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一边开车一边用风挽阑留在车上的手机拨打樊以航的电话,电话长久无人接听,也不知道樊以航去了哪里。

    她咬了咬唇,不死心的继续拨着电话,绵长的嘟嘟声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耐心,“哥……接电话啊……”

    事与愿违,在她第三次拨打时,手机已经显示关机。

    她咬了咬牙,转而拨着樊以航别墅的固定电话,今天是工作日,按照常理,樊以航应该是住在靠近公司的独栋别墅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连四次,电话里传来的依旧是甜美的电话答录应答声。

    这么久没人接听,除非是樊以航故意不接,只有一个解释,他不在别墅里。樊雅也不敢在答录机里留言,咬了咬牙,转而拨打另外一个熟悉的号码。

    这次很快就接听了。

    “您好,请问您是……”杨姐的声音放的十分低,似乎旁边有吵闹的喧嚣声。

    樊雅顾不得思索,急急的道,“杨姐,是我,樊雅!”

    “小雅?”杨姐声音惊喜扬高,随即又压了下去,似乎是强行克制,“你怎么想起来……”

    “我哥在不在家?”

    杨姐一愣,声音里隐约染上些复杂,“以航?他不在家。”

    樊雅呼吸一窒,“那你知不知道他在哪?”

    杨姐迟疑了下,声音压的更低,“小雅,你找以航有急事么?如果没有的话,你还是改天再找他吧,我估计他今天可能不会想见你。”

    “为什么?”樊雅呆了呆,蓦然了悟,“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妈是不是出事了?”

    “没有没有,你别担心,家里都很好,就是……就是……就是你哥跟你妈有点意见不统一,不过你放心很快就没事了。”杨姐忙道,“你也知道你哥跟你妈脾气都不是很好。”

    樊雅如坠冰窟,全身泛冷,手上不由自主的一滑,车危险的滑了s弧线。她一个激灵回过神,赶紧握住方向盘,眼角余光无意识的看了眼后视镜,讶然发现自己后面不知何时多了两辆车。

    她也没多想,这时电话里传来杨姐着急的呼唤,“小雅,你没事吧?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没事,刚才手有些滑。”樊雅咬了咬牙,“杨姐,你能不能待会给我开门,我待会会直接回家。”

    既然找不到哥,干脆直接找妈妈,总比她跟无头苍蝇似的在外面乱撞来的好吧。

    “什么?”杨姐愣住,下意识看向身后那一团混乱,“不行!”

    这个时候回来不是添乱么!

    樊雅一惊,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为什么不行?”

    杨姐支支吾吾,“那个……夫人都已经睡了,夫人刚跟你哥吵了一架,气的不轻。”说到最后已经渐渐有了底气,她理直气壮的道,“你脾气比你哥还厉害,万一把夫人气出什么好歹,看你们兄妹俩该怎么办!”

    “杨姐,我保证,我不会跟妈妈顶嘴的,我真的是有重要的事要说!”樊雅哀求。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乖点,等你妈气消点你再过来,她年纪也不小了,你也得体谅她是不是。”

    “杨姐,我真的有重要的事……”

    啪嗒一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樊雅不可置信的盯着手上被挂断的电话,脑袋一阵木然,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再拨过去,家里电话已经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到最后,竟然是无法通讯了,显然那边是直接拔了电话线。

    黑夜浓黑如墨,似乎一点光影都透不进来,前方的路被遮的严严实实,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她在哪里?

    她又该去哪里?

    她茫然瞪着前面,下意识握紧手机,滚烫的手机几乎要炙了她的掌心。

    她突然很想哭。

    重生以来,她第一次觉得这么绝望。

    她深吸了口气,尽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颤抖着手打开手机,输入容浔的号码。

    他说过,他会在她身边的。

    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有些艰难的按下拨通键。

    屏幕倏地跳转。

    樊雅一眼看去,身体骤然发冷。

    那个属于容浔的私人手机号码,在风挽阑的手机里居然也是有存录的,她在联系人那一行,存录的只有两个字。

    老公。

    这是风挽阑的手机,她设置的联系人,她不会想到她会开她的车,应该也没想到她会用她的手机。

    她自己的丈夫,却成了别的女人手机里的老公。

    在她失神间,手机居然被很快接通了,熟悉的声音在寒夜里显得异常冷硬,仿佛是锤子,一点一点的凿着她的心。

    “挽阑,你见到了樊雅没有?我们的事,你有没有告诉她?”

    原来,风挽阑来容家,是容浔的授意。

    只是为了向她说一件很要紧的事。

    多么要紧的事,他不敢亲自对她讲,反而让一个外人来告诉她?

    他们不是夫妻么?

    什么时候,他跟别的女人,也成了我们?

    虽然理智告诉她,她不该这么胡思乱想,但今天一天累积的压力让她根本力量再控制自己的思绪,所有好的,坏的,糟糕的,甚至不合逻辑的念头全部涌进脑里,充斥她本来就木然的大脑发胀,胀的她不由自主的疼痛,根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边长久得不到她的回应,容浔声音开始急迫,“风挽阑,你说话!樊雅她是个坚强的人,为了孩子她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

    “我不坚强。”

    轻轻柔柔的女音突然响起,隐约带着点哽咽的声音。

    电话那边一顿,似乎是不可置信,“樊雅?”

    樊雅恍若没听见,继续说,“樊心要杀我跟小隽,我坚强,我找不到我哥,我坚强,妈咪不肯见我,我坚强,甚至,我看见你成为别人手机里的老公,我还是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可是容浔,我真的一点不想这样下去……我真的撑不住了。”

    她勉强笑了笑,将眼泪尽量压回去,即使这样,带着哽咽的声音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容浔,我一点也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52章 我不坚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