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拒绝的太干脆,干脆的让一辈子鲜少被人拒绝的容老爷子脸色微微变了变。

    苏颜在下面拉她袖子。

    容闳咳了声,出面缓和,“樊雅,容家跟各方面的关系都不错,如果容家出面,总比寰宇孤军奋战的好。你也知道寰宇的主业是基金投资,这个主业并不受政府的喜欢。”

    “我明白。”樊雅淡淡笑了笑,“但我还是想试一试,如果容浔在这里,我相信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容闳脸色变了变,不说话了。

    寰宇集团是容浔一手创立的,即使寰宇集团有再大的困境,他也从来没有向容氏索求过任何帮助,以他的骄傲,他是绝对不会想让寰宇与容氏扯上任何关系的。

    如果如今面临同样选择的是左岸,樊雅或许会借助容家的力量,但寰宇,不可以。

    容老爷子哼了声,微微动怒,“如果他在,你以为我会说出这样的话吗?”

    话里话外,就是在说樊雅能力不如容浔了。

    “爸!”容闳急忙阻止,这话太伤人。

    容老爷子哼了声,即使多少有些懊恼,但固执了一辈子,怎么可能跟一个小辈道歉。

    樊雅不以为意,平静的说,“就算我不如容浔,我也会尽量试一试的。”

    “如果你做不到呢?”容老爷子恼声,“就这么把寰宇玩垮?”

    樊雅眸光一锐,“我是他的妻子,就算我把寰宇玩垮了,也只有他有资格指责我。”

    容老爷子怒极,猛地拍桌,“你这什么态度!”

    “不好意思,家教如此。”

    苏颜跟容闳都呆了呆,没想到情况会演变成现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样子,他们刚才是错过了什么了么?虽然满心疑问,两人还是赶紧充当救火队员,一个拉这个,一个劝那个。

    容老爷子哼了声,“那你敢不敢跟我打赌?”

    樊雅冷淡抬眼,“您说。”

    “如果你没办法获得星罗城项目,寰宇就必要归入容氏。”

    苏颜大吃一惊,“伯父!”

    寰宇是容浔亲手创立的公司,樊雅怎么可能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想着樊雅拒绝后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她下意识拦在樊雅面前。

    相比较苏颜的惊讶,容闳却一怔,看了眼容老爷子,若有所思。

    “可以。”

    一直沉默的樊雅突然开口。

    容老爷子都一怔,苏颜跟容闳更不用说,吃惊瞪着樊雅。

    苏颜忙拉她,“哎,樊雅……”

    “但我也有一个条件。”樊雅冷淡看向容老爷子,“如果我能取得星罗城项目,你不能强迫小隽接手容氏,他有权利选择自己未来的方向。”

    苏颜一愣,霍然明白樊雅的想法了。

    “不行!”容老爷子脸色骤变,断然拒绝,“他姓容,骨子里流着我们容家的血!”

    “我本来是想着他姓樊的,容浔也答应过,我现在完全可以去替他改姓。”

    “你敢!”

    “你觉得我不敢么?”樊雅冷冷看过去一眼,“如果你接受不了,寰宇合并容氏这种话就别再说了,这个赌约,我不会答应。”

    容老爷子神色莫测,一瞬不动的盯着樊雅,显然被她的要挟气的不轻。

    他确实是存心发火的,也想过樊雅会不答应这个赌约,但他没想到樊雅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他本来是想着,寰宇并入容氏,樊雅绝对不会不理寰宇,自然而然的进入容氏工作。这两年他冷眼旁观,惊异发现樊雅居然也有不逊于容浔的绝高商业天赋,虽然或许还有些不足,但只要稍加磨炼,担起容氏的胆子也不是不可能。等以后小隽长大了,他也能顺理成章的接手容氏。

    但现在樊雅提出这么个条件,反而让他难办了。

    万一樊雅真的赢了,那他们容家唯一的继承人,不也是飞了?

    樊雅站起身,“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容老爷子瞪着毫不迟疑转身离开的樊雅,咬了咬牙,霍然拍桌,“站住!”

    樊雅站住了,漠然回头。

    “我答应你。”他就不信,小小的寰宇能从那么多人手里抢下星罗城项目。

    “苏颜……”樊雅看向苏颜。

    不等樊雅说完,苏颜立刻挥了挥手机,微笑,“我已经跟白思翰说过了,他马上就把合同传过来。一式两份,签字算数。”

    容老爷子瞪了眼苏颜,脸色十分难看,“我容迩还会说话不算数?还要合同!”

    “伯父,在商言商,你该知道合同是最有法律效力的事了。”苏颜毫不在意容老爷子的冷眼,拥住樊雅的肩膀,“走,我们出去散散步,等合同传过来,我会送到伯父办公室的。”

    樊雅心里一暖,朝苏颜笑了笑,苏颜回以一笑,眼角余光一扫,突然凝在某处,危险睐眼。

    半掩着的餐厅门立刻砰一声关上。

    偷听的苏佐喘着气逃回游戏室,抚胸顺气,“我妈眼神真的是越来越锐了,我藏的那么严实她都能看得见。”

    小隽随手将牛奶送过去,“都让你别去偷听了。”

    “幸亏我去偷听了好不好。”苏佐咕噜噜的喝完牛奶,白嫩可爱的小脸上立刻多了一圈白胡子,他也不在意,兴致勃勃的将听来的话鹦鹉学舌似的学了一遍,语气什么的居然学的惟妙惟肖,然后巴巴看向容隽,“都是什么意思?”

    他虽然不太懂,但容隽是肯定懂的!

    小隽是天才!

    容隽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他的长相承袭了容浔与樊雅所有的优点,虽然不像苏佐那样精致过头,但更符合一个男孩子该有的长相,细致又不失男孩子该有的英气,如果不是他脸色稍显苍白,跟苏佐站在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56章 被要挟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