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浔摇摇头,眉眼间有些不以为意,“她没你想象中的脆弱,”淡淡不屑道,“樊心很会欲进还退,她会将自己摆在一个最安全的位置,你不用替她担心。”

    樊雅一愣,抬眼看过去。

    “我跟她认识的很早,那时候她也就……”容浔声音一顿,眉头微拢。

    他有既定的印象,脑海里却似乎没有相应的记忆来佐证。

    这对他而言,实在是个稀罕的事。

    樊雅敏锐抬头,“怎么了?”

    容浔敛下心底惊疑,笑了笑,搂住她,“你不需要替她担心,如果她真的坚持走那一步,也是她自己的选择,与人无关。”

    樊雅不得不承认容浔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突然想起一件事,她赶紧拿出手机调出刚才拨过来的号码,再按过去,果不其然依旧是关机。迎向容浔目光,她将手机递过去,“你来之前,我曾经接到一个电话,但不知道是谁。”

    容浔看了手机一眼,蓦然了悟,“你怀疑是沈晏?”

    “我不知道。”樊雅苦笑,纵然心里真的这么期待,她也不敢抱着太大幻想。

    容浔看了眼号码,立刻联系天逸事务所,很快那边就送来的回复,这是一张太空卡,根本查询不到购买者是谁,黑入通讯公司后也发现这个号码只拨给过樊雅,不过按照大概地址来看,倒是在樊心住的小区附近。

    容浔眸光一动,报了个车牌让人去查,转身朝疑惑的樊雅解释,“这是停在小区外面的一辆车的车牌。”

    樊雅眼睛倏地一亮,脸上掩不住的兴奋狂喜,“你怀疑沈晏跟那辆车有关?”

    “只是怀疑。”容浔深深看她一眼,目光里藏着些复杂情绪,那情绪稍纵即逝,快的连樊雅都没捕捉到。

    “容浔?”男人冷沉的声音里蕴着冰锋,尖锐无比,“这件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樊心拼命摇头,脸上全是惶恐,“没……没什么关系,我刚才说错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哗啦!

    桌边的杯子被扫下,发出哐当一声脆响,破碎的玻璃片飞散,划破了凝滞的空气!

    “说!”

    “我不知道!”樊心尖叫,“我刚才是口误,我随口乱说的!”话音未落,冰冷锐利的刀片已经抵上了她的颈动脉,黑暗中刺溜一点寒光。

    “啊!”

    “当年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男人声音陡然平静下来,连刚才的冰锋都消失无形,清清淡淡的,却让人觉得彻骨冰寒,“我不会要你的命,但我绝对能让你生不如死,当年你做的那些事,如果公布于众,你觉得,你还能好好活着么?”

    樊心惊惧的脸色发白,瞪着抵着她脖子的刀片,失声抽噎,“不要……不要……这件事跟他没关系的,真的……你相信我……”

    “容浔刚才就在楼下。”

    樊心怔了怔,苍白脸上绽放出狂喜光芒,连抵在脖子上的刀片都不在乎了,惊喜尖叫,“他来了?我就知道他心里是有我的!我就知道!”

    “可他来不是为你。”男人残忍打破樊心的痴念,“他来是为了阻止樊雅见你,因为他担心你伤害她,何心儿,你心心念念保护的男人离你这么近,却连上来看看你都不肯。”

    樊心如遭电击,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歇斯底里的朝着男人尖叫,“你胡说!你胡说!他心里是有我的!他说过他会娶我的!他根本不爱樊雅!”

    “他根本不爱你,从头至尾,他爱的就不是你。”

    “不对!”

    “他如果爱你为什么对你的视而不见,他如果爱你为什么只陪在她的身边,他如果爱你,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哭。”男人冷笑,睥睨而怜悯,“这样一个男人,他值得你为他保守秘密么?”

    樊心踉跄了下,软软跪倒在地,黑暗的寂静里,女人凄惨无奈的啜泣声清晰异常,让人心底不由自主的发颤。

    男人却仿佛根本不在意,依旧站的笔直,居高临下的看着无声啜泣的女人,仿佛神祗。

    “他现在拥有一切,你却什么都没有。何心儿,这就是你想要的爱情?”

    他的声音微哑,却仿佛蛊惑人心的海妖,“但如果哪一天,他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家世,没有权势,什么都没有了,回到当初他一无所有的时候,或许,他会再次属于你。”

    跪坐在地上的女人身体颤了颤,好一会,她茫然抬头,空茫的眼神里染上一点希冀,“你是说……他还能再爱我?”

    “拥有全天下的容浔自然不在乎你,但如果他一无所有,你就是他最重要的珍宝。”

    樊心眼睛亮了亮,迸出希望光芒!

    她可以不在乎一切,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与名誉,但她在乎他是否爱她!

    “可是……如果他知道是我……”容浔是那样爱恨分明的人,如果他知道一切都是她说出去的,他不会原谅她的。

    “放心,我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男人微笑。

    “可是樊雅……”

    “她会属于我,而容浔,只会属于你。”

    “我……我说!”

    男人走出门时,已近黄昏,天边染上艳丽的色泽,绚烂而惊人。

    关眠见他走出来,立刻迎上去,有些关切的看着男人稍显苍白的脸色,“沈先生,您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要不要请医生过来看看?”

    男人看他一眼,答非所问,“明天就是冷焰盟的大会是不是?”

    “是的。”

    “你告诉康天齐,我明天不会参加。”

    关眠一愣,“这个……”

    “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我露面的时机,等时机到了,我自然会走到幕前。”他淡淡的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如果他想坐稳这个位子,就听我的。”

    “是。”

    “告诉康天齐,我要见奉何华。”

    “啊?为什么?”

    男人看一眼过去,关眠自知失言,“是我多嘴了,我立刻就去办。”

    回头看一眼半掩的门,“去找两个人,帮她换个住的地方。”

    “是,那需不需要派人照顾着?”说是照顾,实际上就是看着了。

    “不需要,让刚才抓的那个何碧如照顾她就行了,找个办事利落的留心樊心的一举一动随时汇报,留心着就成,不需要限制她的出入。”

    “我明白,可万一何碧如报警怎么办?”毕竟他们也是掳了她。

    “樊心会安抚住她,不用担心。”

    “是。”

    男人不再多说话,慢慢走向停靠在路边的车,吩咐司机下车,自己坐进了驾驶座,望着杵在门外不知所措的关眠等人,“我自己一个人就去了,你们先回去吧,如果康天齐问起来,我自己跟他说。”

    说完,不再看傻住的众人,他直接踩下油门,疾驰而出。不知开了多久,天色已经全黑,天鹅绒般的黑色夜空上缀着几颗星,在黑暗里熠熠生辉。

    车在一个不算很大的墓园停下。

    他缓步走进山坡,山坡上很多坟墓,一个紧挨着一个,乍看下去起十分齐整,实际上却拥挤的可怜。

    昨夜下了雨,已经皲裂开来的水泥土上有些滑,他现在视力已经不是很好了,经过那一次大劫死里逃生,又跟康天齐硬抗了那么久,就算最近天天疗养,身体到底还是虚空,走起路来依旧有些不稳,在湿滑的水泥地上踉跄了好久,才慢吞吞的熟门熟路的走到角落一个墓碑前,他慢慢蹲下身。

    很久没来了。

    这块墓碑除了他之外没人知道,估计也没人记得明天就是她的祭日,这么久没有打扫,落满的灰尘,再加上下雨,墓碑灰一块白一块斑驳难看的很。他拿起早就准备的扫帚跟布,慢慢的开始打扫卫生,等自己全身被虚汗湿透,他才如释重负的放下手里的布,慢慢在墓碑前坐下,轻轻唤了声。

    “妈。”

    “前段时间忙,好久没来看你了。你怎么样?嗯,一定很不好吧,下面可没有k粉。不过这样也好,你在世的时候被这个折磨了后半辈子,死了,总算是可以轻松了。”

    “我今天去见樊心了,就是何心儿,你还记得吧?就是那个让你去绑架樊雅的何家的小女孩。她当初才十一岁,就因为嫉妒,居然就能狠的下心让人去绑架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他笑了笑,笑容苦涩,“你也是,为什么要去偷何家的钱呢,被何心儿抓住了把柄,我都不得不陪你一起干那事,幸亏樊雅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樊雅现在还不错,她快生了,我今天看见了她,她看起来很幸福。可是她的幸福,跟我无关。而且我担心我会毁了她的幸福。”

    “妈,我本来只觉得我们走上今天这条路甚至你的死,都是我们自作自受,可我今天才知道,何心儿找上我们,居然不是意外,是有人示意她可以找你,把你拖下水,这样冷焰盟就有借口来我们那边找人,他们一找人,康天齐跟罗田私下进行的毒品交易就能抓个现行,甚至连康天齐想杀冷焰盟老七老九的罪证都来不及隐藏。”

    “妈,原来我们早就被人盯上了,我们是无足轻重的小棋子,用完就可以扔了的,所以就算你慌不择路拿着k粉逃跑的时候摔下海,也都成了无关紧要的事。其实当初你根本不用跑的,他们根本不在乎你手上那么点粉,他们要的是康天齐那条大鱼。”

    “妈,我一直没跟你说过,我其实很恨你。”

    “如果不是你吸毒,爸爸不会跟你离婚,他就不会娶柯姨,如果不是你吸毒,你也不会在癫狂中推了柯姨,让她难产而死,让爸郁郁而终,让我永远都愧对沈拓。你不知道,每次看着沈拓毫无芥蒂的叫我大哥的时候,我总是想起柯姨去世的那一天。”

    “可就算我再恨你,你也是我妈,我实在没办法明知道你死的冤枉什么都不做,我想替你报仇,也想替我自己报仇。”

    他说了太久,嗓音愈发沙哑,一个字一个字都仿佛是从喉咙里迸出来,嘶哑的仿佛都沾了血。

    他沉默一瞬,“可是那样肯定会伤了她。”

    “她是无辜的,十一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我注定,是要欠她的么?”

    声音越来越低沉,他慢慢倚靠上墓碑,墓碑冰凉,透着衣服渗入骨子里,冷的全身都僵硬了。他慢慢抬起头,望着漆黑的天空,长眸里闪着亮芒。

    “妈,你知道吗,我在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就认出了她,然后爱上她了。或许是因为我骨子里流着跟你同样的血,你能够为了爱而杀人,我可以为她死。”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39章 为你报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