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隽没听见回应,疑惑抬头,正好对上某人一双森森的眼,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往后退,身体一轻,已经被某人夹进了胳膊肘里,大手一甩,容隽只觉得自己屁股一痛,慢半拍的才反应过来!

    他被打了!

    容家小少爷从小聪明伶俐体弱多病,又是容樊两家目前唯一的小辈,各方人马的宠爱简直要把他淹没了,唯一肯管他的樊雅也大都对他放任自流,别说是打,就算是稍微碰下,都能激起惊涛骇浪。

    现在有人居然打他,还是这种不牵涉生命单纯辱及尊严的打法,还是在妈咪危危险险的时候……

    从来没被打过的容小少爷愣在当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始作俑者非但不引以为耻,还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人小鬼大,话真多。”一甩手,将呆愣的小人甩进闻讯赶过来的柳雾怀里,“看好了,别让他乱跑。”

    看也不看柳雾的表情,他快步走进楼梯间。

    一进楼梯间,长眸危险睐起。

    一会功夫,窄小的楼梯间居然变得十分热闹。

    文靳跟周长生缠斗在一起,他们一个是鬼家实至名归的继承人,一个是骥卫统领,拳脚功夫可以算的上一脉相承,居然一时间势均力敌。

    刚冲进去的年轻骥卫无事可做,只能选择英雄救美,正帮着摔滚下楼梯等医生来的张雨柔简单处理伤口,年轻脸上微微发红,显然还不太适应这送上来的美差。

    当然,这两对都不是司先生怒火中烧的原因。

    他的目光落到了角落里,樊雅浑身沾土头发散乱的倚靠在墙上,那天闯进公寓里的那个出奇俊美的男人守在她身边,细长凤眸里眸光专注却温柔,一手漫不经心似的抚着她稍有些散乱的发,似乎是刚才说了什么,唇角微勾,笑容散漫而轻松,连樊雅唇角都含着淡淡的笑,显然十足的放松。

    真的是,十足的碍眼!

    司先生眸光骤冷,浑身气势倏聚!

    不等他发话,那边含笑说话的男女已经转过了头,先转过脸的是樊雅,那俊美男人显然是刻意顿了顿,才慢悠悠的转过眼,细长凤眸微微上挑,毫不掩饰眉眼间的挑衅。

    好久不见。

    蠢货。

    樊雅隐约察觉到身边容衍气势不对,忍不住‘看’了眼过去,低声问,“你跟他认识?”

    “堂堂‘骥’集团首席嘛。”容衍顿了顿,懒洋洋的看了眼站在门边的男人,微微一笑,“当然不认识。”

    他刚才来的及时,救了樊雅一条小命,那个一直缠着他打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甩了他去对付周长生,正好落下一点空当,时间虽然不多,却也够他大概了解樊雅现在的状况了。

    视力受损,更重要的是,她似乎一点也不知道这位首席大人,恰巧长了一张与某人一模一样的脸。

    不过更诡异的是,这男人也不是吃错了药还是狗血的失忆了,居然绝口不提,仿佛樊雅也只是个陌生人。

    看来事情也不像他跟沈晏想的那么简单啊。

    有趣,真的很有趣。

    樊雅面露古怪,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容衍语气不太对。但容衍从来都是喜怒无常的性子,她也就当他大姨夫来了,也懒得计较,扶着墙壁直起身,刚刚站直,就被容衍一把搂进怀里,柔情款款,“我扶你。”

    樊雅皱眉,下意识就要推开他,手刚刚伸出,就被容衍眼疾手快的握住,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道,“他是不是看上你了,瞧那小眼神冷的。”

    樊雅眉头一跳,“胡说什么呢你?”

    “那你看上他了?”

    “容衍!”

    “既然郎无情妾无意,就让他死心不好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容衍蛊惑低道,“你也不想容浔回来看你一堆烂桃花吧?”

    樊雅一愣,一时间居然没说话,脸上闪过一丝犹豫,随即一巴掌拍开他的脸,也推开他的搀扶,“说什么乱七八糟。”

    容衍但笑不语,只是微沉的眸里是一瞬而过的精芒。

    如果是以前的樊雅,肯定是想也不想就拒绝,但她现在居然开始犹豫,意味着什么?

    思索间,眼角余光瞥见樊雅脚下不稳往前跌,他不假思索立刻伸手去扶。

    几乎是同时,有人也往前一步。

    两个男人,一个扶住樊雅左肩,一个扶住她的右臂,同一时刻。

    他们同时抬头,同时看向对方,眸光都冷,只是容衍眸光偏向刀锋似的犀利杀意,司梵的眼眸则淡,仿若冰山,有千钧之重,能将人压死。

    正与周长生缠斗在一起的文靳分神瞥了眼过来,正好看见这一幕,心里一惊的,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一瞬!

    已经渐渐落在下风的周长生忽的往旁边一挪,避开了他的封锁,直直往那边冲过去,表情扭曲狰狞仿佛急红了眼的野兽!

    目标直指司梵!

    文靳大吃一惊,“容……”

    司梵霍然回头,他虽然反应过来了,但毕竟是重伤过的身体,即使大脑反应过来,身体也乏软的跟不上,而且……

    身前人影一晃,樊雅及时挡在他面前。

    人影再一晃,容衍挡在了樊雅面前,及时锁住了周长生的双臂。

    司梵薄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扯出极淡的疑似讥诮的弧度,状似无力也确实无力的半瘫在樊雅身上,眼皮微掀,好整以暇的看着迫不得已跟周长生缠在一起的容衍,还分神对樊雅说了句,“他身手不错,应该没事。”

    樊雅嗅着鼻息间淡淡的血腥气,眉头不自觉的拢了起来,到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07章 我不生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