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浔回到家时樊雅已经睡了,他轻轻上床,本来睡的安稳的女人却突然动了动,睁开眼睛看着他。

    他一愣,随即笑了笑,“吵醒你了?”

    “没有,只是睡不着。”樊雅往他怀里缩了缩,她发现她现在越来越依恋他的怀抱,总觉得他的怀抱是全天下最温暖的地方。

    “那就跟我聊聊天,待会再睡。”容浔顺势将她搂坐了起来,手探进被子里慢慢替她揉着腿,最近月份越大,她身体浮肿的就更厉害,她虽然不说,但她的辛苦他是看在眼底疼在心里。

    樊雅舒服的叹了口气。

    容浔微微愧疚,“等忙完了这阵子我就陪你好好休息一阵子,看你最近脸色都不是很好。”

    “今天沈拓来找我了。”

    容浔的手一顿,暗海似的眸里浮出些情绪,又在瞬间掩去,“他找你做什么?”

    “他发现沈晏妈妈的坟墓被人扫过,他怀疑沈晏还活着。”樊雅看他,“他也看到了那辆银色的车,天逸事务所那边已经有了消息,查出那辆车是康天齐的。”

    “跟我们的揣测一样。”容浔神色平静。

    樊雅点点头,却发现容浔的脸色平静的近乎诡异,微微皱眉,“有什么不对吗?”

    “我只是觉得太凑巧了。”

    “凑巧?”樊雅诧异抬头,“什么意思?”

    “我们才开始查那辆车,那辆车就出现在墓园里,你不觉得太凑巧了么?”

    樊雅解释,“今天是沈妈妈的祭日。”

    “那他更应该知道沈拓会去那里,以我对康天齐的了解,他不是那么不谨慎的人。”

    “或许是沈晏故意领着他去的,就想让我们顺藤摸瓜找到他的下落。”樊雅立刻说。

    容浔摇摇头,目光深沉,“康天齐不会那么蠢,能让沈晏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的。”

    樊雅一怔,不由自主的微微动怒,爬坐起来正色看入容浔眼底,才发现他的神色十分淡漠,似乎一点不为得到沈晏的行踪而兴奋。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滑过奉何华说的话,男人的嫉妒心,有时候比女人更可怕。

    她定了定神,努力想将自己的情绪压抑下去,但很可惜的,她现在所有心思都在沈晏还活着的事上,已经没办法好好掩饰不悦,“容浔,你的意思说,是沈晏跟康天齐合作,设下一个陷阱给我们钻?”说到最后,不可避免的带上了几分尖锐的讽刺。

    容浔看她一眼,眼底一瞬而过的复杂,“你现在需要的冷静,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越到这个时候,我们要看的东西就要更多。”他披着衣服起身,“我不想跟你吵架,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先休息吧。”

    樊雅瞠目看着头也不回离开的容浔,简直不可置信。

    这种情况下,他就这么把她甩到了一边,直接闪人了?

    她看着他的背影,咬了咬唇,骄傲与怒气让她没办法追上去再继续说,而且容浔说的没错,话不投机半句多,她现在情绪不稳,现在就算追上去,也肯定是会吵架的。

    她懊恼的拍了枕头一记,翻身睡觉。

    一觉醒来,樊雅心底怒气已经消了大半,不管怎么说容浔只是提醒她,说的也是好意,她确实是想太多了。

    但等她起床去找容浔,才从管家口里得知他五点不到就出门了,似乎是公司有要紧的事要处理。樊雅心神不宁的坐在餐桌前,总觉得缺了什么,看着厨佣端上容浔喝的小米粥时才恍然想起,这段时间就算他再忙,他都会陪着她吃完早餐的。

    看着身边空空的位子,樊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算是冷战么?

    上辈子她是尝惯了冷战的滋味,或者说习惯了被容浔冷淡,但这辈子自从容浔发现他爱她,不管她是什么态度,总是被他好言好语的捧在掌心,这样的冷遇,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

    食不甘味的吃完早餐,联系了下沈拓让他去想康天齐会对什么中意,既然是柯家的东西,还是他去找比较符合经济成本。

    挨到中午,容浔依旧没有回来,甚至连电话都没来一个。

    平常这个时候,最起码三四个电话回来了。

    她心浮气躁的捧着肚子在宅子里绕圈,越绕越觉得烦躁的,又不想回房间对着那张资产过度书头疼,干脆捧着肚子绕去找苏颜。

    苏颜难产伤了身体,整个人都恹恹的打不起精神,即使有容家千方百计的找来各地名医,调理了这么多天,脸色已经苍白难看,瘦削的脸颊上没有一点血色。

    心不在焉的陪着苏颜坐了会,还是苏颜看不下去,“你要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就去找他啊,杵在我这里干什么?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

    樊雅回过神,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如果是以前,她或许会直接去找容浔,但奉何华要的是容氏股份,她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对容浔开口。

    如果他拒绝了怎么办?

    樊雅发现自己担心的竟然不是容浔拒绝后她该怎么办,而是更在意容浔的态度,如果他真的拒绝……

    她有些不敢想自己该如何接受那样凉薄的容浔,虽然理智告诉她,容浔完全是有拒绝这个条件的充分借口,那毕竟是16%的容氏股份,而且那也不仅代表着巨大的利益,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代表了容家对卓芊母子的补偿与承认。

    苏颜见她又开始发呆,看不顺眼,干脆翻身躺下,只露出一张削瘦的脸在外面,“要发呆出去发呆,别在这里让我看的碍眼。”

    “苏颜,你最近脾气见长。”樊雅瞅一眼过去,中肯评论。

    苏颜翻了个白眼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42章 夫妻冷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