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等容隽将他这些天的观察所得全部说了一遍,樊雅脑海里已经有了一张十分清晰明确的布防图,‘看’向容隽的眼神也更加心疼与怜惜,微微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这几天是不是很累?”

    这才几天时间,他就记录了这么多,显然心思都放在了这上面。

    这些天,他一个人守在这里,孤立无援,既要绞尽脑汁的联系上苏佐,还要努力调查清楚这栋房子的结构与人员布置,心力耗费不可谓不大。

    自家捧在掌心里的宝贝这么辛苦,怎么不让当妈的心疼?

    容隽张口想要否认,一抬眼看着樊雅怜惜的神色,想着就算自己说不累妈咪估计也不会信吧,于是老老实实的点点头,“有点,不过还好。”他有些不好意思,“妈咪,我觉得我回去后真的要跟苏佐一起锻炼身体了,我觉得我的身体有点弱。”

    这么点小事就觉得这么累,以后还怎么保护妈咪?

    “随你。”樊雅搂住他软软的小身体,微微笑了笑,大脑迅速转动。

    这里防卫异常严密,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来或者想要逃出去,显然是做不到的,不管苏佐招来的帮手是谁,但只要真的有人来救他们,他们也不能等着别人来救,总得做些什么。

    其实樊雅心里还有些极淡的念头,那个男人对她们其实没什么恶意,只是限制了她们的自由而已,她甚至揣测,如果她坚持要离开,他或许也不会不同意。

    但那些也不过是她自己的一些想法罢了,不管怎么说,她们现在都是受制于人,被别人的想法操控的日子,她很不喜欢。

    “小隽,你刚才说你发现了一条暗道?”她突然问。

    容隽目光闪了闪,刚才他一时口快,把他无意中发现的那条通往那个男人房间的暗道也说了出来,虽然他及时含糊了过去,没想到妈咪还是想起来了。

    他含糊了声,“嗯呢,不过就是通往一个房间,那地道很短的,没什么用处。”

    樊雅听出儿子声音里含糊犹豫,心里动了动,想着到底什么房间能让他含糊犹豫,虽然好奇,但也没再追问,只是嗯了声。

    容隽小心看向樊雅,目光惴惴,有些懊恼,也有些犹豫。

    他知道他应该说出来的,可是一想到那个男人的模样,他就没来由的觉得不舒服,总不想妈咪再跟那个男人接触,即使妈咪现在看不见,甚至似乎也没看见他长什么模样。

    不过,那暗道对他们逃出去真的一点用处都没有,所以他就算不说,也无关紧要吧。

    正想着,门外响起轻轻的脚步声,似乎是有人站到了门外。

    母子俩同时皱眉,樊雅站起身。

    容隽看看门,再看看她,眼里有几分孩童特有的跃跃欲试,他虽然老成,但也是个孩子,总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尤其现在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妈咪跟在身边,他总觉得全身上下充满了勇气。

    不过他没直接奔过去开门,乖乖巧巧的站在原地,询问似的唤,“妈咪?”

    他很清楚的,就算他很聪明,但他的阅历依旧是他的短板,上次被曹文秀设计,就是因为他的阅历不够所以轻信了人。

    樊雅笑笑,温声说,“你去开门。”

    容隽眼睛一亮,立刻快步走过去开门,门一开,正好门外的那人也听到声音回头,两人立刻打了个照面。

    容隽脱口而出,“怎么又是你?”

    年轻骥卫也有些苦恼,心想着你以为我愿意在这里?

    “小隽,你的朋友?”房间里传来柔柔的女音,一个年轻女人慢慢走了出来,她走的很稳很慢,姿态从容而优雅,黑白分明的眼眸直接落到这边,眸光清澈而宁静,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她眼睛不好,压根想不到她其实看不见。

    樊雅在小隽身边站定,眸光落在年轻骥卫身上,精准的仿佛能看到似的,樱红的唇瓣微微上挑,笑意浅淡却美丽,客气的点点头,“你好。”

    “呃,”年轻骥卫没来由的脸微热,他还年轻,见到气质出众的美女多少还是有点害羞的,“你好。”

    容隽撇撇嘴,有些看不得眼前年轻人蠢样,也有些懊恼自己的沉不住气,没好气的嘟囔,“一个查岗的。”

    年轻骥卫嘴角抽了抽,想着自己不过就是在巡视的时候撞到他一回么,什么时候成了查岗的了?他正色看向樊雅,“樊小姐,我是首席身边的骥卫之一,奉命前来保护你们的。”

    “保护?”容隽忍不住说,“不会是看管吧?”

    “小隽。”樊雅‘盯’了眼容隽,有些纳罕平常有礼懂事的孩子怎么突然这么刻薄起来,“道歉。”

    容隽抿了抿唇,也知道自己的态度不太对,而且也确实多少有点迁怒的意味在里面,他看着这人就想起那个男人,就想起那个男人那张脸,还有他那个据说失踪了跟他长的很像的哥哥,然后没来由的烦躁。

    尤其是这件事他暂时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妈咪,他多少也有点心虚,所以更加烦躁。

    养尊处优的容家小少爷被激出了点火气,有些恼怒的看了眼那个男人住的房间,颇有些愤愤不平,想着你都受伤卧床了,闲着没事还冒出来刷存在感干什么!

    害的他被妈咪训!

    “小隽?”樊雅微微皱眉,声音加重了些。

    年轻骥卫下意识就要摆手,他是个成年人,怎么好意思跟个孩子计较,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年轻美丽的女士的面。

    “对不起,我态度不好。”

    软软的带着稚意的童音响起,容隽微微抿唇,很认真的向年轻骥卫鞠躬。

    他是不好,他不该迁怒的。

    他的老板再不好,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年轻骥卫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一退,有些尴尬的摆手,“没事没事。”

    而且鞠躬成这样,他怎么有种他在像遗体鞠躬的错觉。

    他还没死好不好……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04章 刷存在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