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那人一愣,“可人都派进去了啊。”

    沈晏脸色骤变,一把勒住那人衣领,“给我撤出来!”

    那人迟疑了下,“可是……”瞥见沈晏黑沉的脸色,忙不迭的答应,“是是是,我这就去,这就去……”

    那人慌张去打电话,沈晏抬眼看向那栋别墅四楼,深沉目光里含上一点忧虑。

    樊雅,你一定要安好。

    就在沈晏担忧时,樊雅在头疼。

    逃。

    他一个字说的简单,怎么逃?

    一个重伤起不来,一个看不见,如果他的手下真的存心想让他们死,恐怕他们根本出不了公寓大门就直接被灭了。

    “我们不用出大门。”他懒懒回应,“这里是四楼,开了窗,制造我们跳楼的假象,去六楼。”

    金蝉脱壳?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樊雅怔了怔,的确,一般人回来后发现房子里没人,一定下意识就会认为人已经逃了出去,应该不会他们其实只是换了个地方住而已。

    但也只是应该而已。

    万一被他们想到,本来或许还能有时间逃出去,也因为爬到六楼浪费了时间。

    她皱眉,“现在公寓一般都会有监控设施,只要他们调查一下门口的监控设施,不可能不会发现。”

    还是觉得太冒险了。

    “这家公寓很老旧,监控设施也在半个月恰巧坏了。”他回答的很遗憾。

    樊雅微微诧异,忍不住斜眼‘扫’了眼那男人,连监控设备坏了这点小事都知道,看来这人走到现在这一步,都是在他的把握中。

    “你知道你的那个手下会出事?”她追问。

    他一笑,眸光淡淡深沉,“我不知道,我只是习惯性考虑最坏的结果。”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选择这么冒险的方法,但他现在受伤,她眼睛不好,忙碌奔逃只会降低自己的战斗力,相比较之下,以逸待劳才最符合经济利益。

    他什么都料想到了,只是没想到他的逃亡旅程中会多加一个她。

    其实一开始,是真的不想把她牵扯进来的。

    现在看来,除非确定她完全安全,他真的没办法让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内。

    樊雅轻轻啧了声,语气像是在说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充满荒谬感,“你是个疯子,一定没人爱。”

    “哦?”他忍不住好奇。

    樊雅弯下腰,拉住他的手,有些费力的将他扶挪站起来,等他整个人都压上她的身体,她才觉得自己全身筋骨酸疼的厉害,不由自主的脚下一个踉跄。

    他微微皱眉,下意识往后挪了挪,却一不留神扯痛了腰上的伤口,痛的他不由自主倒抽一口冷气。

    “别逞强,你死了我可不负责埋你。”樊雅嗤笑了声,有些艰难的环住他的腰,隔着衣服,依旧能触碰到那微显潮湿的触感,不由微微皱眉。很快将心底的负面情绪压下去,“怎么走?”

    “你不是觉得上六楼不保险么?”他笑了声,“正前方五步,向右三步,你前方有张桌子……”

    “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其他选择么?”樊雅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认真回答,“怎么着,拖着头猪上六楼,总比拖着下楼来的强吧,这里又没有电梯。”

    被拖着的猪瞬间无语。

    出了门,走廊上寂静无声,四周浮动着并不好闻的气息,显然这个公寓真的很老旧,而且人员也十分复杂。

    两人慢吞吞的走到楼梯口,一阵低低的呻吟喘息声突然从旁边传出来,在寂静的走廊里显得十分刺耳。

    樊雅儿子都生过两次,立刻领会到这是什么声音,瞠目结舌之余脸上不由自主的微微发热,镇定的道,“怎么走?”

    男人似笑非笑的勾了眼前面没有上锁的杂物间,门都没怎么关严实,隐约还能看见缠在一起的身影,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寻求刺激的孤男旷女,在这里就乐呵上了。扫见樊雅脸上可疑的红晕,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呼吸几乎都扑在她的脖颈上,“好像很好玩的样子,要不要我们也试一试?”

    樊雅脸色骤冷!

    但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身边一直都萎靡不振倚靠在她身上的男人霍然直起身,猛地握住她的胳膊用力一使力,她不受控制被拉的一个踉跄,吱呀一声撞上了一扇门,两个人都往前一撞!

    “哎呀!”半躺在地上的年轻女人脸朝着门,一看见他们第一反应居然就是遮住脸,赤裸着上身的男人诧异回头,脖颈突然一痛,一柄锐利的小刀已经贴上了他的脖颈,刀片上一点血红一闪,森森冰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继续你的,别停,也别乱喊?不然别怪我不留情面。”

    男人悚了悚,肚子上的肥肉一阵颤,“我……我知道了。”

    几乎是同时,楼下传来重重的脚步声!

    脚步声杂乱而纷杂,显然不止一个人。

    樊雅怔了怔,也反应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立刻往后缩了缩,身上一重,似乎是纸盒之内的盖住了她,腰一紧,那男人已经搂着她贴身躺下。

    杂物间本来就窄小,本来就有两个人在,挤进他们两个,即使是有纸盒之类的杂物挡着,她也不可避免的跟那对男女贴靠在一起,空气里又浮动着怪异的气味,熏的人想吐。

    更重要的是,这样紧密贴靠着,全是男人的气息。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浮躁。

    旁边突然吱嘎一声响,刚才在她左边的男人一翻身,搂着她的腰部把她往墙里一推,自己靠着那对男女,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玩笑,“要不要我们也一起?”

    樊雅差不多也摸清了这人的脾气,嘴上流氓,实质上的坏事却也不会做什么,说起来,他这性子跟容衍其实有点像,如果不是他的体型身高声音与容衍偏差过大,她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容衍了。

    他不悦看着又在发呆的樊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85章 冒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