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男人察觉到容隽的停顿,不由诧异,抓着手机回头。

    如果刚才还是线条流利有些熟悉的侧脸,他一转头,俊美却不显丝毫女气的五官便映入孩子眼底。

    如果刚才说容隽只是呆了呆,此刻也彻底震惊了。

    虽然似乎比那张照片上老了些,世故了些,不庄重了些,不得不承认的更俊美了些,但不容错辨的,俨然就与照片上他那个不负责任闹失踪的老爹……一个模样?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

    除非是孪生兄弟。

    他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你是不是有兄弟?”

    司梵看着容隽震惊的似乎失了理智的模样微微皱眉,忽然想起那日那个叫沈晏的男人似乎也是看见他之后也是脱口而出,他睐了睐眼,直觉推测,“我跟你爸长的很像?”

    这句话一出,刚才还震惊失神的容隽醒了醒,眼底震惊也褪了褪,总算找回了些许理智,看向男人的眼神狐疑,又重复问了一遍,“你是不是有兄弟?”

    司先生脸上浮上些许古怪的神色,心里陡然有些不是滋味,“小子,你怎么不怀疑我是你爸?”

    开口闭口就是兄弟兄弟,他这是第一时间排除了他是他爹的可能性了吧?

    正常小孩看着与自己亲爸模样相似的人,第一反应应该是冲上来抱大腿吧?

    再次确认,这孩子,实在不怎么可爱。

    容隽也镇定了下,清亮长眸微微发亮,眼神十足睥睨冷淡,“那你是吗?”

    司梵一怔,竟然哑然无语。

    他的记忆里确实没有这么对母子的存在,这样的事,他不应该会忘记。

    房间里陡然一阵十分难堪的安静……

    容隽首先收回视线,掩下眼底一瞬而过的隐隐失落,盯着地上一块发红的地毯看了看,才抬头很冷静的说,“你不是。”

    男人心里没来由的涌动着一股陌生的情绪,张了张口,有心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真的是无话可说。

    容隽看他一眼,抿了抿唇,很认真的说,“不管你有没有兄弟,就凭你的长相,你跟我妈咪就完全不可能,你长的太像我爸,她永远不会忘记他的,你永远只会是替身,你会甘心么?”他顿了顿,摇摇头,“你不会甘心的,所以不可能。”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小小的背影竟然十分潇洒。

    男人盯着门,微微睐眼,眸里一闪而过的寒冽。

    他随手打开灯,手机早就被他按断了,借着手机屏幕,他凝视屏幕上的自己,眸光微敛,敛下一抹精芒。

    不能否认,那孩子虽然不可爱,说的话却没错。

    如果他真的与那个失踪人口长相相似的话,即使他守在她身边,也不过是个替身,说不定,连替身都不如,只是可移动的照片而已,他这张照片天天杵着,就算是她想忘了过去,恐怕都忘不掉。

    更何况,据她所说,他的声音跟那人也十分相似……

    他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

    容隽走出房间没多久,就撞见了收到消息赶过来的柳雾,柳雾见他安然无恙的出来,先是松了口气,随即忍不住皱眉,眉宇间笼上一点寒意。

    容隽软了声音乖乖道歉,“柳姨,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那个叔叔。”

    柳雾心里一软,看了眼跟在容隽身后的周长生,周长生朝她微微摇头,示意无事。她悬着的心放下,牵住容隽的手,“以后可不能乱跑了。”

    “嗯。”容隽反手握住她的手,走出很远,见四下里无人了,才状似不在意的问,“柳姨,那位叔叔没有亲人了么,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都没人来看他?”

    “老首席跟老夫人二十年前就去世了,首席只有一个哥哥……”柳雾声音微微一顿,夹杂了些几乎辨认不出的情绪,“不过他也离开好些年了,没人知道他在哪,他上次回来,还是三四年前了……”察觉到握着她的小手突然紧了紧,她从惘然的情绪里回过神,“怎么了?”

    容隽低了低头,然后朝她笑笑,“我只是没想到叔叔还有哥哥,他哥哥跟他长的很像吗?”

    柳雾顿了顿,眼底飞过掠过一抹情绪,含糊的道,“他们是兄弟,自然长的像了。”

    容隽长眸里眸光闪了闪,没再说话……

    在容隽睡不安稳的翻了第六个身后,樊雅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了,她尊重孩子的自由空间,也愿意给他空间,他不想说的事情绝不多问,但如果他的私事如果影响他的睡眠和身体状况,她还是没办法视而不见。

    所以她干脆撑坐起来,习惯性的摸索上床头柜的灯,虽然她现在也不太看得见东西。

    根本没睡着的容隽立刻睁开眼,“妈咪?”

    “有心事?”樊雅将他拥进怀里,“想什么呢?”

    容隽瘪瘪嘴,依赖的搂住樊雅的腰,表情有些委屈,还有些郁闷,大人之间的事确实不是他能管的,可今天他发现的事情实在很重要,但他不知道该不该说。

    他对他那个失踪很久的爸爸没什么好感,更不相信那个叔叔就是爸爸,但他有个哥哥,跟他长的很像,现在同样失踪了。

    可是奶奶只有爸爸一个儿子。

    他虽然心智成熟,但也只是一个孩子,这种问题对他而言,实在是有些头疼。

    他想了想,“妈咪,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

    樊雅微微讶异。

    或许是小隽获得的爱很多,又或许是他不想惹她难过,所以他对于本该在他生命中扮演父亲地位的容浔并没有太多的好奇,相比较之下,他对沈晏的兴趣还大一点,他今儿居然会问容浔的情况,怎么能不让她奇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01章 反效果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