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坐着的女人微微一愣,下意识抚上自己盖着毛毯的腿,眼底射出怨恨愤怒的光芒。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她又何必坐在这里!

    还不得不假手于人!

    她深深吸了口气,淡然道,“现在还不是我出面的最好时机,而且如果我出去,你以为所有人的关注点还会在你身上么?”

    樊心呐呐,也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目光往下一飞,正好看见曹文秀带着小浔进来了,精神一震,脸上红晕不由更浓了些,眼底是掩不住的羞涩,“那我先下去了……”

    “去吧。”

    目送樊心三步做两步的下楼,女人目光微微嘲讽。

    什么爱情,什么至死不渝,在现实面前,全都不值一提。

    人,到底是更爱自己一点。

    她按下手边的通讯仪,一个高大削瘦的男人立刻出现在她身后,高高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高大的身形也稍显佝偻,显得很憔悴的样子。

    他微微咳嗽两声。

    女人立刻关切回头,“怎么咳嗽了?要不要紧?”

    男人头也不抬,仿佛没听见她的话,径自抱起她纤弱的身体,女人咬了咬唇,干脆回头,回头刹那,愤怒、恐惧、无奈、关切、怨恨,诸般情绪汇成一股复杂的情绪,最终还是归于死寂,空白一片。

    男人将她慢慢放在了早就准备好的轮椅上,推着她往外走。

    门外,是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上空无一人。

    这是樊心事前早就安排过的。

    女人空白的眼波微微涟漪,当年前呼后拥,当年众星捧月,如今只剩下一盏孤灯,寂静长廊。

    她猛地抓住助理的手,从喉咙里嘶出一点破碎压抑的声音,“我知道你说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我想看她哭!凭什么她可以拥有一切,我就只能在这里像老鼠似的!求你!”

    男人沉默的抽出被女人抓握的手,微微摇头。

    女人全身力气仿佛因为男人这个动作而彻底消失了,她颓然放下手,然后慢慢捂住脸,悲哀的,绝望的啜泣声轻轻响起。

    男人依旧一语不发,推着女人慢慢往前。

    长廊寂静,轮椅滑过走廊的声音与哭泣声交织在一起,呜咽声冷,仿若鬼哭。

    “咦,什么声音?”

    不远处的一道走廊,正顺着楼梯道往上爬的苏佐突然顿住脚步,俊俏的小眉头皱的紧紧的。

    “什么什么声音?”容隽紧随其后,脸色微微苍白,他身体素质差,虽然有容家千方百计的养着,毕竟胎里不足,体力上完全不如苏佐。

    所以苏佐可以轻轻松松爬楼连喘气都不带一声,容隽走了这么久,身体已经快到负荷极点了。

    苏佐皱眉看着容隽难看的脸色,停住脚步,“要不,我们走原来那条路吧?”

    本来曹文秀确实是给他们指了条后门,但容隽怀疑曹文秀有猫腻,就走了离曹文秀指的方向不远的一条后门,本来以为会是差不多的,没想到走了一会就开始爬楼梯,中途连个通道都没有。

    容隽抓住栏杆微微喘气,也有些后悔,但看看他们爬上来的路程,摇摇头,“算了,都走那么多了,应该快到顶了。上面应该有电梯,我们可以下去。”

    “要不,我背你吧?”苏佐蹲下身,眉头皱的紧紧的。

    “这是楼梯,又不是平地,一不小心会滚下去的。”容隽抬头看看似乎好久才能到头的楼梯,“这样吧,我在这里等你,你速度快,先上去看看,如果确定可以下楼我就上去,如果没有,我们恐怕还得下去。”

    苏佐摇头如拨浪鼓,“不行不行,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你上去顶多几分钟,可如果我们两个都上去,要花很长时间的。”容隽冷静分析,“妈咪就在附近,我们今天晚上肯定会被她找到,我们时间不多的。”

    苏佐动心了,可看看容隽的脸色,望望昏暗的楼梯道,还是有些犹豫,“可是……”

    “别可是了,有你犹豫的时间,你都到了。”容隽推了苏佐一把,“快去!”

    苏佐咬了咬牙,咚咚往前奔,奔了几步又回头,“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去吧。”

    看着苏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容隽清俊的小脸上露出一点愧疚。

    他已经把苏佐送到这儿了,妈咪也找到这里了,凭苏佐的聪明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他应该有时间去办自己想做了的事情吧。

    将身上的背包拽了拽,然后毫不犹豫的,下楼。

    他离开的时候把沈叔叔送给妈咪的圣母像带过来了,他从来没告诉过妈咪,其实那圣母像身上的清漆是由特殊材质制成的,前些时间苏佐抓着激光枪玩,无意中照到了圣母像的后背。

    苏佐看不明白,但他看的很清楚,那是一个地址。

    直觉告诉他,那是沈叔叔的地址。

    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告诉妈咪的,但有些话,他想提前跟沈叔叔聊一聊。

    他是妈咪唯一的儿子,他必须要保证妈咪的幸福。

    而且他总认为,沈叔叔用这种隐秘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地址,是想让妈咪找到他吗?男人等着女人去找,实在是有些弱。

    虽然沈晏在容隽心里印象很好,甚至超过了他那个素未蒙面的老爸,但在这一点上他还不是很赞同的。所以他也想看一看那个沈叔叔到底配不配的上妈咪。

    楼梯很安静,咚咚的只有他的脚步声,很快就快到底楼了,从他这边看过去,已经可以看得见底楼楼梯道的光亮了。

    他加快脚步!

    楼下突然‘呸’一声!

    容隽脚步一顿。

    吱嘎一声,似乎是底楼楼梯道的门被推开了,随即响起的是陌生男人的粗鲁咒骂,“那两个小鬼跑哪里去了?老子在那边等了那么久都没等到人,曹文秀那贱人不是在说谎吧?”

    另一人立刻不屑回答,“她敢么?欠我们那么多高利贷,三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66章 他不能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