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衍走进包厢,包厢已经一团混乱。

    樊心在冷笑。

    曹文秀像一滩烂泥似的瘫在地上,喃喃的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把那孩子带哪里去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苏佐胀红了脸,愤怒的冲上去就要对曹文秀拳打脚踢,却被小浔死死拉住。

    樊雅一语不发,挺直着脊梁站在那里,不弯不折。

    容衍看着她不知是固执还是坚强的背影,眼神染上一点怜惜,无奈叹了口气。

    “樊雅。”

    樊雅转过身,见是他,稍显涣散的目光立刻凝聚起来,唇角扯出一抹勉强笑容,“你来的正好,有件事我想找你帮忙。”

    容衍看了眼樊心,脸上立刻露出颠倒众生的魔魅笑容,“找人?人都找到了你还要找谁?”

    樊心笑容瞬间僵凝。

    樊雅看进容衍眼底,心里却陡然一沉。

    她勉强笑了笑,“找到了就好,吓我一跳。”

    话音刚落,苏佐急惊风似的窜过来,“找到小隽了?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把他弄丢了嘛!”边说着边揉揉微红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咕哝,“害的哥差点哭了说,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他身体不太舒服,我已经让人送回家了,”容衍微笑,“我现在送你们回去。”

    “好啊好啊。”苏佐跳起来,一边还不忘抓住小浔的手,“小浔我带你回家教你打游戏!”

    小浔楞了楞,默默的将手从苏佐手里抽出来,眼睛巴巴的看向樊心。

    虽然漂亮阿姨很好,哥哥很好,可是她记得很清楚,樊心才是她的妈咪。

    樊心冷冷一哼,撇过脸不看她。

    如果不是这个不孝女,她今儿怎么会出这样大的丑!

    小浔眼眶立刻红了,低着头默默站到樊心身边。

    “哎!”苏佐急了,下意识就去抓人,却被容衍一把勾住脖子,指着脑门笑盈盈的教训,“混小子,这么小就想勾着人家小姑娘回家,早熟啊你。”

    樊雅微微叹气,樊心这样的人,居然也能生出这么懂事体贴的女儿。她无视樊心的冷眼,上前温柔搂住小浔小小软软的身体,“今天很晚了,明天白天小姨接你去做客好不好?”

    小浔眼睛一亮,乖乖点头,却又下意识看向樊心,“妈咪……”

    樊心看不看她,踉跄着爬起身,价值不菲的雪白礼裙早就污的看不清原来的颜色,虽然狼狈,她站的居然也十分直,仿佛是落难的公主。

    “樊雅,今天的这一切,我会加倍偿还给你!”

    “妈咪!”

    樊心冷冷扫一眼小浔,“我没你这样的女儿,你不是觉得她好吗,你跟她走吧你。”

    樊雅不由皱眉,“樊心!”

    “怎么,又想对我说教?”樊心冷笑,“樊雅,你当你是万能的神么,你凭什么用你那一套来要求我?我的人生,你凭什么来插手!我今天这个样子,还不够惨吗!”

    樊雅蓦然一窒,竟然无言以对,她沉默一瞬,“如果你坚持认为这样,我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那是因为你心虚!樊雅,你就是个虚伪的人!收起你伪善的面孔,你跟我一样,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女人!”

    容衍眉头微微拢起,眼底闪过一抹怒色,但才要上前就被樊雅一把拉住,樊雅朝他微微摇头。

    当一个人认为全世界都是欠了她的时候,说再多,在她耳里都是狡辩。

    樊心冷冷哼了声,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姿态骄傲。

    三年光景,所有人都已成长,就连樊心,都已学会了用骄傲包裹自己,不再复当年柔弱模样。

    樊雅看着樊心的背影,怔忪之余,忍不住唏嘘。

    三年而已,所有人都变了。

    如果是十三年,三十年,或许,等容浔回来,他已经认不出所有人了。

    “妈咪!”小浔看着樊心决然而去,眼泪立刻下来了。

    樊雅心疼的搂住她,悄声问,“你真的不想跟苏佐哥哥回去吗?”

    从苏佐口里知道小浔这些年过的并不好,如果她肯去容家,就算拼着跟樊心为敌,她也要把她带回去。

    但前提是,思浔得乐意。

    小浔抽噎了声,默默摇了摇头,“妈咪回来看不见我,会难过的。”

    容衍看了小浔一眼,似笑非笑,“如果樊心连这个女儿都放弃了,她才是真正完了,人都是这样,总是渴求不属于自己的,而忽视眼前的人。”

    说话间,细长凤眸微微扫向樊雅,目光闪耀。

    樊雅已经撇开了脸,淡淡的道,“不是忽视,只是因为远方的人是住在心里的,割舍不掉。”

    “再割舍不掉的人,也抵不过时间。”

    “那就让时间来验证吧。”

    樊雅淡淡笑了笑,既然小浔坚持不肯去容家,她只能立刻联系了白思翰立刻给她找个妥当的会照顾孩子的人,曹文秀胆敢绑架小隽,她就必须得到严惩,而且她也不放心把思浔交给曹文秀。将两个孩子都交给司机,让司机分别送他们回家,车行了没多久,苏佐突然跳起来,“呀,我还没找到我爸爸呢!回头回头!赶快给我回头!”

    “说吧,到底怎么了?”樊雅抬眼看向已经敛了笑容的容衍,“我受的住。”

    “樊雅……”

    “说吧。”

    容衍轻轻舒了口气,将沈晏告诉他的事情转诉了一边,一边说一边留心着樊雅的神态,手微微伸出,防止她踉跄晕倒。

    樊雅从头到尾神态都很平静,她看了眼容衍伸出的手,还笑了笑,“怎么,怕我晕倒?在没找到小隽之前,我不会晕的。”她深吸了口气,回头看向公馆,“你们找到几楼了,我进去找找。”一不留神,脚下却一个踉跄。

    容衍眼疾手快的拉住她,细长眸里隐隐担忧,“我们一起。”

    “不用了,分开找吧,分开找,把握大点。”

    “但你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73章 棺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