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男人已经做好她甩脸走人的打算了,看她这个样子,倒楞了楞。

    他下意识伸手扶住她,“怎么了?”

    樊雅猛地拍开他的手,压低了声音低叫,“别碰我!”

    虽然语气严厉,但她声音低哑,不像是在怒斥,倒像是在撒娇。

    男人微微皱眉,知道她不对劲,立刻强制扣住她的脸往上一抬,才发现一会功夫,她的脸上已经薄薄红晕,仿佛上好的胭脂,黑白分明的眼眸半睁半掩,眸光柔软而迷离,更多是强撑着的清明。

    “你……”男人怔了怔。

    “看够了没有?”樊雅冷哼了声,勉强压抑住身体里窜出的火焰,努力保持着自己的骄傲,“看够了就送我回房间。”

    男人脸色微微凝重,“你这状况出现了不止一次?我怎么都不知道?”

    樊雅咬了咬唇,如果她现在实在是没力气,简直想咬他一口。

    这种事让她怎么说?

    告诉别人她这两天时不时就会情热难以自抑,全靠冷水澡来平复身体里的空虚?现在突然这样,应该是被这男人激的动了怒?

    她扶住桌子,微微喘了口气,猛地一把推开身边碍事的男人,踉踉跄跄的往记忆中的方向走。

    她走的正前方,是个水塘。

    男人怔怔看着她的纤细的背影,踉跄而坚强,没来由的,他心脏突然微微的痛,像是在心疼。

    这个时候还在固执倔强,她平常是不是也是这样?

    一个怔忪间,回过神,就看见她一脚踏向水塘。

    他惊了一跳,一闪身赶紧将人捞了回来,“你这女人,你就不能安分……”

    砰一声!

    他猝不及防,被怒气正盛的女人一把推进了水塘……

    哗啦一声,水花四溅,溅了樊雅一头一脸,冰凉的水滴落在脸上,她一个激灵,后知后觉的想起这花园里似乎有个水塘,所以他刚才是想来救她……

    听声音,她应该是把他推下去了?

    心里突然生出一点快意,活该!

    水塘里的挣扎声渐渐小了下去,咕噜咕噜,动静渐渐小了下去。

    目不能视物,也不想再随便乱走的樊雅皱了皱眉,侧耳听着那渐渐消失的动静,迟疑了下,还是开口,“喂?”

    水塘里的动静越来越小,几乎听不到了。

    她很确定那人肯定没有爬出水塘,还在这水里。

    除非他游泳技术很过关,这么长的时间……

    她随手抓起地上一颗石子,往水里扔,砰一声响,“喂?”

    没人回应。

    “有没有人在?”她回头,扬高了声音问,等了好一会,四周依旧空空荡荡,没有人来。这里是后院,本来就只有一个女佣贴身照顾她,现在女佣被他赶走了,一时半会恐怕还真的没人过来。

    没有焦距的视线锁在水塘上,她的眉头不自觉的拢了起来。

    真的淹了?

    可如果不会游泳为什么不叫?

    男人面子?

    她又扔了个石子下去,“你不会游泳?喂,说话!”

    挣扎动静渐渐小了,几乎是听不见了。

    樊雅眉头拢的更紧,她才来时女佣就跟她说过,这水塘并不大,也就二十平方的样子,但十分深,约莫有三米,这样的深度,淹死一个人绰绰有余。

    她突然痛恨起自己为什么看不见了,并且决定今年一定要加大寰宇的生物科技研究金额,只有尽快研究出与社会发展相匹配的生物医学科技,才是对人类最大的造福。

    如果是以前,不管这人是什么来历,如果他真的不会水,樊雅一定会下去救人的,可是现在……

    她咬了咬牙,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

    早就悄悄攀扶在水塘边缘的男人挑挑眉,有些不豫的看着刚才眉眼间还掩不住焦急的女人往后退,虽然他也认为她的选择无可厚非,但看见她真的后退了,心里为什么还是隐隐的不舒坦呢?

    他摸摸鼻子,深深觉得自己骨子里一定藏着受虐倾向。

    他才要攀着水塘爬站起来,就见樊雅脱下了身上的外套。

    灿烂霞光下,女人只穿着羊毛衫与牛仔裤,贴身的材质勾勒出姣好而完美的线条,黑发披肩没有任何装饰,脸上泛着微微红晕,清爽的仿佛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莫名的,他突然想起那天她红裙潋滟的样子,突然觉得这女人果然是有百变女郎的气质,每一种风貌都惊艳了人的眼,又突然响起她那天不可自抑的低呼,虽然他当时是捂住她的嘴巴了,但两个人靠的那么近,她那声声轻轻逸出的低喘……

    他发现他现在没办法上去了,他得好好冷静冷静。

    还没冷静完,他就见那女人突然跑起来,一个助跑,一个跳跃,咚一声,直接跳进水里。

    姿态优美,恰似美人鱼。

    他现在却只想着掐吧死她了,这是什么季节,她是什么状况,居然赶往水里跳?

    他想也不想赶紧迎上去,冲势过猛,在水里又待了这么久,一冲之下,自己都能听见自己腰间咯噔一声轻响,随即就是一阵钻心剧痛,剧痛之下全身力气散了大半。

    他闷哼了声,面部微微扭曲,下意识挣扎,身体却不由自主往下沉。

    他苦中作乐的响,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

    前方水流倏地翻滚,美丽的美人鱼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动作灵活的仿佛水是她的第二故乡,不施粉黛的年轻脸庞在碧青的水纹里清美皎洁,黑发浮在水中,有种飘逸的美感。

    樊雅闭着眼,心无旁骛的搂住他的腰,一边暗自庆幸自己来的及时,一边猛地往上踢水,带着他往上游。

    他怔怔看着身边闭着眼睛游泳的女人,见她散乱的发飘过来,他下意识伸手,黑的似墨一般的长发却像是有自我意志一般,轻轻一滑,已从他的指间滑走。

    心里突然一阵悸动。

    这个场景,像是触碰到他心底深处某个拼图,拼图不安分的一滑,尖锐的触角刺痛了他的心脏,抽抽的痛。

  &nbs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79章 骗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