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不等所有内容放完,樊雅啪的一声轻轻关上了播录机。

    一阵死寂之后,“你想要什么?”

    樊雅望着面色只是微微苍白,神色上看不出什么惊恐情绪的奉何华,忍不住佩服,撇开她们两人对立的立场而言,在这样情况下还能保持镇定,至少是表面上的镇定,奉何华就比容恬强上太多,她甚至都没问这录音是怎么来的。

    有些事情,对于聪明人来说,是问都不需要问的。

    樊雅能将这种东西放到她面前,而不是直接送到外面,就证明她是有所求。

    奉何华掩住心底愤恨,冷漠的光芒直接射向樊雅。

    樊雅没说话,只是将早就准备好的照片递出来,奉何华瞥眼过去,发现是一张银色的车,只是似乎有些……眼熟?

    “这辆车是登记在一个叫做康天齐的人名下,我要找的人就在他的手上,我要你帮我救他出来。”樊雅淡淡一眼过去,“我知道你跟康天齐关系不错。”

    奉何华一怔之后随即冷笑,“就算我认识他,你以为我能从他手上救到人?你应该很清楚康天齐是什么样的人,说到底我只是个女人,你也太高看我了吧。”

    “如果你手上一点康天齐的把柄都没有,你真的能跟他相交这么久?”樊雅淡淡一笑,心机深沉的人,做什么事都会为自己留点后路,这点也就是容恬与奉何华最大的区别。

    樊雅直接将沈晏的照片放在了桌上,“我相信你能做到。”

    奉何华望了眼照片,突然轻轻勾唇,“原来是他。如果容浔知道你费尽心思找的是他,不知道是什么想法?男人的嫉妒心,有时候比女人更可怕。”

    樊雅心口一动,像是什么东西被奉何华的话触到,晃起一阵涟漪,但随即就消失不见。

    容浔不是那样的人。

    “我跟容浔的事不劳费心。”樊雅漠然低道,“你只要帮我救出人就可以了。”

    “如果你说的是他的话,我做不到。”

    樊雅一怔,心脏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起来,急切的几乎要跳出喉咙!

    奉何华这么说,就代表她真的知道沈晏在康天齐手上?

    那就代表着,沈晏真的没事?

    她虽然坚持认为沈晏不可能出事,甚至揣测沈晏的失踪跟康天齐脱不了关系,但其实心底深处不是不存着一点侥幸的。奉何华这句话无疑是证明了她所有的怀疑。

    因为沈晏失踪的事总是悬着的心稳稳落下一半。

    只要确认他人在哪里,什么都可以解决。

    樊雅定了定神,“我不接受这样的理由。”

    奉何华轻笑了声,嘲道,“你不接受也没办法,他手里有康天齐要的重要东西,康天齐看眼珠子似的看着他,这样的一个人,你觉得我能从康天齐手上要到人?”

    樊雅微微皱眉,沈晏不就是一个大学教授么,跟帮派什么时候扯上了关系?

    “康天齐想从他手里找到什么?”

    奉何华冷笑,“你觉得我会清楚?”

    樊雅一窒,她太激动了,确实忘了奉何华虽然跟康天齐关系不错,甚至称得上互帮互助,但本质上两个人仍然属于不同的立场,奉何华知道沈晏在他手上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了,怎么可能知道康天齐要的是什么。

    奉何华睨一眼过去,“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现在大可不必费心找他,他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沈晏,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

    樊雅霍然一惊,“你什么意思?”

    “他在泥石流里埋了太久,呼吸功能受到了影响,脸被石头严重刮伤,眼睛也出了点问题,就是个半瞎子,似乎腿脚也不怎么灵便了,”奉何华神色嘲讽,“这样一个人,你确定你还要找他?”

    樊雅心口一紧,心脏微微绞痛,脸色不由自主的微微发白。

    她猜测过沈晏失踪了这么久,肯定是受了些磨难,但她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指甲刺入掌心,尖锐的痛感席卷全身,她一个激灵,定了定神,看向奉何华,“你连他的近况都知道,看来你也是刻意打听过他的,还真是没想到啊。”

    奉何华知道的太详细,详细的让人不由不心惊。

    “他是沈拓同父异母的兄弟。”奉何华言简意赅。

    樊雅哑口无言,如果从这方面来说,奉何华确实有关注沈晏的理由,奉何华恨透了沈拓,借着沈晏来打击沈拓这种事情,她不是做不出。

    关心则乱。

    樊雅不得不承认,虽然她手上有足够让奉何华胆寒的证据,但就像之前估计的那样,容恬知道的东西实在是太少,根本没有一击即中的证据,奉何华经历风雨这么多年,那些东西顶多给她造成一些麻烦,却不会伤其根本,所有奉何华有资格拿乔。

    可是沈晏她是必须要救的!

    这样一算,两个人至多只能算是平手,从细处追究,她其实是输了一筹。

    “你还想要什么?”

    奉何华已经恢复了从容,温柔脸上甚至带上了一点淡淡的笑意,似乎是一点不奇怪樊雅会说出这样的话。

    “康天齐关着他,是想从他手里找到一样东西,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知道那东西跟柯家有关,你跟沈拓关系不是很好么,你们可以自己去想。”奉何华顿了顿,“只有找到那件东西,康天齐才没有继续关着他的理由,这是一。”

    樊雅默然。

    “第二,我要高家撤诉。”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41章 危险交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