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张雨柔目光微闪,随即温温柔柔的笑了,“爸爸跟大哥,确实是疼我多一点。”

    文靳不置可否,深深看了身边柔美女孩一眼,“确实太疼了些。”

    “鬼哥想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一时感慨。”他笑笑,没再多说什么,“走吧。”

    两人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听不到了,容隽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着两人的背影忍不住皱眉。

    奉氏集团……

    是他知道的那个奉氏么?

    不远处又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不及多想,在楼下的人上来之前迅速跑过走廊,一闪身,躲进他早就看准的一间房间里,等着脚步声消失,才轻轻去推房间东南角边缘的墙壁。

    墙壁纹丝不动。

    他微微皱眉,跟他上次看的怎么不一样?

    他想了想,猛地一用力,墙壁竟然发出吱的一声尖锐声响,与此同时,墙壁露出一条极窄的缝隙,最多也只能容纳一个孩子进出的大小。

    容隽咬咬牙,一闪身就闯了进去,刚刚站稳,身后就有人疾喝,“什么人?”

    话音未落,那个骥卫先一呆,错愕看着面前一脸镇定的身高不到一米二的闯入者,“娃娃?”

    容隽镇定回头,他早就设想过会被人发现。

    他坦然抬头,认认真真的看向那个骥卫,全是稚气的脸上神情竟然十分严肃,周身散发着一股贵意,“我要见你们首席。”

    骥卫呆了呆,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被猫叼走的舌头,“你要见首席?首席已经休息了。”

    容隽指指里间卧室,“见不见是他的事,通传不通传是你的事。”抬头看看这个应该是书房的房间墙上的钟,微微皱眉,“能不能麻烦你快点,我赶时间。”

    再不快点,柳姨就要去找他了,到时候,妈咪也肯定会知道他来找这个男人了。

    妈咪不想他担心,他同样不想妈咪担心。

    但既然他是妈咪唯一的儿子,他觉得有必要担任起守护妈咪的责任,这份责任与年纪无关。他觉得他有必要跟那个男人好好谈一谈。

    无比稚气的声音说着超乎年纪的话,那骥卫也不由微微傻眼,他本来应该直接把这娃娃拎出去算的,但看着似曾相识的气度,他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骥卫首领周长生听见动静走进来,一见容隽也楞了楞,他自然知道容隽是那位樊小姐的儿子,也知道首席对那位樊小姐态度不同于旁人,所以……这算是继子找后爹摊牌的节奏?

    不过这年纪是不是太小了点?而且,他是怎么找到这条暗门的!

    这可是只有骥卫知道的暗门!

    他语气有些荒谬,“你找首席……有事吗?”

    容隽淡淡一眼过去,年纪虽小,气势居然不弱,“私事。”

    周长生瞬间无语,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竟然觉得这娃儿与首席气势还真有点像?这算不算,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意识到自己思绪正往一个十分诡异的方向偏,他咳了声,“那我这就去通传,稍候。”

    守在一边的骥卫一听这话更傻眼了,下意识盯着容隽,实在不明白这突然冒出来的娃娃是哪方神明,容隽坦坦然然让他看,也不说话,一点怯场的意味都没有,直到周长生表情古怪的出来示意他可以进去了,他才看向那骥卫,“你守在这里,是担心别人不知道这里有猫腻?”

    骥卫下意识回答,“我只是例行巡视,没有专门守在这里。”

    言下之意,就是他的运气太不好。

    容隽同学脸色沉了沉,“哦。”

    然后转身就走了。

    态度大牌的像是巡视的领导。

    那骥卫错愕张嘴,看向周长生,脱口而出,“皇太子巡视来了?”

    周长生一愣,居然觉得还挺说得通的,同情的拍拍他的肩,“你正好被查岗查到了,运气太不好了。”

    “……”

    容隽走进房间里时,床上正躺坐着一人,房间里没有开灯,光线昏暗,隐约只能看出那人应该是坐躺在床上的,似乎没戴他上次见他时看的金色面具,模样似乎也十分出众,只是没办法看的清楚。

    正好,他也不太稀罕看他的样子。

    “坐吧。”床上男人随意挥手。

    容隽也不客气,直接在沙发上坐下,直接说,“我很感激你救了我,但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你,我妈咪的眼睛怎么回事?”

    司梵微微挑眉,饶有兴致看着沙发上坐的俊俏小人,不答反问,“你是怎么发现那道暗门的?”

    ‘骥’集团但凡首席名下的房屋,都会设置些暗门暗道,突然为了应付突发情况准备的,除了历任首席,也就是贴身骥卫知道的最清楚,甚至可能连柳雾都不太清楚,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小娃找着了。

    这小娃,还真的是不简单。

    容隽皱皱眉,不说话。

    他先问的问题,没道理他要回答。

    司梵看着他沉默到近乎固执的小脸,兴趣更浓,樊雅固执,看来她这儿子也挺固执,这母子俩脾气还真是一脉相承。看着那张与樊雅有三四分相似的粉雕玉琢的小脸,心肠一软,难得的语气也软了下来,长眸里的眸光是他不自知的温软,“你妈咪眼睛是因为一场意外,不过是可以恢复的,就算真的会有什么症状,我也会负责到底。”

    “我妈咪不需要你负责。”容隽直接反驳,稚气的声音里有些不悦,却也十分沉稳笃定。

    司梵忍不住挑眉,他这是被这个娃儿当面打脸了么?这孩子今儿过来,是来摊牌的么?占有欲保护欲,也太强点吧?

    他才多大一点。

    “是或不是,这是我们成年人自己的私事。”大概摸清这孩子的思维方式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00章 皇太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