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手是小手,嫩嫩的仿佛白豆腐。

    人是小人,个子甚至还没有苏佐高。

    但就是这么个小人,双手大张,老母鸡护小鸡似的挡在了苏佐跟前,小脸因为愤怒而微微胀红,“不准你碰哥哥!”紧急关头,连一贯不灵便的口齿都清晰了,“哥哥没有说谎!哥哥给钱!”

    稚嫩清脆的声音,饱含着毫不掩饰的愤怒与急切,让鼓噪喧闹的四周,突然静了静。

    苏佐吃惊的瞪着小浔,原本有些惶然的心突然安定了。

    对啊,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小浔呢。

    他是哥哥,他得保护妹妹,怎么能让妹妹保护他。

    那样太不爷们了,会被妈妈笑的!

    人们有些惊奇的看着突然跑出来的小女孩,她一直都藏在苏佐的身后,一副怯生生的样子,连声音都是小小的,现在居然有勇气跳出来护卫这个小男孩。

    有记性好的,想起小浔刚才怯生生的呼唤,她好像叫的是……樊小姐?

    看客们的目光倏地夹杂上了点古怪。

    樊心不可置信的看着跳出来护卫苏佐的女儿,她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就是让她在关键时刻出来给她捣乱的!

    眼角余光扫见四周扫射过来的目光,樊心咬了咬唇,脸上勉强强撑出温婉的笑容,她蹲下身,温柔看向小浔,“小浔乖,妈咪只是让文秀姨带他去吃点心,你乖,到妈咪这儿来,妈咪带你去换好看的衣服好不好?”

    小浔怔了怔,她从来没看过这么温柔的妈咪。

    妈咪总是很冷淡的,很不想理她的样子。

    妈咪现在居然是这么柔柔的对着她笑。

    鲜少感受到母爱,又衷心期盼母爱的小浔,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大张的胳膊不由自主的放下了。

    樊心又温柔呼唤,“小浔过来。”

    小浔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又想起什么,脚步一顿,迟疑了看向苏佐。

    苏佐也知道小浔对母爱的渴求,毫不在意似的挥挥手,“你过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依赖一个女孩子的保护!

    “哥哥……”

    “去吧去吧。”苏佐大力挥手,不在意的撇开眼,眼底一瞬而过的失落。

    小浔原地站着,茫然看看前,茫然看看后,咬了咬唇,小步往樊心那边走过去。

    樊心开始微笑。

    苏佐不肯回头,小拳头紧紧握住。

    如果换成小隽,小隽绝对会站在他这边的……

    不过小浔是女孩子,可以被原谅的。

    “妈咪。”甜脆的声音里藏着怯音。

    “什么事啊,宝贝。”

    樊心作势要拥住她,手却虚虚的放在她的肩上,没有落到实处。

    她今儿穿的衣服可是顶级手工制作的,雪白如云,弄脏了怎么办?

    围观人群中有些眼睛锐的,正好看的清楚,不以为意的摇头,开始觉得,这位樊小姐,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抱一下,似乎也没有外表上的那么温婉贤淑。

    小浔鼓足勇气,仰头,“妈咪,阿姨真的拿了哥哥的钱,我看见了。”

    樊心脸上笑容一僵!

    苏佐惊喜回头,立刻挥着小拳头支援,“就是拿了!何天勇也看见了!”

    小浔胆怯看着樊心脸上渐渐笼上的乌云,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颤,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避开樊心虚虚的怀抱。

    “我……我刚才还听见阿姨跟人家打电话,让人……赶紧抓住哥哥们……好换钱!”

    最后一声,惊了四周。

    曹文秀脸上立刻露出骇然的表情,她刚才确实是接到那两个来询问苏佐他们到底有没有过来的电话,她已经刻意躲在了角落,没想到被小浔偷听到了!

    樊心神情骤冷!

    小浔这么说,分明就是在打她的脸!

    这个死丫头,居然帮着外人来对付她!

    她再也忍不住,霍然站了起来!

    小浔被她的动作吓住,尖叫了声,仓惶往后退,一不留心踩到裙角,砰一声往下一摔!

    樊心一愣,看着狼狈趴在地上的小浔,眼底不由自主泛上一点心疼,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是她身上的骨血。

    她立刻往前走,想要扶起她。

    但小浔却误以为她是想要打她,过往的经历瞬间涌上心头,吓的仓惶缩成一团哭叫,“妈咪你不要打我!我知道错了……妈咪……不要打我!”

    小女孩哀哀的哭泣击中了在场人们心脏最柔软的地方,人群谈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看向樊心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善。

    樊心怒气上涌,本来还能克制的情绪立刻到了顶点,脸色瞬间冷沉,最后一点心疼也被怒气压了下去,想也不想上前去拉小浔!

    苏佐惊了一跳,已经拔腿就往外冲!

    一只手突然按住了他的肩膀,“待着。”

    苏佐就看见眼前人影一晃,按住他肩膀的人已经走了出去,苏佐看着那人背影,突然一点也不担心了。

    他找个视野好的地方,安静看戏。

    樊心一把大力拉住还趴在地上的小浔,粗鲁的像是在拉一个毫无生命气息的洋娃娃,小浔也不叫了,只是哀哀哭泣,身体颤的更厉害,下手下意识的抓住她的衣袖。

    雪白的衣袖上,瞬间多了个小小的印子,并不明显。

    樊心忍不住烦躁,离开宴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她还在这里跟两个孩子胡搅蛮缠!

    她想也不想就伸出手。

    她也不是想甩小浔巴掌,只是去拨开她的手,这里毕竟人多,就算想要教训,也该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

    但她的动作显然又让小浔误会了,小浔尖叫一声,一张口,死死咬上樊心的手腕!

    人群中有人看不过去,想要出去,但看着不远处快速走出来的女人,迟疑了下,还是不动了。

    樊心吃痛低呼出声,愕然瞪着像咬仇敌似咬着她的小浔,最后一点顾忌在疼痛间烟消云散,柔美脸上微微狰狞,一巴掌直直甩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