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柳雾微微皱眉,“雨柔,他真的是个普通孩子,你想太多了。”

    “我想太多……”柔美女人怆然一笑,“他失踪了,柳雾!可你不去找他,却在保护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孩子,你难道看不出来,他跟他有多像!柳雾,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瞒着我?小雾,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连这个都想瞒着我!”

    “雨柔……”柳雾哑然失语,心里最后一点疑虑也被愧疚掩掉,说到底,她确实是瞒了雨柔不少事,雨柔身体虽弱,但心思灵敏脆弱,怎么猜不出她想隐瞒的事。

    容隽在一旁看着,俊俏的小眉头微微拢起,往后退了两步,站到柳雾身后。

    他就猜到这个女人会来,所以这两天晚上一直裹着厚衣服躲在侧门口,她一进来他就悄悄溜了出去借故找柳雾,虽然柳雾姨性子偏冷,但不会伤害他,对他的疼爱也是真的,而这个女人表面温柔,哭的稀里哗啦,一副真情流露的样子,但直觉告诉他,她的真情流露里面还是含了点水分。

    最真的谎言,就是八分真两分假。

    他一动,两个对峙的女人也同时看过来,柳雾脸上滑过一抹懊恼,这些话总不适合一个孩子听的。

    张雨柔看过来的眼神就格外复杂,复杂的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眸里一瞬而过的冷意。

    容隽看的很清楚。

    虽然张雨柔表现的十分合情合理,为什么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所以他往柳雾后面缩了缩,软着声音,“姨,我怕……”

    柳雾一怔,脑海里一个念头一瞬而过,这孩子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搂着他微微颤抖的小身体,又觉得自己多想了,这孩子才多大。赶紧安慰他,“别怕,雨柔姨只是……只是心情不好。”抬头看了好友一眼,目光微微责备。

    张雨柔唇角不易察觉的轻轻抿了抿,随即转头,灯光下隐约见得泪光闪烁,恰似一副深受打击委曲求全的模样。

    柳雾看着她,张了张嘴,却也觉得无能为力,只能轻轻叹了口气,“雨柔,你别多想了,该是你的,都是你的。”

    不该是你的,怎么也强求不得。

    柳雾把这句话吞了下去,实话到底伤人。

    张雨柔身体颤了颤,声音里带了点哽咽,“我做不到……我先去冷静一下,别吓了孩子。”

    容隽从柳雾怀里悄悄探出头,长眸里一闪而过不符合他年纪的狡光。等张雨柔表情凄然的离开,他立马拉住柳雾的手,“姨,我想看动画片。”

    这里不安全,他还是赶紧想办法撤吧。

    柳雾摸了摸他的头,“我用电视放给你看不好吗?”

    “我在家,妈咪都是用电脑放的。”他垂头,用力想了想苏佐撒娇扮柔弱的样子,“我想妈妈……姨,你不是说妈咪很快就来接我吗?我想妈咪……”

    柳雾望着眼前泪眼婆娑的小脸,微微心软。

    怎么说也只是个孩子。

    她迟疑了下,终于还是抚了抚他的小脸,应允道,“我明儿早上让人送过来,今天先休息好吗?”

    “谢谢姨!”

    柳雾离开房间,一直乖乖扮可爱的容隽表情一整,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慢腾腾的跳上靠窗的书桌,翻开桌面上随便摊放着的一本绘图册,抓起笔,在只有他看得懂的图案上添上几笔,嘴里轻轻念着,“二楼书房有个暗门……五分钟换岗……”

    将今天晚上的观察所得全部记录完毕,他把绘图册往桌上一扔,自在随意的仿佛就是最普通的小孩子的画本。

    这天下应该还没人无聊到去翻一个小孩子的绘图册。

    就算有人去翻,他看到的也不过是些杂乱无章的图形而已。

    所以容隽很放心。

    忙完这一切,他掀起被子爬上床,把原本摆在正中央的大枕头抱在怀里,就像是抱妈咪一样,他抬眼,长眸静静望着没有拉窗帘的窗户,窗户外面一轮圆月,皎洁异常。

    “妈咪,我很好……你别担心……”

    容隽这边很好,樊雅却觉得不太好。

    因为她被锁在了房间里面。

    她刚才是真的被司梵的傲慢冷漠给激怒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在他面前总忍不住自己的情绪,或许是因为他给她的感觉像极了记忆中的人,虽然理智告诉自己不是,但几乎是一种莫名的本能,总让她克制不了自己。

    其实仔细想想,他说的也没有错,在这种时候,尽量保护自己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但一想到他利用她,心里隐隐难受,总觉得难以忍受。

    或许还是因为他像极了容浔,所以让她不由自主的将他和容浔比较,如果是容浔……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到房门咯噔一声轻响,等她摸索到门口,房门已经被从外面反锁住了。

    那个男人,居然把她锁在了房间里,话也不说一句,就这么走了!

    搞什么!

    樊雅简直出离愤怒,尤其是在摸到房间桌上的电话时,一股怒气忽的上涌!

    该死的男人!

    她已经明白他做了什么!

    什么来六楼避难,故意激怒她,说到底不就是为了把她关在这里,让她没办法跟着他么!

    他现在杀机四伏,她跟着他有什么好处,如果不是为了小隽,他以为她稀罕跟着他么!

    自以为是!

    男人都是自以为是的生物!

    自以为自己做了最好的选择,可根本不问问别人需不需要他们来决定她的人生!

    一个是这样,两个是这样,都是这样!

    一直压抑着怒气的樊大小姐的耐心被反复无常自以为是的男人轰的溃散,压抑的怒气一股脑发泄出来,她狠狠一脚踹上房门,“去死!”

    慢悠悠的扶着栏杆已经走到一楼的男人蓦然抬头,看向六楼的位置,下意识的捏了捏耳朵,总觉得好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90章 想太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