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迷迷糊糊醒来,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就听见有人叫她,虽然刻意放软了声音,依旧是熟悉到骨子里的软脆声调,“妈咪……”

    小隽?

    樊雅精神一震,立刻睁开眼,惊喜发现自己眼前浓黑的灰雾淡了不少,虽然依旧不能视物,但已经隐约能看见光亮,显然眼睛正在好转中。

    虽然之前给医生看过,医生也说过会渐渐恢复,但对于看不见,她其实一直是耿耿于怀的。

    毕竟没有人愿意自己变成瞎子。

    但现在相比较自己的眼睛,她更欣喜于小隽的出现,毫不迟疑的坐起来,转而‘看’向小隽的方向,“小隽?”

    软软的稍显冰凉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抚上她的脸,声音里掩不住的难过,“妈咪,你的眼睛……都是我不好,我不该乱跑的。”

    虽然还不清楚妈咪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他可以肯定,如果不是因为他,妈咪一定不会遇到这些事。

    容隽微微抿唇,俊秀小脸上全是掩不住的懊恼与后悔。

    他不该那么冲动的。

    “妈咪我错了,我高估了自己,我本来以为会很顺利的……”

    话音未落,他就觉得身体一轻,已经被樊雅抱上了床,他眼睛亮了亮,快手快脚的踢掉脚上的拖鞋,快速钻进暖暖的被窝,像在家里一样依偎进樊雅怀里,嗅着熟悉的清甜味道,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天一直悬着的心,突然放松下来。

    他不好意思的承认,虽然这些天他表现的很冷静,但其实,他还是有些怕的。

    他怕自己没机会再见到妈咪。

    他更怕见不到他,妈咪会伤心。

    “妈咪……”褪去了冷静聪慧的外在,容隽在樊雅面前也还是一个四周岁没到的小孩子,老老实实的坦诚错误,“我错了。”

    樊雅搂住失而复得的宝贝,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淡淡奶香,狂涌的欣喜汇成唇角掩不住的笑容,微微一低头,在他额上轻轻落了一吻,“宝贝,你做了你想做的事情,就没什么错的。”

    没有责备,没有怒骂,只是静静告诉他,宝贝,妈咪支持你的所有决定。

    她从来都不吝啬让小隽知道自己有多么爱他,关心他,她想让自己的宝贝在暖暖的爱里长大,她甚至并不介意小隽会被她宠成一个纨绔子弟,只要他觉得开心就好。

    也幸好小隽天性温厚聪明,从来不会让她担心,但她也因此更觉得心疼,她的宝贝,似乎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不能像普通孩子那样,享受孩子该有的无法无天。

    容隽抿抿唇,悄然搂住她的脖子,软声道,“可是我现在有点后悔了。”

    “就算是后悔,至少你尝试过了,不是吗?”她笑了笑,将他搂的更紧些,“别害怕后悔这种事情,我们的人生很短暂,要是因为后悔而瞻前顾后,很蠢的。吸取经验才是我们该做的事。”

    容隽乖乖点头,微微懊恼,“我不该相信小浔家的那个保姆阿姨,我其实也有防她的,可是我没想到她会那么阴险,找来两个大人来捉我。”他勾住樊雅的脖子,仔仔细细的将他身上发生的事情说给樊雅听,樊雅眸光渐渐冷下去,她虽然大概猜到了这孩子遇到的事,但听他慢慢叙说,一股怒气还是不由自主的上涌。

    看来对曹文秀的惩罚,还是轻了些。

    同时又因为小浔的遭遇淡淡心疼,那个孩子,到底是被错待了,幸亏那样的环境下,她还能保持那样温厚的本性。

    随即又忍不住微微疑惑,樊心的性子她很了解,绝对不是大度容人的人,那个曹文秀,说到底不过只是个秉性粗劣的蠢人而已,樊心对她怎么那么容忍放任,甚至超过自己亲生的女儿?

    容隽已经说到他如何阴差阳错的撞进那个通着外面暗门的鞋柜里时,如何发病,又是如何被个戴着面具的怪蜀黍拉出来,又是如何到了这里。

    樊雅一怔,她是知道小隽是落在那个司梵手上的,却不知道居然是他救了小隽,不过以那个人的骄傲,恐怕也不屑让她知道这件事的吧。

    想起那人,她脸色一变。

    眼睛好转与见到小隽的喜悦渐渐被本能的理智压下去,她霍然明了她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她这时候,才有空去想一些她还没来得及思考的事情。

    例如她睡着之前,发生了什么。

    又例如,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着一点一点破碎的记忆在脑海里重新聚拢,虽然记忆还不是很完全,樊雅脸色渐渐白了。

    她……她是不是……

    “妈咪……”小隽疑惑抬眼,眼底微微担心。

    樊雅一个激灵回过神,将所有惶恐与忧虑全部压进心底,低头朝容隽安抚一笑,“小隽,那你知不知道妈咪是怎么来这里的?妈咪睡着了,有些事情记不得了。”

    “你是跟那个戴面具的叔叔一起回来的,他好像受了很重的伤,一下车就被送进房间了,到现在还没出来。你回来以后一直都在睡觉,你们回来……嗯,应该有七个小时了。”

    “那……那你有没有见到你……”她声音一顿,终究还是没有将那个称呼说出口,她握住掌心,才觉得自己掌心细细密密的冒着汗,是冷汗。

    记忆太破碎,她现在根本没办法完全明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一颗心已经止不住的往下坠,坠入冰窟,彻骨冰凉。

    她记得是容浔……但容浔……怎么会容许她被人带到这里……

    她深吸了口气,勉强压住心里的骇然,勉强笑了笑,“小隽,能不能带妈咪去见见那个戴面具的叔叔?”

    既然她无法确切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那个男人作为当事人之一,肯定是知道什么的。

    即使再难堪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96章 母子重逢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