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热……

    冷……

    五脏六腑仿佛被烈焰焚烧,身体四肢像是被寒冰冻住,一热一冷,忽冷忽热,仿佛自己的意识都要这极度的冷与热碾压成粉末,飘散在空气里,一点一点的散去。

    她又仿佛是站在空荡荡的四野里,四周的风呼啸而过,浓密的雾气像是屏障将她彻底包围,天地之大,她孑然一身。

    忽而间,左方雾气散了,妈咪满面怒气,声音冰冷,“我给你两个选择,你是要他,还是要我!”

    “妈!”她扑过去,“他是我的丈夫,你是我的妈妈,不要逼我选择!”

    “我没有你这种女儿!”

    樊文希愤怒责骂,刚刚散开的雾气倏地卷涌,将樊文希的身影完全遮住!

    “妈!”

    右边突然响起温和斯文的声音,沈晏一脸哀伤,神情憔悴,“樊雅,我送你的圣母像可还好?我心心念念的惦记着你,我为了你不惜自己的命,可你心里只有他。”

    “沈晏!”她下意识伸出手,“我感激你!我无时无刻不惦记着你!”

    “可你从来没找过我,这么长时间,这么久,你就用这些来回报我对你的爱?”

    她竟然无言以对,只能扑过去想拉住他,沈晏脸上却露出一抹神秘的笑,“你不来找我,我就找你,就算斩断双翼,毁了未来,我也会来找你。”

    “不要!”她霍然扑过去,手上空空,却连衣袖都没抓上,雾气重又聚拢,将前路遮蔽的严严实实,哪里还找的到该在的那个人。

    “不要做傻事,不要……我不值得的……”她趴在地上,喃喃低语,不由自主的打着寒颤。

    “樊雅。”

    身后有人唤她。

    她身体一僵,慢慢转身,怔怔看着身后一脸无奈的男人,“容浔……”

    “你不信我。”

    “容浔……”

    容浔奇异的看着她,然后无奈叹了口气,“我以为我可以为你遮风挡雨,可以撑起你的天,可是我没想到,经历了那么多,你还是不信我。”

    她一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视野已经渐渐模糊,她怆然而笑,“我信你,可是我不信我自己,我不信你能永远爱我。”

    所以才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所谓‘证据’面前,轻而易举的选择了放弃。

    “容浔,我上辈子太痛了,我痛的没有勇气坚持相信自己了……”

    “所以我把我的命交给你了。”他定定看着她,目光疼痛而复杂,“这样,你总该信了吧。”

    “我不要你的命!”她尖叫,“你回来!你回来骂我!不要让我这辈子再痛下去!你不回来,我会恨你!我恨你一辈子!”

    “那是你选择。”他竟然微笑起来,“樊雅,再见了。”

    “容浔!”她跌跌撞撞的爬站起来,拼命伸手,就在手指几乎要碰触到他透明的手指时,脆脆的童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妈咪。”

    她身体一颤,就在她停顿的那一瞬间,容浔又被雾气卷散。

    小隽站在她的身边,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脸上全是压抑的痛苦,“妈咪,我不舒服。”

    “小隽!”

    场景倏地一转,她又坐在惨白死寂的医院里,再长大了些的小隽乖乖睡在她的怀里,一动不动,没有咳嗽,没有不舒服,香甜的仿佛在酝酿着做一个永远没有痛苦的美梦。

    身前雾气倏地散开,稍微小点的小隽又站在了她的面前,好奇盯着她怀里紧紧搂着的小身影,“妈咪,他比我大一些呢,他还能活到五岁,我能吗?”他软软的小手很努力的抓过来,想要抓住她的手,“妈咪,我不想死。我死了,你会伤心的。”

    “我死了,你会伤心的。”怀里虚弱的孩子勉强抬头,也用手去抓她的手,“妈咪,别难过。”

    “不要!”

    极度的痛苦中她感觉自己五内俱焚,眼睛更是火辣辣的痛起来!

    她霍然睁开眼!

    “醒了?”几乎刻入骨子里的熟悉语气让她身体一僵,不可置信的抬头。

    “啧,这么主动?”那人尾音微微上挑,带着点讶异。

    不是……不是他……

    扬起的希望瞬间被现实碾成粉末,她慢慢闭上眼,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

    “抖什么呢?怕我?”有些相似的声音里是全然陌生的奇异韵律,慵懒的仿佛还没完全清醒的猛兽。

    他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的。

    他也不会这么对她。

    男人冰凉的手指挑逗似的抚上她的锁骨,让滚烫的皮肤仿佛浸在寒水里,通体舒坦的同时皮肤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她闭着眼,“这世上让我怕的事很多,但绝对不包括你。”

    “哦?”男人似乎对她挺感兴趣,“你可是下了药被别的人送到我床上的,你不知道这代表什么?还是说,你觉得这样也是一种情趣?”手指慢慢下挪,滑出更多的鸡皮疙瘩,“不过你的身体,似乎比你的嘴更诚实一点。”

    “如果你被一个人渣这么碰着,也会起鸡皮疙瘩的。”她漠然回答,连眼都懒得睁,“要做就快点,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男人的手微微一顿,饶有兴致的看着床上闭着眼的女人,眼底滑过一抹奇异情绪,突然微微勾唇,“有趣的女人。”

    这么有趣的女人,留着也好。

    他微微一笑,一侧身,颀长精瘦的身体缓缓覆上她的身体,在寂静里显出暧昧的意味。

    男人专心致志,一直闭着眼的女人却忽然睁开眼,眸里射出犀利光芒!

    她蓦然伸手,精准戳上男人肩上肩井穴!

    “你儿子后腰上的胎记很漂亮,像蝴蝶。”

    男人突然咬上她的耳朵,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得见的气音低道。

    樊雅身体骤僵,本已经戳上男人肩井穴道的手一滑,滑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75章 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