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对于苏佐的嘟囔,容隽只是淡淡扫过去一眼,“担心你闯祸。”

    “担心我闯祸?”苏佐呆呆重复一遍,随即怒了,“我怎么可能会闯祸,我那么聪明!”

    “我在家闷得慌。”容隽换了个说辞。

    “闷是闷了点啦,要我也不准出门,我也会闷的。”苏佐咕哝,突然敏锐抬头,“我怎么觉得你在忽悠我?”

    “那又怎么样?”容隽环胸,睥睨一眼。

    苏佐大张的有很多话要说的嘴,默默闭上。

    呜呜呜,他讨厌小隽!

    苏颜一进休息室,就看着自家儿子一张要哭不哭的丑脸,惊奇的眨眼,“你这是……又被欺负了?”

    苏佐屁股一扭,猴子似的爬上苏颜的怀抱,闷声道,“才没有,女人别多嘴。”

    他跟小隽是男子汉,有矛盾自己会私下解决,才不会丢脸的搬救兵。

    苏颜失笑,无可奈何的看向身后跟着的樊雅,用眼神示意樊雅去套话。

    相比较自家固执的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笨儿子,小隽就聪明体贴多了。

    樊雅失笑,不置可否。

    这两个小男子汉日渐长大,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了。

    苏佐打了个哈欠,搂着苏颜的脖子打瞌睡,苏颜宠溺的托住他的后背,怕他睡到地上去,朝樊雅打了个招呼,转身出门。

    目送苏颜母子离开,樊雅走进游戏室,小隽已经从电脑椅上下来了,苍白的小脸上挂着淡淡的紧张,长眸一动不动盯着她,眼神……像极了容浔。

    心口像是被针扎了下,微微刺痛。

    她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住那点钝痛,微笑走过去牵住他稍显冰凉的小手,容隽有些紧张的辩解,“妈咪,我没有欺负苏佐。”只是进行很理性的沟通。

    “你确定吗?”樊雅微笑将他抱起来,容隽只是扭捏了下,随即依恋的环住她的脖子,将头靠在她的脸上。

    好一会,他才说,“我不确定。”想了想,又补充,“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没有欺负苏佐。”

    苏佐将他排除在这个计划外面,本身就是对他的不尊重。

    所以他对苏佐再过分,应该也是可以的。

    偷偷瞥了眼一言不发的樊雅,原本坚定的决心有些微动摇,他迟疑了下,“或许我该用更好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樊雅替他脱了衣服将他送进暖暖的被窝,看着脸上掩不住紧张的容隽,轻轻笑了笑,“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妈咪只想问你,如果不是苏佐,是其他人,你会怎么办?”

    那他是会真的欺负他的,对苏佐只是稍加惩戒。

    这句话当然只在心里想想,是不能说出口的。

    容隽眸光一闪,“我不知道,妈咪,你知道我常见的只有苏佐。”

    知子莫若母,樊雅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绝对没有容老爷子他们看到的那么白莲花,乖巧的外表下面也有狡猾的一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养成这样的性格,但他骨子里流着容浔的血,或许是遗传?

    “就因为你常见的只有苏佐,苏佐不代表所有人。”樊雅微笑拍了拍他的脸,“苏佐可以不当一回事,不跟你计较,是因为他当你是弟弟,但外人不会像他那么忍耐你,知不知道?”

    容隽若有所思,“妈咪的意思是……”

    “欺负人是个技术活,欺负成功的标准就是让人家抓不到把柄。”樊雅循循善诱,一点也不担心容隽会听不明白,“你讨厌的人可以随便欺负,但我们不能欺负那些因为爱你而忍耐你的人,你欺负的多了,迟早会让他们离开你的。明白吗?”

    容隽沉默一瞬,随即抬头,眼睛亮亮,“我明白了!”

    “既然你明白了,那我能知道你跟苏佐为什么闹别扭吗?”樊雅和颜悦色的问。

    “是因为……”脱口而出的刹那,容隽立刻捂住嘴,漂亮的长眼睛有些不满的看着她,闷闷的道,“妈咪,你欺负我。”

    樊雅噗嗤一笑,无辜的摆手,“我没有。”只是顺势诱导而已。

    容隽不说话了,沉默的用眼神控诉她她就有。

    樊雅失笑,再一次感慨孩子长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了,拍了拍他的头,“不说也无所谓,妈咪相信你会处理的很好。”

    容隽薄薄的小嘴唇一勾,心里全是骄傲,还是妈咪最好。

    他笑眯眯的勾住她的脖子,学着苏佐的样子在樊雅脸上落上大大的一吻,看着樊雅吃惊的样子,脸一红,害羞的缩进被窝宣告,“我睡觉了。”

    樊雅扑哧一笑,隔着被子抱住他,在他脸上同样的位置也落下一吻,“这叫对称。”

    拍了拍裹的严实的蚕宝宝,樊雅抓着换洗衣物走进盥洗室洗澡。

    朦胧的水汽弥漫上来,渐渐迷了眼。

    在所有人前一直都保持着坚强的女人在浴缸里慢慢蜷缩起来,像是一条受创过度的鱼,只能在水里寻求安慰。

    四下里静的出奇,上好的隔音墙隔绝了所有声音,关切的,嘲讽的,愤怒的,所有一切都被隔绝在外面,让她能真正喘息一下。

    她喃喃,“容浔,我今天跟老爷子打了个赌。我知道老爷子是故意用话激我的,可是我必须要赌一赌。”

    “你一直不甘容闳的偏心,其实你不知道,世家子弟才有说不出的苦,他们的未来是被按部就班的规定着的,永远没有办法获得自己真心想要的。我不想让小隽过这样的日子。”

    “我本来是想让小隽姓樊的,可是你不在,就算他姓樊了又怎么样,小隽长大以后依旧必须要接手容氏。这样也好,只要我赌赢了,即使不能算是自由,至少他有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57章 被欺负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