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那边有动静了没有?”

    “暂时还没有,但大家都不相信首席在那辆爆炸的车里,我想,那边应该很快就会有动作了。”女人微微皱眉,还是忍不住问,“首席,您确定要这么做?”

    “饵不够大,大鱼怎么可能上钩呢?”

    “可是这样太危险,万一……”

    “真有万一,不用他们夺,首席的位置,我让给他们。”男人淡淡一笑,简单话语间睥睨霸气自现,眉宇间不现骄傲,却自自然然的让人感觉到他的尊贵自信。

    女人默然一瞬,“我明白了。”

    “那个孩子呢?”

    “很听话的孩子。”

    男人轻笑,“那是只小狐狸,你们小心点,别让小狐狸玩了。”

    女人知道男人眼光从来精准,既然他评价那个孩子,那孩子一定有过人之处。她凛了凛神,点点头。突然想起一件事,她迟疑了下,“首席,我听说您不是一个人……”

    “我带了那个女人。”

    男人的坦白反而让女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目光闪了闪,“她毕竟是轸送过来的人,我担心她的动机。”

    “是你担心,还是她在担心?”男人淡淡一眼过去,懒散眸光微敛,射出一点精光。

    女人登时语塞。

    “就算没那个女人在,我也绝对不可能娶她。柳,别让姐妹感情蒙蔽了你的理智,做好你该做的事。”男人顿了顿,突然一笑,“柳,如果我真的娶了她,你觉得‘骥’集团会演变成什么格局?”

    女人怔了怔,一惊抬头,随即摇头,“雨柔单纯温柔,又没有可能继承张,您想多了。”

    “是么?”男人轻轻一笑,看一眼一脸坚持的女人,他言尽于此,听不听就是她的事了。“让你安排的都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

    “从今儿开始我就不会再跟你联络,你们继续按我的吩咐行事,等我联系你们。”

    “柳明白。”

    电脑屏幕暗下去,男人磨了磨下巴,唇角掀起一抹意兴阑珊的笑意。

    有些无聊。

    无意中侧脸,却在看见窗外草坪上坐着的女人时百无聊赖的眸光突然凝聚。

    近晚时分,霞光正好,漫天铺展出瑰丽到极点的画卷,她就沐浴在那绚烂的霞光下,全身上下仿佛镀上一层金芒,微微仰头,即使看的不是很清楚,也能想象她唇角勾起的浅浅笑容。

    哪里像个被绑架的囚犯?

    这女人,他一路把她带到这里,前前后后差不多两天,她居然不叫不闹,好吃好喝好休息,即使医生说她的眼睛因为药物损伤外加情绪过激所以暂时失明,她照样雷打不动的天天出来晒夕阳,坚持夕阳风景最美,看不太到感受也是可以的。

    她似乎连逃跑的想法都没有,乖的像只小绵羊。

    突然想起刚才柳对她儿子的评价,他忍不住好笑,这母子俩倒是一路脾气,外表温顺冷静内里奸滑。

    想了想,他把守在门外的下属唤进来,“她今天有没有提什么要求?”

    “还是老要求,她要跟自己家人通话。”

    “就这个?”他挑眉,“没说见她儿子?”

    “没有。”

    挥手让下属下去,他回头看向窗外姿态闲适冷静晒太阳喝下午茶的女人,玩味摸摸下巴。

    他现在也弄不太清楚自己的想法了,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用管这个女人的,但鬼使神差的,他还是把她带着了,不仅带着了,还关着了,完全限制她出入自由。

    啧,这么一想,自己还真的是,挺变态的。

    独自一人变态太无聊,还不如变态给别人看。

    随手抓起桌上的手机,他双手抄着裤袋,闲闲出门了。

    樊雅敏锐察觉到身后轻轻的脚步声,可能是拜勤练身体的缘故,虽然她暂时看不见,但听觉嗅觉却变得比平常更灵敏了些,还能分辨出那脚步声似乎与这两天照顾她的佣人有细微的不同。

    那人龟缩了两天,总算知道露面了?

    这两天她不是没想过逃,但是她也知道根本逃不了。

    先不说小隽在他手上,她投鼠忌器,根本不可能冒任何一点有可能伤害到小隽的危险。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对她不利。

    虽然医生说她的眼睛视网膜都没有任何问题,失明很有可能是因为药物外加精神状况的共同作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失去了眼睛,等于是替她自己套上一层枷锁,就算这男人放了她,随便把她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一丢,她自己也会饿死。而且虽然这男人目前为止都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但从佣人的谨慎规矩上就能看出这人一定出身不凡,想从那人手上逃出去,难。

    更何况,那天又是枪击又是爆炸,虽然她看不见,从当时紧张的情势上也能感觉出危险,显然有人想要杀他,更显然这人是故意让人杀他,大家族的恩怨她可以不管,但作为那天唯一跟他在一起的她,如果贸贸然出去,反而会被有心人注意,说不定还会被他的那些仇敌盯上。与其到时候把麻烦带会家,还不如就待在他身边,静观其变。

    只是她消失两天不见,小隽也消失了两天,也不知道家里会急成什么样子,恐怕都要翻天了。

    想到这个樊雅就忍不住叹气了。

    说起来,她失踪的频率还真的是高……

    “想什么呢?”

    依旧是与容浔相似的声音,带着淡淡好奇,伴着落座的声音,那人似乎是在她对面坐下了。

    “听说,你想跟你家人打电话?”他问。

    “不会‘骥’集团的首席连这个胆量都没有吧?”樊雅微微挑眉,精准将面孔挪到他的方位,虽然她看不见,但对着人说话也是礼貌。虽然对人渣礼貌会很浪费,但她也不能因为一个人渣而坏了自己的修养不是?

&n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78章 咖啡不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