他说的话很好笑?

    樊雅抬头,唇角笑意柔和平静,她相貌生的好,经过这些年的历练,气韵更是出众,这么淡淡而从容的一笑,配上她因为刚才的激吻还有些红晕的脸,出乎意料的柔美惊艳。

    司先生也出乎意料的紧张起来,有点审慎的瞪她,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再吻一吻,把她要说出口的话给压回去。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懂得打击男人的自信心了。

    “我收回我刚才的那句话。”她果然很平静的开了口,“我错了。”

    “嗯?”长眸微微一闪。

    “你不可能是小隽的父亲,同样不可能是容浔,他没你这么沙猪,也没你这么混账。”她心平气和的微笑,仿佛说着天底下最寻常不过的话,“亲子鉴定的提议我收回,抱歉,我误会了,全怪我瞎了眼。”

    “……”

    司先生默默吞回自己差点被气吐的血,揉了揉太阳穴,忍住嘶牙咆哮的冲动,微微一笑,“很好,你总算明白这一点了。”

    樊雅微微蹙眉,心里突然生出一点不安的感觉,她本来以为自己说那些话,应该能将人气的拂袖离开了才是,怎么听起来,倒不像她意料中的那么回事?

    突然觉得危险,她下意识反手扣住门把手,但有人比她的速度还快,手腕被稍显冰凉的大手扣住,手腕一凉,似乎是镯子之类的物事已经牢牢套上她的手腕。

    他低低俯身,在她耳边低道,声音虽低却是彻头彻尾的宣告,甚至比刚才的大声还要坚定冷静,“我当然不是他,我也不屑成为别人的替身,我独一无二,也会是你生命里最独一无二的男人,樊雅,你逃不掉。”

    樊雅眸光骤冷,身体微微颤抖,也不知道是发怒还是被他的话震住,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凭你?”

    “我很期待你的反抗,但你都不知道你斗志昂扬的时候有多美。”他轻轻一笑,一倾身,在她唇角轻轻落下一吻,“当然,这份美,同样属于我。”

    樊雅想也不想一巴掌甩过去!

    他像是早就料到她会发飙,先一步抽身退开,动作迅疾而优雅,暗海似的长眸亮的惊人,闪耀着势在必得的光芒,语气却十足十的温软,“早点睡吧,看你最近脸色差的。”

    樊雅呼吸窒了窒,一股怒气汹涌而出,汇成一个最简单的字,“滚!”

    脚步轻轻松松,他还真的滚了。

    只不过唇角上翘,明明白白的好心情。

    能够将从来冷静从容的樊雅逼出一点情绪,也算是件好事。

    脾气就该发出来,成日里憋在心里,别憋出一点毛病来,他这是日行一善,该有福报。

    不远某处,俊美艳美的某人细长凤眸微微上挑,撇撇嘴,十分不屑的咕哝,“贱呐,真贱。”只是目光落在站在门口气的脸色发红的樊雅身上时,微微一沉,唇角微微上挑,弧度多少有些自嘲的意味,“你啊你,也就在他面前会有点真反应,这么多年,你多久没这么发怒过了?”

    从来旁观者清,只是这旁观者,不做也罢。

    而且应该也做不了多长时间了吧。

    突然一道犀利警惕的视线扫过来,他抬眼,看向不远处气质像极了海盗的男人,两人视线一撞,都从彼此眼底看出十分相似的光芒。

    在鲜血上迤逦独自前行的人,身上都染上了鲜血的味道,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同类还是能明白的。

    这个男人跟他是一样的人,适合独自生存,适合独自前行。

    只是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被困在这里,成了一个没出息的打手?

    容衍在思索,文靳也在看他,也是忍不住好奇,这样一个骨子里染血的男人,又为什么原地停留?单纯只是因为樊雅?

    两人视线一撞一分,随即同时转身。

    困顿在红尘中,本来就有许多不得以。

    樊雅原地站了站,回到房间时才觉得不对,微微懊恼,她大可以更理智的处理这件事,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见他,总是容易将事情弄的一团糟。

    她真的需要好好冷静一下,这段时间,她真的是有些乱了。

    手腕上冰凉,摸材质似乎是金属质地,似乎是暗扣,紧紧贴着皮肤根本拿不下来。

    脸上不由又生出一股恼意!

    “妈咪?”

    她回过神,放弃跟手上镯子奋斗的打算,干脆脱了外套也窝上床,将小隽搂进怀里,嗅着夹杂在药气里的淡淡奶香,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怎么还没有睡?”

    这房间隔音不错,但他们就靠在门口,多少有些声音会传进房间里的,只是不知道小隽听到了多少。

    容隽正盯着樊雅手腕上银色镯子,镯子上的花纹十分复杂,仿佛是一只鸟?

    妈咪从来都没戴过这种东西。

    是那个人送的?

    正在思索间,听见樊雅问话,他想了想,还是老实承认,“我刚才有到门口去偷听。”

    她忍不住一笑,“怪不得手脚这么冷。”

    “妈咪……”容隽犹豫了下,“你真的觉得他不是爸爸吗?”说话时,孩子长眸里一瞬而过的懊恼,他本来是不想说的,可是那天他真的是又气又心慌,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说出了口。

    如果,如果不是他说漏了口,或许事情也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等妈咪的眼睛彻底恢复了,他们也早就离开这儿了。

    妈咪也不会因为他而生气。

    他还从来没见过妈咪这么发过脾气。

   &nbs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10章 凭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