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地下车库并不亮,即使放轻脚步,都会发出咚咚的巨大回响。

    除了她的脚步声,四周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更不用说是孩子的哭声了。

    樊雅环视四周,漆黑眸底深处闪耀着无机质的光芒。

    她脚步慢慢顿住,在原地驻留一阵,然后转身,准备回去了。

    几乎是同时,靠近她身边的一辆车车门突然打开,原本躲在车里的两个男人直冲过去,动作异乎寻常的灵敏!

    原本应该吓一跳的女人突然一蹲身,身体流畅的往后一滚,在那两个男人怔楞刹那,笔直修长的长腿猛地踢高,狠狠砸上左边男人的小腿!

    男人发出一声惨叫,不由自主滚跌在地!

    “臭女人!”剩下男人发出一声咆哮,猛扑上去!

    樊雅眸光一锐,伸直手臂一个侧翻,烈焰般的红裙在昏暗中划出流畅优美的弧度,裙裾下修长美腿忽而闪现,玉石般的细腻光泽。

    男人看的一呆,不由自主脚步一顿,刹那间,他脸上一阵剧痛,整个人已经被一股强大力道踹飞了出去,咚的一声撞上柱子,身体一软,不动弹了。

    樊雅也不给自己休息的时间,快速走到那晕倒的男人面前,手起收落劈上他的后脖颈,再给了他一下确保他不是假晕。解决完一个,她舒了口气,快速走到不远处抱着小腿哀嚎的男人,手上锐光一闪,她已经抓起自己用来盘发的银簪,长发瞬间披散下来,闪耀着黑锻的光芒。

    男人惊骇看着抵住他脖子,锐利的足以要他小命的簪子,还有点不敢相信这么一个看起来娇娇怯怯的女人出手居然这么狠辣,这么迅速,瞬间制服了两个大男人。

    樊雅眸光淡淡,冷声问,“说,孩子在哪?”

    自从三年多前出事,她就觉得她必须要有保命的身手,所以请大哥拿了外公留下的一些关于防身的日记给她研究,外公也不是力量型的人,所以他研习的方向也适合女孩子学习,年少时偷懒不肯学习,还觉得外公无聊,真正研习了,才发现外公真的是大智者。

    商海诡谲,豪门世家,利落的身手永远是最好的保命手段。

    男人呆了呆,“什么孩子?我不知道什么孩子!”

    樊雅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拳,冷笑,“你们故意用孩子在哭引我下来,不知道孩子在哪里?”

    男人恍然大悟,“你是故意的!”

    樊雅眸光冰寒,小隽不会哭,更不会蠢的躲在时而会有人出现的地下车库里哭,既然不是他,知道她着急找孩子的,应该就是那些抓了小隽的人。

    握着簪子的手猛地往前一送,血珠一点渗出,“说,孩子在哪里!”

    男人眼珠一转,“你放了我,我就告诉孩子在哪里!”

    “放了你?”樊雅尾音微微上挑,似乎是真的有些怀疑了,还没等男人露出喜悦,她霍然曲肘,重重砸上男人脖颈,男人闷哼了声,晕了。

    几乎是同时,她猛地转身跃起,看也不看直接攻击向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的男人!

    戴帽子的男人惊了一跳,似乎也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迅速,但他反应也快,一闪身就躲开了她的攻击,但过快的速度让他头顶上的帽子也掉了下来,露出才刚刚有了点发根青影的光裸头皮。男人身形顿了顿,竟然拔腿就往外奔!

    樊雅真的傻眼了,这人居然这么跑了?

    她下意识的抓住男人掉下来的帽子,直觉告诉她,男人逃跑的原因跟这帽子脱不了关系。男人速度惊人,一晃之下就没了踪影,樊雅追了几步,也停住了脚步,皱眉看着手上平凡无奇的帽子,心里突然跳过一个念头,但念头一瞬而过,还没等她抓住就已消失不见。

    她摇摇头,走出长廊走向电梯,一边掏出电话联系容衍来处理这两个人,容大爷总有各种处理后事的神奇能力,不用白不用。

    “……我求你,帮我这一次好不好?求你!”

    哀哀的哭泣声突然响起,她按电话的手一顿,抬眼一看,远远的就看见樊心从一间房间里出来,樊心也正好抬头。

    两人视线一撞。

    樊心显然也没想到在这里会看见樊雅,尤带怒气的脸上立刻露出一点被撞破的慌张,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挡在门边,“你怎么在这里?”

    樊雅顿住脚步,微微皱眉。

    小隽失踪,是曹文秀一手主导,即使曹文秀是樊心的家用阿姨,即使容衍怀疑是不是樊心出手,但樊雅从来没怀疑过樊心。

    她不怀疑樊心,不是因为樊心会对她留情面,而是因为……樊心深爱容浔。

    容隽出事,如果真的跟樊心有关,等容浔回来,首当其冲承受怒火的就是樊心,樊心所期盼的两人重修旧好的愿望,也将彻底破灭。

    樊心不会在失去容浔的事情上冒险。

    但樊心出现的太巧合了,神色慌张的让人不得不多想。

    她缓步走过去,“樊心,你在这里做什么?”

    话音未落,一声童音突然自房间里响起,“妈咪!”

    樊心陡然尖叫,“你别过来!”

    樊雅目光一跳,所有理智溃散大半,立刻加快脚步冲过去,一把推开挡在门前的樊心。几乎是刹那,一个人突然从后面握住她的胳膊额猛地一拉,樊雅只觉胳膊上一阵针扎似的锐痛,意识瞬间涣散。

    坠入黑暗前,她看见的是樊心惊慌失措的脸。

    樊心骇然捂住嘴,脸色苍白的瞪着昏厥在地上的樊雅,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冲着从门后摇着轮椅慢慢走出来的女人尖叫,“你做什么!”

    “计划有变。”女人漠然扫了眼昏迷不醒的樊雅,眼底一瞬而过的嘲讽与憎恨,讥诮按下手机,又一声模糊急切的童音响起,仔细分辨,其实并不是容隽的声音。

    只是樊雅关心则乱,居然没听出来。

   &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74章 别无选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