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微微皱眉,她能感受到这个陌生女人身上的敌意。

    男女情事,从来都是理不清剪不断,容浔在时,已经是一团糊涂账,那时候被卷入是迫不得已,虽然有些后悔,也无可奈何。况且她现在跟这个男人牵扯已经够多,如果再被扯进着这团是非里,真的就脱不了身了。

    她不由有些懊恼,刚才真不该一时不忍而强出头的,他的桃花千娇百媚的要进去见他,跟她有什么关系?

    话已经出了口,也没办法收回去。

    这笔糊涂账,看来真的要系在身上了。

    心里微微懊恼,面上却一点神色不动,她转向身边那人,“能不能请人送我回去?”

    再留在这里,说不定又得拉上些仇恨值。

    她现在甚至已经有些怀疑,他早不叫她晚不叫她,早不让她出来晚不让她出来,偏偏挑中这个时间段,是凑巧,还是故意为之?

    “是。”守在门口的骥卫干脆利落的应了声,一挥手,守在不远处的一人立刻奔过来,恭恭敬敬的朝樊雅行了个礼,就差没喊声您吩咐,小的伺候着。

    张雨柔脸色更白了白,抿了抿唇,眼眶已经微微发红,显出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

    这些人向来眼高于顶,连她都是不怎么放在眼底的,在这女人面前,乖的就像是听话的猫咪。

    存心打她的脸?

    她勉强笑了笑,只是怎么看怎么都有些可怜,连声音都有些小心翼翼坐低伏小,“这位姐姐住哪?要不,我送你过去吧。”

    姐姐?

    小说看多了吧?这么腻人的称呼也喊得出口?

    樊雅眸一挑,她对绿茶从来没什么好感,对柔婉多情的绿茶更没什么好感,对于喜欢在她面前刷存在感的绿茶更没什么好感。

    “你今年多大?”

    张雨柔一愣,下意识回答,“二十四。”

    “你比我老。”樊雅淡定回应,“喊我姐姐,我怕折寿。”

    张雨柔表情一僵。

    门后说是睡觉其实在偷听的某人,忍俊不禁。

    站在旁边的两个骥卫嘴角抽了抽,默默低头。

    听到消息赶过来的柳雾恰好听到这段对话,从来冰封似的脸上出现了丝裂纹。

    如果她记得没错,这位樊小姐,今年应该有二十六了吧……这话她也好意思说得出口……

    “现在几点了?”樊雅仿佛没察觉到周围气氛的古怪,反正她现在也看不到,可以光明正大的无视。

    “快六点了。”

    “帮我准备晚餐,我跟小隽在房间里吃,味道清淡点,别那么多油腻。”樊雅淡声吩咐完,才想起来似的‘望’向张雨柔,“你刚不是送我回房间吗?走吧。”

    张雨柔没想到她还能绕回来,僵了僵,勉强笑了笑,“那就……”

    “还是我来送吧!”柳雾快走一步,轻声打断她的话,“雨柔,楼下刚送来一批药剂,你学医的,帮我去看看药剂对不对?对了,鬼哥也来了。”

    张雨柔眼眶微红,还是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愈发可怜。

    柳雾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朝她微微摇头。

    显然这位樊小姐现在正受宠,首席虽然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但最好不要因为这个,伤了他们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情谊。

    张雨柔抿了抿唇,轻轻应了声,转身离开。

    樊雅微微挑眉。

    虽然看不见,大概也能猜出这两位应该是姐妹情深的很,不由对里面那位多了几分同情,自家助理里应外合想便宜姐妹吃窝边草,怪不得他觉得麻烦。

    不过他应该也不是被人吃定了的小白兔,说起来麻烦,他应该看戏的成分更多些吧。

    目送张雨柔的背影,柳雾虚虚扶住樊雅的胳膊,“樊小姐,我送您回房间,首席说这些时间让我照顾您跟小隽。”

    樊雅不置可否,在柳雾的指引下慢慢下楼,走过过道时,隐约听见不远处有人说话,音量并不高,却莫名的有几分熟悉。

    下意识的脚步一顿,侧耳倾听,但那声音渐渐隐了下去,也不太听得到了。

    一旁柳雾讶异看她,“樊小姐?”

    “刚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走吧。”樊雅笑笑,她真的是魔怔了,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发现熟人。

    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却不知道,已经拐进另外一条岔道的男人回过了身,有些惊诧的看向已经空无一人的走廊。

    刚刚那个身影,倒是有点像某人……

    不过怎么可能,她要是在,不早就闹翻天了,这里还能这么风平浪静的?

    想起那个女人惊人的嘴皮子功夫,他不由自主的摸摸鼻子,上次的事都被她一通臭骂,骂的狗血淋头,万一这要命的事败露了,天知道又会被她骂成什么样。

    不过当初,他也是没办法……

    一个骥卫寻过来,疑惑看着男人脸上一脸的心有余悸,“文先生?”

    男人回过神,回头率先往楼上走,他虽然一身普通装扮,全身上下却充满着血雨腥风里磨炼出来的蛮霸危险气息,配上他高大强壮的身形,赫然有着海盗一般的霸猛气势。

    快要走到门口,才突然想起来问,“他这次怎么回事?怎么受伤这么重?身手退化了?”

    骥卫不敢多言,“您可以问首席的。”

    男人睨一眼过去,“你们这什么胆子?在他身边才待了多久,连这点魄力都没了?”

    骥卫也知道这位爷的脾气,默默的,装没听见。

    男人推开门房间,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98章 我怕折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