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搂着儿子软软小小的身体,轻轻嗅着他身上夹杂着药气的奶香,忙碌了一天的疲惫都似乎瞬间烟消云散了,连心里那越来越大的空洞感,都稍微止了止。

    “今天觉得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么?”她柔声问。

    “上午咳嗽了两声,风姨有过来,她说没什么事,连药都没有开。”小隽乖乖回答,搂住樊雅轻轻嗅了嗅,淡淡的香气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这是属于妈咪的味道。

    想起苏佐的怨念,小隽孩子气的勾唇,他的妈咪是全天下最好的妈咪。

    樊雅立刻在日程表上添上联系风挽阑一栏。

    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在一边照顾两个小少爷的佣人,樊雅毫不吃力的抱起小隽,为那依旧过轻的重量微微皱眉,下意识的,将小隽搂的更紧了些。

    “妈咪,我想下来自己走。”小隽趴在她耳边低声恳求,樊雅下意识看了眼距离主宅还挺长的一段距离,蹙了蹙眉,却也没说什么,将他放了下来,柔声叮嘱,“如果走不动,就告诉我。”

    虽然再舍不得,她还是坚持要让孩子有属于自己的意志,而且她也很相信小隽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小隽乖巧点头,“我明白的。”

    话音未落,那边已经奋力挣脱苏颜魔掌的苏佐大踏步冲过来,在小隽身边紧急刹车,爪子十分不客气的小隽的手,“哥牵着你!”

    小隽默默的,坚定的抽回自己的手,“不要。”

    在妈咪面前还手牵手,太孩子气了。

    苏佐表情一垮,“为什么不要?她们都很喜欢我牵她们的手的!”他倒退着走,执拗的想说服明显比他更执拗的小隽,“你看那么远,万一你摔了怎么办,这样樊姨会伤心的,我说不定也会挨揍,我妈会怪我没照顾好你。”

    “我是男孩子,不需要你照顾。”

    “我是哥,你是弟弟,哥哥照顾弟弟很正常的啊。”

    小隽瞥眼过去,眸光淡淡,“你还是走好自己的路再说吧。”

    “哥八个月就会走路,哥是天才,而且从来没摔过……啊……”

    ‘天才’左脚绊着右脚,啪叽一声,摔了。

    苏颜不忍卒赌的撇开脸,真心不想承认这么个没大脑的娃是自己难产生出来的,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把他塞回肚子回炉重组!

    一定是基因问题!

    小隽扑哧一笑,弯下腰伸手拉住摔的哀哀叫痛的苏佐,“别演了,快点起来了。”

    刚才还捂着屁股装模作样惨叫的苏佐一跃而起,满意牵着小隽的手,得意洋洋的拉着他就往前面冲,不过还好他还是有点分寸的,速度保持在小隽身体能承受的范围内。

    苏颜才想教训苏佐,就被樊雅微笑阻止,“让他们去吧,幸亏有苏佐,不然小隽会很无聊的。”

    “这个我是知道的,可是……”苏颜揉了揉太阳穴,“那孩子行动力太惊人,做事不过大脑,我是真的怕他给我闯出什么祸出来。”

    樊雅失笑,“他才这么大点,能闯出什么祸,放心吧,再不行,还有小隽看着呢。”

    “小隽是聪明,但再聪明也抵不过蛮牛。”苏颜无可奈何,挥挥手,“算了,不想了,想的我头疼。”

    樊雅微笑看她一眼,目光又重新锁在前方小小的人影上,不敢稍离。

    加了苏颜母子,多了个话唠的苏佐,再加上回来述职的容闳,一贯冷清的容家总算显得热闹了些。

    这三年,奉何华一直住在奉家,自从奉氏董事长自愿认罪入狱,她已经接手了奉氏企业,并且隐隐有跟容氏樊氏对抗的意思在里面。她跟容闳的婚姻也是名存实亡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容闳一直都没有提出办理离婚手续,奉何华也没提,两个人就这么古怪的僵持着了。

    因为高家上诉的及时,奉何华自顾不暇能力不足无法援救,而容家也居然没再出手,原本在两年多前就该放出来的容沣重新进入服刑阶段,故意杀人罪与妨碍司法公正等等几项罪名同时累加,一下子被判了十八年,等容沣出狱,也已垂垂老矣。

    容恬一直没有回国,最近送来的消息说她常常进修道院,也不知道是不是想通了想为自己的过错而忏悔。听说孟家少东家孟之野也已经订了婚,那段单方面痴恋的恋情似乎也已经告一段落了。

    连连经受打击,本来就不是很坚强的容闳一下子萎靡了不少,整个人都仿佛老了十岁,虽然容老爷子让他回来接手容氏,但他还是坚持留在日本,只在述职时回国内,一年在国内待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月。

    相比较萎靡不振的容闳,容老爷子倒是老而弥坚,容浔失踪,奉何华母子出事,他都表现的很淡定,到底是在商海沉浮多年的老人,比寻常人抗打击能力更强些。

    所以即使餐桌上气氛并不是很好,他还是很有精神的问着小隽跟苏佐今天学习的东西。

    小隽话并不多,或许是身体的原因,又可能是延续了父母都算不上热情的性子,性格也偏于安静,虽然按照苏颜的说法小隽话少是纯粹被话唠的苏佐给逼出来的。

    但容老爷子不在乎。

    他那个长孙身体很不好,到现在都没有结婚,容沣出狱也得十几年后了,谁知道到时候还能不能继续有子嗣,容浔又失踪,所以小隽是容家目前唯一的继承人,或许也有可能是永远的唯一继承人了,哪怕小隽性格多糟糕多纨绔,他也会当做宝贝似的捧在掌心,更何况小隽虽然身体弱点,话少了点,但教养的十分好,乖巧聪颖,小小年纪就已展现了王者风范,这怎么能不让容老爷子疼到骨子里。

    小隽有礼貌的回答了容老爷子的回答,看了眼容老爷子面前已经半冷的汤,“太爷爷,汤冷了,让人帮你换一碗吧?”

    容老爷子一愣,老脸上立刻乐开了花,“好好好,听小隽的,换汤换汤。”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55章 被拒绝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