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胡闹!”容闳勃然大怒,“这是什么话!给我请出去!”

    “等下。”奉何华扫一眼樊雅,唇角勾起一抹淡淡冷笑,安抚丈夫,“她既然能进阳明山,外面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反而会坏事。”

    “那怎么办?难道真的让她登堂入室,那这样我们容家的脸才真的丢光了!”容闳气的原地转了一圈,瞥见容浔的空位,才陡然想起来始作俑者居然不在,迭声呼喝,“容浔呢?打电话让他给我赶紧回来!他捅出来的篓子,给我好好收拾了!”

    “让她进来。”

    “请她进来。”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前者苍老后者清脆。

    容老爷子看了眼面色只是微微苍白但依旧保持冷静的樊雅,犀利眸里含上一点诧异与欣赏。

    说句实话,他对樊雅印象一直都寻常,当初同意容樊两家联姻,也只是看中了樊家的资源,后来虽然结婚后她行事低调,但没多久又带着容家子嗣玩失踪,这么不顾大局的行为,让容老爷子对她的印象更加糟糕,现在看起来,倒也有几分她妈妈樊文希的大家风范。

    至少她稳的住。

    一个当家家主,一个当事人,这两个人都发话了,其余人自然也无话可说。

    奉何华讥诮扫了眼樊雅,冷冷笑了笑,“还在等什么,还不请人进来。”

    管家呆了呆,立刻走了出去,一会功夫,面色稍有些憔悴的樊心扶着腰慢慢走进容家,她的肚子比樊雅还大一些,只是也许是怀孕的关系,又或许是这段时间经历的实在是太多,她的脸色并不很好,孕后期的浮肿更加她摧残的有些可怜。

    所以她一进来,容老爷子瞥了眼她隆起的腹部,冰冷的目光微微回暖,再怎么不喜欢樊心,她肚子里的毕竟也是容家的骨血。

    “坐吧。”

    “多谢老爷子。”樊心温婉一笑,笑容柔柔怯怯的,倒让人觉得她不那么憔悴了。她很乖巧的跟着佣人在沙发上坐下,那个位置是为了方便所有人都看见她,甚至有些类似于三堂会审的样子,她却一点怨言都没有,仿佛自己就该坐在那里。

    如果樊心骄纵狂妄些,倒好对付,她现在这样小媳妇一样的受虐温驯样,倒让容家人有些难办,仿佛一拳蓄力已久,面前却是棉花,让人不知道该不该打过去。

    樊雅冷眼旁观,神色淡淡。

    装可怜扮柔弱本来就是樊心的特长,看了十一年,她已经看腻味了。

    容闳咳了声,看了眼妻子。

    奉何华本来是懒得插手,但丈夫这么看过来,她也不好不管。扫了眼一语不发的樊雅,奉何华转而看向樊心,眼神微微遗憾,如果当初不是樊家横插一脚,容浔娶的绝对是同样是私生子的樊心,今天局面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原则,奉何华对樊心的态度简直称得上和颜悦色,“樊小姐,你的来意我们已经知道了,但你也知道,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只有向前看。”

    樊心眼眶微红,怯怯的看了眼樊雅,微微咬唇,苍白的唇角咬出一道血痕,楚楚可怜。

    “我明白的,我从来没想过跟樊雅争,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妹妹。”

    樊雅唇角微勾,目光冰冷而嘲讽。

    不争?

    不争是因为争不过,如果能争的过,她们两个人的位置恐怕早就换了。

    樊雅还没来得及开口,身后突然响起苏颜的声音,“那你今天为什么来?串亲戚么?”

    樊雅心里滑过一阵暖流,看了眼在她身边坐下的苏颜,低声问,“怎么出来了?我这里没事的,去休息吧。”

    苏颜冲她笑了笑,“今儿不知怎么回事就是睡不着,起来一看才知道外面在唱戏,怪不得吵得我头疼。”

    苏颜的声音不高,却也不算低,足够让在场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几个定力小的佣人不由自主抿唇偷笑。

    樊心的脸色瞬间白了,眼眶却已经红了,泪珠在眼眶里转了转,显然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容闳最见不得女人落泪,哪怕眼前这个女人岁数跟他女儿差不多大,立刻瞪了眼苏颜,“小颜,不准胡说。”

    苏颜不在意的耸耸肩,她说的本来就是实话。

    容老爷子突然开口,“小颜说的哪里有错,这不就是出戏么,还是场闹剧。”

    这句话一出,明显是在偏帮苏颜了,容闳悻悻闭嘴。

    容老爷子冷淡看向楚楚可怜的樊心,眼皮微掀,眸光犀利。

    如果他一开始还对樊心有点好感,那好感也是建立在她肚里孩子的基础上的,现在冷眼旁观这么久,那点微末好感也被樊心矫揉造作的表演全部抹杀了。

    “樊心?”

    樊心既然敢来,早就摸清楚容家上下所有人的地位与癖好,更知道容老爷子在容家近乎一言堂的地位,不敢怠慢,立刻柔柔弱弱的应了声是。

    “既然你还念着姐妹的情意,你就该知道你今天不应该来,容浔跟你那些瓜葛我们不打算插手,但既然樊雅是我们容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她的地位就不容动摇。”容老爷子直接开门见山,也不容樊心分辩,“管家说你想樊雅照顾你生产,别说她现在也有孕,就算她没有身孕,她也是我们容家的二少夫人,就算她愿意,我们容家也不愿意,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人帮你找最好的人照顾你,金钱方面,你不用担心。”

    容老爷子一席话说的冠冕堂皇,又句句紧扣容家,完全把樊雅摘了出去,很明显,是在偏帮樊雅。

    但他一说完,满屋子却都静了静,所有人眼底都转瞬着复杂光芒。

    奉何华捏紧衣角,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48章 姐妹情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