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等等!”

    轻柔微显急促的女音突然响起。

    画面立刻停住。

    画面上,两个男孩滚进海绵宝宝里,穿裙子的小女孩愣愣站在一边,眼睛大大,显然是吓的有些呆。

    樊雅怔怔盯着那个小女孩。

    容衍本来以为她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东西,一看她只是盯着那个女孩在发呆,本来不是很在意的心神敛了敛,仔细看了眼那个小女孩。

    监控录像并不十分清晰,再加上角度的关系,女孩的样子也并不十分清晰,隐约能看出面容姣好,显然是个小美人。

    看不出来这个小美人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啊。

    容衍皱了皱眉,“怎么了?”

    樊雅回过神,神色稍有些复杂的又看了眼那个小丫头,喃喃,“没想到他们会遇见她……”

    “你认识?知道名字么?”容衍看眼过去,还是觉得这小丫头虽然模样不错,但似乎记忆里没有这么个人啊?而且没理由樊雅认识,他不认识。

    “灵……”樊雅脱口而出,却又戛然而止,她摇摇头,“我不知道她现在叫什么名字,不过我知道她妈妈是谁。”

    “谁?”

    “樊心。”

    容衍一怔,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个答案。

    其实也不怪他不认识,虽然樊雅到现在都不肯说樊心到底跟她说了什么,但所有人都明白樊雅出事肯定跟樊心脱不了关系,在所有人愤怒的几乎撕裂的情绪下,樊心生下一个女儿,她也狡猾,一生下来就带着孩子躲到了卓芊那里,终日不出家门,完全不给他们找她麻烦的机会。

    后来樊雅清醒,没有人知道樊心樊雅之间做了什么交易,最后的结果是樊雅放过了樊心,樊心也搬离了卓芊那里,带着孩子安静度日。

    当事人都不再追究,其他人再有心也只能罢手,一开始一两年或许还有人关注樊心,后来见樊心带着孩子没再闹腾,一个个也就没再在她身上多加关注,所以即使容衍慧眼如炬,也压根没认出录像上的小丫头居然就是樊心的女儿。

    容衍目光一锐,“她又想做什么?”

    樊心的女儿出现在这里,再联系起樊心平日的为人,容衍立刻有些坐不住了,立刻拨了电话出去,“查查樊心最近住在什么地方。”

    樊雅也没太在意容衍的行为,怔怔看着三个小孩手拉手的模样,看着那个小女孩时而崇拜时而期待的看着容隽,心里百感交集,说不出的滋味。

    上辈子,这样三个人手牵手的画面时不时的发生,她没想到这辈子还能遇见。

    上辈子,上辈子她还是叫做灵希的时候,是她一手养大的小女儿。

    虽然灵希受智商限制,对外界反应都很慢,但或许是骨肉至亲的天性,她关注小隽的一切,哪怕是小隽咳嗽两声,她会很紧张的守在一边。而小隽也十分重视灵希,时时为她出头,让所有人都知道灵希虽然是个迟钝儿,也不能随便欺负的。

    没想到,这辈子,他们还能遇见。

    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

    画面戛然而止。

    容衍的属下也已经将信息反馈了回来。

    反馈回来的消息让樊雅微微一愣,又问了一遍,得到确定答复后,有些不可思议的喃喃,“怎么这么巧?”

    “嗯?”

    “保姆说最近小隽他经常上网,我找人还原了硬盘,在他邮箱里找到了一张甜品节的邀请函,时间是今天晚上,地址就在离樊心的家不远的地方。”

    “所以你怀疑他们两个是故意跟那小丫头走的?”

    “我不确定。”樊雅摇摇头,“不过我确定小隽跟苏佐肯定是自愿跟灵……跟她走的。那两个没有这么笨,被人骗了还帮人家数钱。”

    容衍点点头,突然不满的哼了声。

    “所以就算我不拿这东西来给你看,你也能猜出来他们两个去了什么地方?”容衍语气含酸,幽幽扫了眼这些年日渐清瘦却愈发美丽的樊雅,“我是白来了一趟?”

    樊雅笑了笑,站起身,“不算,至少你让我知道那孩子一切都好。”

    即使这辈子没办法再做母女,看着她健健康康的样子,还是不由自主的觉得欣慰。

    “所以?”细长凤眸微微睐起,闪耀着魔魅的诱惑光芒,容衍微微一倾身,俯下身看着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的几乎暧昧,“你觉得你该怎么感谢我?以身相许怎么样?樊雅……我……”

    轻轻一巴掌,拍上那张精致几乎颠倒众生的俊脸。

    “可是我担心孟如歌小姐因为这个追杀我。”

    容衍嘴唇一翘,眸光亮的惊人,“你关注我?”

    他是不是应该觉得欢喜?

    樊雅瞥一眼过去,似笑非笑,“我当然关注你,不然我怎么知道沈晏的近况?”

    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沈晏的消息,只是偶尔从容衍口里知道他一切安好,但为了彼此的安全,还是保持安全距离比较好。

    如果不是当年留在她枕边的木质圣母像,让她确认沈晏确实还活着,她几乎以为容衍所说的沈晏安好是骗她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樊雅对这件事依旧担忧,康天齐的心狠手辣她是见识过的,沈晏在他身边,真的没事么?

    当初高速上的车祸,虽然是一场意外,但如果不是因为奉何华向康天齐通风报信,她也不至于陷入那么危险的境况,再加上有容衍自告奋勇的里应外合,她跟奉何华的交易自然破裂,但或许是因为这个,据容衍说,康天齐对沈晏的看守更加严密,沈晏也让容衍传过消息过来,说他一切都好,让她稍安勿躁。

    这一等,就是三年。

    或许小隽是看出了她对沈晏的惦记,才突发奇想的去找沈晏。

    只是她现在还是没有想明白那种邀请函跟沈晏有什么关系。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63章 整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