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她只能选这一步了么……挣扎忍耐了这么久,终归还是得走这一步……所有梦幻泡影,所有纠缠苦痛,全数浸灭在这丑陋的现实与人性里。

    她颤颤伸出手。

    指尖堪堪碰到刀柄。

    身后突然咚咚两声轻响,像是窗户被人敲击的脆响。

    窗帘拉的严实,外面隐隐的路灯光亮照进来,可以清晰看见外面窗户上趴着的人影,人影身后有什么铺展开来,仿佛巨大的黑色羽翼。

    将近凌晨,五楼高度,有人趴在你的窗外,轻轻敲窗。

    房间里的男人突然感觉到一阵阴森寒意,都下意识停住动作,怔怔看着那人在敲窗,咚咚轻响,越来越重,仿佛鬼魅。

    胖子吞了吞口水,小眼睛里流露出恐惧的光芒,他瞪着窗户上映出的人影轮廓,突然失声尖叫,“鬼啊!”

    潘哥被他尖叫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狠狠一脚将他踹到一边,“胡说什么,有人在外面!去一个人,开窗户。”

    一堆男人面面相觑,心里发虚,都有些不敢动弹。

    一个小混混将胖子拽拉起来,“这是你家,你去开!去!”

    胖子惊恐的脸都变色了,“这不是我家,这不是我家,是她家……”他一把扯住年轻女人,“就算要开,也是她要开,对,你去开窗!你去开!”

    “放开!”年轻女人眼底深深悲哀,更多的还是厌恶,“别碰我!”

    胖子被她喝的一个激灵,也自觉理亏,悻悻松开手,“阿宁啊,你看我这也不是没办法么,你也要体谅我是不是……”

    “滚!再碰我我杀了你!”年轻女人的声音从喉咙里低低逸出,带着冰冷杀意!

    胖子目瞪口呆,仿佛不认识似的瞪着女人,女人却看也不看他,随手抓起自己被撕的散乱的外套裹住自己,赤着脚慢慢走到窗边。

    以往怯懦的神情已经完全消失,完全是哀若心死的淡漠。

    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了,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大不了,就是一条命。

    她走到窗边,慢慢拉开窗户,寒烈夜风扑面,刮起窗边乳白色的窗帘遮住她的视线,她下意识伸手想去掀开,窗外那人已经先她一步拉开了窗帘,女人柔缓而含着歉然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抱歉。”

    阿宁怔怔看着小心翼翼跳进窗户里的女人。

    她腰上还绑着床单,床单被夜风拉扯出古怪而巨大的弧度,怪不得乍看上去像是黑色羽翼,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婆子,没有焦距的眼底全是歉然与愧疚。

    阿宁突然觉得有点冷,她以为她什么都不在乎了,可迎向女人分明没有焦距的眼神,看着她即使狼狈也异常冷静的神情,一股惭然与愤怒涌上心头。

    如果不是因为她,不是因为他们,她根本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她猛地扬起手,啪的一声,重重甩在刚刚站稳脚步的樊雅脸上!

    “你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

    让她连继续欺骗自己的借口都没有,破灭了她最后一点希望!

    樊雅猝不及防,被阿宁这一巴掌打的一懵。

    她自小是被被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别说是挨打,就算有人想弹个手指头,都被别人给拦了下去。上一次挨打,还是樊文希在医院里时打的,没想到居然在这里挨了她人生中第二个巴掌,还是个被她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人。

    眸里一闪而过的怒色,她本能就要还手,扬手时无意中触及到阿宁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突然想起她刚才听到的那些动静,扬起的手有千钧重。

    虽然不是她的本意,但这个年轻女人今天遭受的一切,确实跟她有一部分关系,昧着良心说无关紧要,她还做不出来这种事。

    樊雅微微犹豫,阿宁却没犹豫,疯了似的一把抓住她的衣襟,还算柔美的脸庞因为愤怒而扭曲狰狞,“你为什么要出现!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都怪你,都怪你!”

    愤怒之下的女人力气十分大,大到樊雅都被她推的往后一个踉跄,不受控制的撞上窗户,哗啦一声响。

    乳白色的窗帘翻飞起舞,遮住挣扎扭打的两个女人。

    “潘哥,这个……”胖子看的心惊胆战,走到潘哥身前呐呐开口,潘哥不屑瞥一眼过去,懒懒挥手,示意手下上去把撕扯在一起的女人扯开,阿宁被扯的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苍白脸上全是稍显癫狂的笑容,“哈哈……哈哈哈……都怪你!都怪你!”

    樊雅捂住胸口微微喘了口气,冷冷‘扫’向抓住她手臂的小混混,冷声道,“放开。”

    她的声音并不十分大,甚至没有多少情绪在里面,小混混却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心口一颤,真的松开了手。

    樊雅理了理衣服,站直了身,冷静‘环视’四周,“谁是领头的?”

    “我。”

    潘哥下意识开口,却突然觉得不对,她一问他就回答,好像他是她的手下。

    脸面立刻有些挂不住了,他哼了声,在沙发上坐下,用一种极为嚣张的神情打量着樊雅,“你就是那个女人?说吧,跟你一起的那个男人在哪?”

    “你拍了照片?”樊雅不答反问,目光凝在那边,束成刀锋。

    虽然看得出来这女人眼睛没什么焦距,但那凛冽刀锋似的眸光射过来,潘哥心口没来由的一颤,幸亏他还算有点底气,没有就地委顿,“你……是又怎么样?”

    “删掉。”樊雅冷声。

    瑟缩在一边的阿宁惶然抬头,怔怔看着樊雅,眼底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

    潘哥不怒反笑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凭我是唯一知道他下落的人。”樊雅淡声,摸索着在椅子上坐下,冷静自如的不像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92章 选择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