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男人笑笑,不在意的随口说道,“就这么点小伤,没什么要紧的,想当初再严重的伤也……”

    他声音突然一顿,长眸里一抹情绪闪动。

    樊雅也没在意,顺口接下去,“堂堂‘骥’集团的首席,原来也是放养的主,怪不得你像个不要命的疯子。”还是觉得吐唾沫不太靠谱,“算了,我还是让他们找点消毒水过来,反正他们也知道你受伤,赌了这么多次,也不怕再赌这一次。”

    他伸手拉住她,皱眉,“真用不着……”

    话音未落就被樊雅不客气的打断,“你想死?”

    他一楞。

    “你想死也别拖着我当垫背的,我儿子还在你手上,你死了我哪里去找我儿子?”樊雅甩开他的手,柔美脸上全是冷厉,“你要疯要死,等我们母子平安回家了再闹,别在这里跟我充大男人!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有些傻眼看着她脸上掩不住的怒色,心里竟然没来由的一阵心虚,愣愣的看着她冷着一张脸招呼外面的女人送消毒水,一会功夫,那女人就送了瓶红药水进来,小声解释道,“家里没消毒水,只有这个了。”

    樊雅点点头,‘看’了她一眼,突然压低了声音,“你想离开他吗?”

    年轻女人一怔,对上樊雅没什么焦距却依旧犀利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所有心思在这双眼睛下无所遁形,心口一颤,撇开脸有些不敢看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樊雅淡道,“帮我们熬一点汤品,清淡一点,滋补一点的。”

    “我……我知道了。”年轻女人没想到樊雅话题转的这么快,下意识呐呐接口,等她回过神来,樊雅抓着消毒水已经又进去了。

    她怔怔看着浴室门,年轻脸上微微浮上一抹复杂,等她走出外间,就被胖子一把拉住,压低了声音道,“她要消毒水干什么?那人伤是不是很重?”

    年轻女人眸光一闪,“我……我没看清。”

    “废物!”胖子低骂,“待会找个借口再过去看看,如果伤真的重的厉害,赶紧出来告诉我。”

    “你不是说要帮他们么?”

    胖子冷笑,肥胖脸上微微狰狞,“那也是要在他们活着有价值的前提下!鬼知道冷焰盟的人还会不会再过来,被他们搜着了,别说是以后,我现在都活不了!不行,你给我留神着点,我得出去探探口风,万一出什么事,别扯到我身上。”抓起外套套在身上,“你在这里守着,千万别让他们出去,知道没有!出什么岔子,看我不收拾你!”

    年轻女人瑟缩了下,望着胖子离开的背影,再看看紧闭的浴室门,惶然而不知所措。

    抓着红药水回到浴室,樊雅摸索着蹲下身毫不吝啬的将红药水全部抹上伤口,冰凉稍显刺激的液体刺激着伤口,男人薄薄的嘴唇抿了抿,却连一声痛呼都没发出。

    樊雅手上动作缓了缓,脸上露出一抹自嘲,她抿了抿唇,低声道,“对不起,刚才我不该发脾气。”

    他一怔,低头看她,樊雅没有抬头,所以他只能看见她稍显有些凌乱的长发与发下修长的脖颈,精致而秀气,一看就是富贵家里滋养出来的女孩子。

    心虚的感觉越来越浓,浓的让他对她的道歉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她本来不该牵扯进来的。

    半晌,他才像个老实孩子似的跟家长老实坦诚错误,“是我不对。”

    “你是不对,我也不好。”樊雅停顿了下,没有焦距的眼底滑过一抹惘然,轻轻的道,“你的伤让我想到了我丈夫,那时候他为了救我腰上也受了伤,伤口总是不好,我本来以为也没什么事,也没怎么在意,后来才知道,他当时……已经病的很重了。”

    她手指颤了颤,眨了眨眼,眨掉眼底隐约泪光。

    “如果我能催着他去医院,很多事,都不会发生。”

    这些事,她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因为她怕自己会变成祥林嫂,更知道只要自己一旦将这些悔恨宣诸于口,她将永远沉溺,无法自拔。

    可今天在这个时候,生死一线,奔波劳苦,转过来还要看着他完全不当回事的处理自己腰上的伤口,积压了三年多的悔恨,彻底爆发。

    一向冷静的她,居然会对一个还算是陌生甚至长相都不知道的男人发火。

    她也没想到,那些过往,在他面前,她就这么自自然然的将她发火的理由解释给他听。

    或许,她敢说,也只是因为他是陌生人。

    他不属于她的世界,短暂交汇,便分道扬镳,就算他知道了那些,他也没有机会会用一种可怜的同情的甚至怜悯的目光的看着她。

    她还不足够坚强。

    男人怔住,从来冷硬的心口竟然蔓延出一点酸软苦涩的情绪,他怔怔看着她沉默却依旧骄傲的后背,一股心头窜涌上心头。

    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一定是她心底最深刻的痛。

    但诡异的,他竟然有些嫉妒起那个男人起来,他居然在她心里有这样的地位,能让她这么痛。

    他不由自嘲的想,或许如果换做是他,她可能淡淡吩咐人送上一束菊花,连面都不会露给他看。

    “我的腰伤是外伤,虽然创面大,流血多,但都没有伤到大血管。”他突然开口。

    樊雅一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他继续解释,语气竟然十分的有耐心,“伤口虽然还没有结痂,但我身体素质很好,恢复能力也不错,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明天应该就能结痂,估计半个月的样子就能愈合。”

    “那就好。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88章 项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