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沈晏淡淡一眼过去,语气清淡,却不容置疑,“有什么问题么?”

    关眠打了个寒颤,面前这人已经蛰伏了太久,他差点忘了当年樊雅出事,事后他亲手下令处决了那些导致樊雅遇险的人,甚至包括只有一点关系的局外人,雷霆之怒,手段果断狠厉,后来即使是康天齐出面,也于事无补。

    也正因为此,康天齐对这边的警惕越来越重,如果不是正在进行的双子星项目一时离不开沈晏,恐怕早就动手除了。

    关眠犹豫了下,“现在贸贸然跟老七那边的人接触,我担心康天齐会知道……”

    “就是要让他知道。”沈晏微笑,笑意不及眼底。

    关眠楞了下,旋即醒悟过来,眼神震惊的瞪着沈晏,“您是打算……吸引康天齐的注意力?”

    相比较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沈晏的威胁显然是大的多的,但凡康天齐有点脑子,也会选择将注意力放在沈晏这里。

    关眠看着沈晏平静的神态,脱口而出,“这太危险了!不行!一定有其他办法的!”

    沈晏平静一眼扫过去,眼神冷淡却不容拒绝,“让人进来。”

    “沈先生……”关眠还想再劝,“可是万一那边觉得您跟老七联系,想要利用那两个小孩来威胁您怎么办?到时候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我们拼的是时间。”沈晏冷声,“上次的事言犹在耳,康天齐投鼠忌器,不会那么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沈晏却已经不想再听,“去。”

    关眠咬了咬牙,有心想要抗命,但对沈晏的臣服已经成了惯性,看着沈晏不容抗拒的样子,最终还是木然出门。

    沈晏坐回椅子上,盯着桌上那个明显被火蚀过的难看斑驳的圣母像,好一会,慢慢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那圣母像,动作温柔而眷念。

    “你放心,我不会让小隽有事的。你别担心。”

    ……

    殊不知自己的离家行为搅的天翻地覆的两只小的,还在冷战。

    你不理我。

    我不理你。

    谁先搭理谁谁是小狗!

    容隽本来就只是随口一说,他虽然比苏佐小点,但苏佐同学实在是个不靠谱的存在,所以容隽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有必要管苏佐的,现在没想到苏佐居然因为这个跟他闹上了别扭,摆明也不理他了。从来没试过被冷遇的容隽一方面不知所措,一方面也觉得委屈。

    他说的又没错,为什么错的人还有资格在那里甩脸子给他看!

    容隽心智再成熟,也只是个孩子,被苏佐这么一冷,孩子气立刻上来了,一翻身就爬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前面走。

    叫也不叫苏佐。

    苏佐瞪着容隽的背影,张了张嘴,下意识想要叫住容隽,但一时有点放不下面子,又多少有点心酸。

    他都不叫他。

    谁要跟他一起走啊,他就不相信离了容隽他就找不到爸爸。

    苏佐咬了咬唇,一咕噜爬站起来,就往相反的方向走。

    “哥哥。”

    软软脆脆的声音突然响起,软软的小手也牵住了他的手。

    苏佐一愣,侧头看向拽住他的小女孩。

    嗯,大眼睛,高鼻子,小嘴唇,粉嫩嫩的苹果肌,粉嫩粉嫩的红裙子,看起来似乎有些可爱。他忙着跟容隽冷战,都忘了前面杵着这么个人。

    几乎是是一种本能,苏佐同学立刻对小美女绽开灿烂的笑容。

    听到动静下意识回头看的容隽一看苏佐那个呆样,心里微微发酸,恼哼了声,头也不回的走的更快了。

    “哥哥!哥哥!”身后传来急促的呼唤声,是那个小女孩的甜甜脆脆的声音。

    容隽下意识的,走的更快了。

    然后,他就觉得呼吸一窒,脚步不由自主的一顿。

    胸口好难受。

    直觉告诉他他该吃药了,可是他带出来的药都在苏佐背着的背包里,他这边一点都没有。

    才不要找他!

    容隽抿了抿薄唇,固执的往前走。

    苏佐本来还是很期待的看着这边,一看容隽停了停居然又往前走了,立刻发怒了。

    哥又不是苍蝇贴,一定要跟着你走!

    他哼了声,抓着那小女孩的手就往前走,故意大声说,“走走走,哥带你去买衣服去!”确切的说,是骗。

    小女孩努力不让天生怪力的苏佐把她直接拉走,一边频频回头看向不远处的容隽,眼尖瞟见容隽似乎状态不对,赶紧叫,“哥哥,那边哥哥……那边哥哥……”

    “他走他的阳关道,哥走哥的独木桥!”

    “脸白白……白白的……吓人……”小女孩显然没有容隽跟苏佐流畅的语言能力,一个词一个词艰难的往外蹦,不过她脸上焦急的脸色与语气,还是很好的弥补了她语言上的匮乏。

    苏佐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到底还是有点担心,纠结了下,偷偷的往回一看。

    正好看见容隽身体晃了晃,捂着胸口靠着栏杆喘气,一张俊脸苍白的惊人!

    苏佐惊了!

    小隽发病了!

    连小女孩都顾不上,苏佐拔腿奔向容隽,一边手忙脚乱的拉开背包掏东西,东西洒了一地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跑到容隽跟前,他抓出好不容易摸出来的喷剂,心慌意乱的抓起来就对着容隽的嘴喷。

    容隽微微侧头,偏头让开。

    苏佐登时怒了,“你这时候还甩什么……”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容隽冷冷淡淡的抓过他手里的喷剂,张开嘴,对着喉咙一喷。

    苏佐同学立刻尴尬了,手指扭啊扭,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好像、真的一无是处,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会做。

    “药,红瓶子的那种。”等喷剂稍微缓和了窒息感,容隽冷冷淡淡的看他一眼。

    苏佐‘哦’了声,赶紧翻背包,还好,给他这么一折腾,居然没丢。

    献宝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60章 有点像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