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叫?

    怎么叫?

    男女情事,发自肺腑,水乳交融间汇成的声音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曲调,他说叫就叫,当猫叫?

    樊雅脸孔微微扭曲,默默鉴定这个男人当真是个变态。

    他要变态,不代表她要陪着。

    男人闲闲开口,语气淡定,“想想你儿子。”

    樊雅一僵,小隽是她的软肋,而且这个软肋被这人抓的死紧。

    男人又诚挚的说了,“其实你可以不叫的,我叫也行,只是要你帮我,我一个人恐怕做不到。要不用手也行。”

    樊雅脑海里十来只草泥马飞过,表示这个男人不仅是变态,还是个流氓,还是个没下限的流氓。

    “滚!”

    男人很无奈的叹息,又建议道,“如果不是你觉得都不行,我们可以真刀实枪来一场,你自然而然就能叫出来,我也不介意陪你来一场。”

    樊雅蓦地咬牙,下意识往后退,身体一动,喉咙里泄露声强行压抑也压抑不下去的声音。

    软软的声音,带着情浓时的沙哑,因为压抑比高叫声更加低沉,反而添上一点性感,让人听了,仿佛有好几只小爪子挠着胸口,勾的人欲罢不能。

    男人却突然皱起了眉。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独占欲,一点也不想让别人听见她的声音。

    她迷乱时的风情,只能让他独享。

    长眸微敛,故意大声说,“声音真难听。”他蓦然伸出手,牢牢捂住她的唇!

    她发出唔的一声惊呼,身体受惊似的一弹,本能意识的,霍然睁开眼。

    他不在意看过去,却一愣。

    她的眼睛一直都是闭着的,他也没在意,当她是不想看见他的模样,现在看过去,却觉得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她的眼睛很美,黑白分明,因为药物的关系微微泛着朦朦水光,让人想起夏日里烟雨朦胧的潋滟湖光。

    可是……没有焦距。

    眉心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拢了起来,他皱眉,“眼睛怎么了?”直觉告诉他,她的眼睛不是这个样子的。

    樊雅震了震,手指微微一颤,下意识想要闭上眼,眼睑微微一动,却还是保持着睁开的样子。她扭头,将自己的脸对准发声处,翘了翘嘴唇,“拜你们所赐,可能药物过敏了。”

    她刚睁开眼时就发现了。

    她瞎了。

    其实也不能说是瞎了,她的眼前是近黑的灰影,隐约还是能见到一点光的,只是微弱的如果不仔细看不会发现,所以她觉得自己的眼睛应该是没问题的,只是可能是她被下的药里有些不合格产品,药性直冲眼睛,造成了她现在的失明。

    只是不知道,这失明,是往好的方面发展,还是彻底变瞎。

    她抿了抿唇,脸上闪过一丝极淡的恐惧。

    一个健康人一觉醒来就变成了瞎子,任是谁都会恐惧的。

    她能将恐惧压的这么久,已经算很可以了。

    忽而间又想起樊心,心里不由自主的悲凉,她知道樊心厌恶她,她也不喜欢樊心,但她们毕竟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没想到,有一天,她真的会向她动手。

    她就这么恨她吗?

    “你啊……”男人突然轻轻叹息一声,语气里竟然有淡淡心疼,“你还是不是女人了?”

    这个女人,瞎了这么久,居然还能镇定自若的跟他谈判聊天,如果不是她睁开眼,他还真的没察觉。

    话音刚落,他又察觉身下女人身体僵了僵。

    他福临心至,霍然领悟,“你又想起了他?”

    就是她刚才说跟他声音很像的男人?

    在这种时刻,她居然还能心心念念的惦记着一个根本不在这里的男人?

    樊雅抿了抿唇,没说话,干脆闭上眼。

    她该怎么说,他的语气声音像极了容浔,像极了他宠溺她时的无可奈何,让她瞬间有种冲动泪流的感觉。

    可事实时,眼前这个跟他声音很像的男人,挟持了小隽,威胁着她,让她连反抗的本钱都没有。

    事实如此惨烈,她哪里有空去感伤。

    樊雅默认的态度落在男人眼底,男人不由自主的磨了磨牙,绝对不承认自己心里竟然有一瞬间的不舒坦。

    房间角落里突然轻轻一响。

    男人立刻回过神,今天这戏码安排了这么久,他怎么着也得让这出戏继续演下去,否则怎么对得起这些日子的筹谋。他眸光敛了敛,一翻身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一手捂住她的嘴,让她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发出声音。

    一边感慨自己心肠真的是越来越好,一边在她耳边低道“帮我演完,完事了带你去看眼睛”,一边开始慢慢动作。

    他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冷静的,但他发现他错了。

    她穿着的是红色晚礼服,本来就是丝绸的质地,柔滑的仿佛人体的第二层肌肤,非带没有起到一点阻隔的作用,反而仿佛成了欲拒还迎的挑逗。鲜红如血的颜色,渐渐染上红晕的粉色肌肤,因为挣扎而散乱的头发,眼角微微一点泪痕,还有她不由自主的急促呼吸,因为汗水而弥漫开来的淡淡香气,无一不都让他心潮起伏血脉喷张!

    他的呼吸愈发浓重,自己都分不清他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在索欢。

    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多久没有过女人了,他对女人兴趣一直都不大,甚至有时候以为自己应该是不需要女人,但现在他发现他错了。

    她让他欲罢不能,让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76章 她瞎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