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爆炸声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原本在大厅里与客人谈笑的樊心手一抖,殷红的酒水洒到自己刚换的裙上都没发现,脸上笑容瞬间凝固,成了完完全全的木然。

    刹那间她大脑空白,甚至没办法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怔怔的看着那个房间。

    房间里浓烟滚滚,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她只知道,她今天不止一次看向那个房间,想看看樊雅有没有从那个房间里挣扎逃出来。

    她没等到她逃出来,却等来了爆炸。

    坐在轮椅上的女人惊的抓住了身边的男人,“怎么回事?”

    男人注视着那个方向,眼底浮上一点扭曲快意,“意料之中。”

    女人霍然抬头,像不认识似的瞪着男人,“你骗我?你没有说过会爆炸!”

    “只要他死了,那个人才能拿到‘骥’集团,只有‘骥’集团帮助我们,我们才能夺回所有我们失去的一切。”男人抚慰似的拍了拍她的头,像是小时候一样,“至于那个女人,是她运气不好,她对不起我们那么多,有今天这个地步,也是她咎由自取。”

    女人嘴唇微微颤抖,看向男人的眼神里染上恐惧。

    她是恨樊雅,甚至想过各种最恶毒的办法来折磨她,但那些只是想法而已。

    只有他,干脆利落的,将她粉身碎骨。

    关眠骇然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角落里的爆炸声,立刻想起还在失踪状态的容隽,脸色骤变,招呼了几个人快速就往那边冲。

    万一那小孩真的出了什么事,沈先生更不会原谅自己了。

    沈先生已经过的够辛苦了,不必要再因为这个而受苦。

    正在二楼寻找容隽的容衍被那阵气流猛地掀到一边,他咳了声,捂着喉咙咳嗽了两声,扶着墙壁勉强站起来,眼角余光微扫,突然扫见不远处的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他在这里做什么?

    他眸光一锐,扫了眼不远处已经带人奔向爆炸处的关眠,毫不犹豫的转身,无声无息的往那边奔掠过去,目光犀利,仿佛是发现了猎物的猎人。

    那人不经意的转脸,骇然发现正朝他奔过来的容衍,脸上立刻露出惊骇的神情。

    他下意识转身就跑。

    两人的速度都非常快,无视死四周夹杂着哭声惊叫声的混乱,在噪乱中展开了一场无声的追逐战。

    两人都没在意,一个人影正惊惶跑进混乱的会场,看清迎面奔过来的是容衍,才要打招呼,却见容衍根本看都没看他。

    他盯着容衍的背影,眼睛倏地一亮。

    他想也不想,立刻也跟着拔腿就跑!

    追逐战已近尾声。

    容衍脸上一点淡笑,扫了眼四下无人的走廊,身体霍然前倾一个利落跃起,腾空狠狠踹上前面已经跑进房间的男人后背!

    男人反应也不慢,察觉到风声后就地一个打滚,才刚刚庆幸自己居然能躲得了他的攻击时,胸腹一痛,痛的他整个人痛苦弯下腰,脑海后知后觉的浮出,又是假动作!

    容衍一脚毫不客气的把人踹进房间,懒洋洋的倚着墙,凤眸微微上挑,“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蠢。”

    男人默默吞回自己梗在脖子里的老血。

    他从来都是负责从旁辅佐善后的工作,武力值强悍从来都不在他的负责范围内,就算容衍制服了他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胜之不武。

    他捂住肚子勉强爬站起来,已经完全放弃了逃跑的想法,在他面前逃跑,就是等着挨揍。

    “你就不该揍我!”

    “多年朋友不见,打个招呼。”容衍毫不在意自己打招呼的方式是揍人一拳,懒懒一笑,“说吧,闲着没事来这里做什么?泡妞度假还是……杀人?”

    一席话说的毫无烟火气,简直要让人以为杀人与泡妞度假就是在一个等级上的词汇。

    男人苦笑,“你这是在明知故问。”

    “谁?”

    “‘骥’集团的首席,半年前接下的单子。”

    “成功了?”容衍瞥眼过去,知道自己在说句废话,以堂里的规矩,一旦事情结束,所有人都抽手,退的干干净净,一看这傻帽在四周乱晃,就知道任务出了差池。

    男人又苦笑了,“我不知道,负责办事的是飞鹰,可是……”

    容衍眸光一锐,“他就在那场爆炸里。”

    男人不说话了,显然已经默认。

    容衍忍不住赞叹,“多年不见,飞鹰居然还没有因为他的顽固不化而送命,居然还挨到了今儿,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男人张了张口,想要为自己的搭档辩解什么,但一想到那突然爆炸的房间,再想到眼前男人到现在还不曾被人超越的辉煌成绩,他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而且对于自作主张的飞鹰,他也憋了一股火,自从分到跟飞鹰搭档以来,他这个辅佐就相当于摆设,坚持相信自己计算设定能力的飞鹰总是罔顾他的劝说,这次还不顾堂里规矩,跟合作方直接联系,完全拒绝他的帮忙。

    “所以,他是被反干掉了,还是被窝里反了?”男人的表情太憋屈,憋屈的让容衍最近很沉郁的心情突然变的很好,难得的多问了两句。

    “……”他该怎么说他其实也是一无所知。男人幽幽瞪了容衍一眼,“飞鹰想超越暗夜。”

    事实上,不仅是飞鹰,堂里所有力争上游有斗志的人,都想超越永远排名第一的,暗夜。

    “目标定的很远大。”容衍诚恳评价。

    男人又无语了,见容衍似乎转身就要走,他脱口而出,“如果这次飞鹰真的任务失败,按照堂里的规矩,是由飞鹰上一个排名出手,飞鹰现在排名第二!”

    容衍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一点奇异的表情。

    男人能够被安排协助堂里排名第二的飞鹰,自然不是普通的简单角色,看着容衍的表情,默默腹诽,不知道这位震惊多一点他这个已经遗忘了的规矩,还是震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77章 灭口而已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