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苏颜再三叮嘱了好几遍才挂掉电话。

    樊雅知道苏颜的担心,虽然她只是告诉苏颜,她带小隽去卓姨那边住两天,但最近已经开始星罗城项目的第一轮竞标,这个时候她不理公司去卓芊那里,本来就透着猫腻。

    她没说,苏颜也没问,也会想办法替她遮掩下去,这是她们这些年累积的默契。

    苏颜在电话里还提到了她对双子星项目的隐隐担忧。

    她从左岸合作的一家软件公司的内部资料里,看到了那家一个工程师闲来对双子星项目的数据分析,虽然或许可能并不十分准确,但光是那些数据显露出来的事实,就已经十分令人惊讶了。

    双子星项目看似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实际上其中的资金漏洞并不小,如果一旦出现资金链断链,而又没有足够多的资金进行补充,后果,绝对不堪设想。而且隐隐的,双子星项目里还有黑暗势力的洗钱的嫌疑。

    双子星这个项目是当年博海集团起头拿下的,这几年间,因为项目范围牵扯甚广,融资巨大,所以容氏、奉氏甚至鲜少涉足地产业的樊氏都陆续加入,现在已经形成了庞大的不可分割的企业利益共同体,如果双子星项目出了什么事,毁掉的,绝对不是区区一个博海集团。

    樊雅也吃了一惊,她也一直以为双子星项目进行的十分顺利,没想到,已经面临这么多困境了。

    所以苏颜电话挂断,她就直接拨给了容衍。

    虽然博海集团的法人是奉念,背后的靠山是康天齐,项目规划是按照沈晏的方案起拟的,但不管怎么说,容衍是博海集团现在的负责人,如果真的出了事,他这个当事人,绝对跑不了。

    但容衍的电话长久无人接听。

    办公室电话,家里电话,她所知道的电话挨个打了一遍,依旧无人接听。

    那人仿佛突然失踪了一样,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去哪了?”她忍不住低喃,房门被轻轻敲了两下,女佣便端着饭菜上来了,樊雅微微讶异,前两天那位龟缩着不见人,她都是光明正大下楼吃饭的,现在他露面了,她倒是只能在房间里吃饭了?

    这人各种诡异。

    但作为一个‘客人’,她似乎也没有理由对主人的间歇性抽风发表意见,吃完晚饭,那个女佣立刻拿了外套出来,“先生说请您换个地方等候令公子,他保证您的安全。”

    这是吃饱了饭好上路的节奏?

    樊雅微微挑眉,却也没有多问,接过外套就在女佣的扶持下出门。

    既来之则安之,她现在受制于人,乖乖当个牵线木偶比什么都好。

    出了房门,她却开始觉得不对。

    虽然她看不见,但四周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紧张意味,仿佛大战来临前的凝滞。

    樊雅想起那天在玫瑰公馆里的杀手,蓦然了悟,这么紧张,是因为有人找上门了么?

    怪不得急急让她走。

    不过说起来,在这种时候想着转移她,那男人倒也没有他表现的那么急色变态。

    樊雅如是想,却完全不知道身边的女佣也在腹诽。

    没见过首席这么重视一个女人,换做雨柔小姐,恐怕首席直接说一句,“管她去死。”

    两人各有所思,脚步却都不慢,很快就走到了门口。

    女佣立刻朝守在门口的同僚点点头,那人立刻递给她一串钥匙,包括车钥匙跟准备好的房子钥匙。

    女佣立刻往前走。

    但奇怪的是,身边樊雅却突然顿住了,微微侧身,皱眉看向她的左边,也不知道看什么。

    女佣皱了皱眉,“您……”看着那边阴影处突然站出来的人,她哑然失语,有些惊讶的看了眼樊雅。

    她这个视力正常的健康人都没发现首席,她看不见,又是怎能感知到的?

    “首席。”

    樊雅听着女佣恭敬的声音,立刻明白刚才那道她觉得存在感十足的视线是属于谁了,随即便微微懊恼。

    早知道就不该停下来的。

    但既然人家已经来了,转身就走似乎是太失礼了些,于是她微微颌首,动作矜持而优雅,骄傲而自信。

    男人长眸一闪,眼底闪耀着欣赏的光芒。

    他不得不承认,即使他不觉得他现在已经爱上了这个女人,但他还是会欣赏她的。

    不卑不亢不骄不躁,难得的从容冷静,却又不会显得太过尖锐,一看就是世事磨炼出来的通达。

    心里却也没来由的一堵,她又到底经历了多少事,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知为什么,脑海里总有个声音在叫嚣,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定定看着她,突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理智告诉他,他该让她赶紧离开,对方的人很有可能在下一刻会出现,而且他还没有完全弄清楚那些因为她而起的莫名情绪都代表了什么,最好还是离这个危险的女人远一点。

    但是,他就是突然想知道她的名字。

    有了姓名,以后找起人来也方便。

    樊雅微微愕然,他连她的儿子都抓了,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他是没查到,还是完全不在乎?

    八成是后者。

    一贯站在最顶层的樊雅突然是有种被人踩在脚下的憋屈感……

    随即她就敛了愕然,犹豫了一瞬是说真名还是假名。

    但随即又想到,小隽在他手上,说假名有什么用?

    “樊雅。”

    “樊雅?”

    他似乎把她的名字含在口里慢慢咀嚼,不过一个名字,突然喊出了百般意味各种柔情。

    樊雅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好肉麻。

    男人盯着她不自在的样子,被人踹进水里外加腰痛引起的情绪病突然好转了,薄薄的唇角微微一勾,突然道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80章 妥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