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收到消息时天色已经见黑,时钟已经指向七点,她有些讶异他难得的好说话,转念一想,却又觉得似乎再正常不过,他本来就不会反对,念头一起,她又怔了怔,有些不明白自己哪里来的笃定。

    这笃定,来的实在是有些莫名。

    容衍瞥眼过去,细长凤眸里情绪起伏,声音却懒,“走不走?”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樊雅‘看’一眼过去,经过两天的休息,她的眼睛已经好了很多,至少不会把人看成猪,“你都睡了一天了,怎么还这么累?”

    “我好久没动手了,为了救你们打了几个小时的架,能不累么?”容衍振振有词,只是脸上不见丝毫疲态,显然他的犯懒只是纯粹个性问题。

    樊雅跟他认识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他的德性,也懒得理他,回头望向床上的容隽,“小隽,你的身体能撑的住吗?”

    据容衍说这里距a市约莫三个小时的车程,现在回去,回到家估计也要十点,时间稍微晚了些,已经过了容隽休息的时候了。

    这也是她犹豫的主要原因。

    那天容隽突然昏倒,真的是吓坏了她。

    她几乎要以为再经历一次失去的痛苦。

    容隽眼珠转了转,看看樊雅眼下掩不住的黑眼圈,看了眼那边神色懒懒的容衍,犹豫了下,“妈咪,我想再休息一夜。”

    “好。”樊雅笑了笑,没有拒绝,仔细的将他伸出来的手塞回被子里,“小心受凉。”

    她的声音刚刚落下,身后就传来椅子拉动的轻响,回头一看,容衍已经站起了身,依旧懒洋洋的声音飘过来,“既然不走,那我去再睡一会。走的时候叫我。”

    樊雅看着他的背影,想了想,叮嘱了容隽几句,快步赶上容衍的脚步,“容衍。”

    容衍在门外站住,斜眼过去,细长凤眸里眸光熠熠,在灯火之下整个人愈发精致俊美,仿佛玉雕出来的人儿。

    “容衍,这次多谢。”

    “如果是容浔,你会道谢么?”他深深一眼看去,唇角笑容极艳,容色更是倾城。

    意料之中的沉默。

    樊雅沉默一瞬,有些无奈,“容衍……”

    都是成年人,虽然容衍从来没说过,但这么多年相交,有些未曾说出口的情绪,其实都明白。

    其实撇开这个不谈,容衍真的是个不错的朋友,但也只是朋友而已。

    有些位置,给人占了,终究是挪不了位。

    话音未落,她只觉一股浓郁气息扑面而来,还没反应过来,男人温柔的唇瓣已经落到她的唇上,出乎意料的猛烈,让人想起艳到荼蘼的樱花,开的繁华绚烂,落花时也恣意放肆,竟然带着些悲凉的意味。

    容衍肆意懒散,从来都是指点江山坐拥美女的风流人物,居然也会有这种浸骨悲凉?

    他又为什么悲凉?

    正因为一瞬而过的疑惑与同情,樊雅抽身的动作也稍微顿了顿,但几乎是同时,身后突然一股大力涌来,她被那力道拉的往后一退,不受控制的跌趴进一个人的怀里。

    怀抱出乎意料的熟悉,气息却是完完全全的陌生。

    她下意识挣扎,却被那人扣的死紧,语气也十分恶劣,“被占便宜不会躲?傻了?”

    樊雅心里没来由的发恼,“你凭什么管我?放手!”下意识就挣扎,奈何他浑身仿佛铁铸似的,竟然一时间挣扎不开,“容衍!”

    司梵脸色登时黑了大半。

    他过来帮她,这女人居然还当着他的面去喊别的男人?

    出乎两人意料的,容衍居然也不上前帮忙,环手抱胸,闲闲开口,“我们郎有情妾有意,光明正大的亲热,你从哪里冒出来的那根蒜?”

    “容衍!”樊雅真的有些恼了,他今儿状态不对,又在胡说什么东西?

    容衍懒洋洋的挥挥手,一副意兴阑珊的意味,“我先去睡觉了,如果你觉得长夜漫漫,欢迎来骚扰,我的床永远为你空下一半。”留下这句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话,他头也不回转身就走,背影竟然十分潇洒。

    樊雅目送那个轮廓消失,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虽然她还不是很看的清楚,但总觉得容衍的背影,十分寂寞。

    再想起他今儿有些反常的举动,樊雅心中一动,下意识用力推开身后的男人,拔腿就要去追,“容……唔!”

    她的声音很快就被堵在声源处,带着一些怒气,丝毫称不上温柔的吻毫不讲道理规则的直接落在她的唇上,男人的手臂则强制将她圈在怀里,限制她的离开。

    不同于容衍刚才更像是告别的艳烈一吻,他的吻更像是风暴,又像是强行抑制却依旧喷发的火山,冰凉的唇瓣上带着数不尽的热量,一点火星,几可燎原,更何况是这种充满热度的火山。

    不同于上次她完全被药力控制时的迷茫,她完完全全的清醒,身体也僵在那里,脑海里仿佛爆炸开数朵烟花,直炸的她神智都昏了昏,不由自主的往后一退,撞上房门,腰被门把手抵住,一阵钝钝的痛从腰间窜上大脑,她霍然一惊,意识到熟悉的吻是伴着全然陌生的气息!

    容浔……司梵……

    身前这人,到底是谁?

    她猛地一张口,狠狠咬上他的唇瓣,他猝不及防被她咬个正着,嘴唇边瞬间绽开一道血口,一点鲜血涌出,涌落在两人唇齿间,原本缠绵的吻立刻染上一点咸涩的意味,他却仿佛根本没感觉,依旧蛮横索吻,将那点血珠弥散在两人的口齿间,瞬间被交缠的唇齿淹没,再也寻不到踪迹。

    樊雅睁大了眼,被迫承接着男人的吻,怔怔看着眼前依旧看不出相貌的男人,突然恨起自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09章 亲子鉴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