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门铃按了好久,依旧没有人来开门。

    男人退后一步。

    不用他吩咐,跟在他身后的关眠立刻上前,只轻轻动了几下,门就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近午时分,外面阳光正好,但房子里却暗的惊人,厚重的窗帘密密实实的遮住窗户,一点光亮都透不进来。整个屋子也安静的惊人,仿佛里面根本没有人。

    关眠惶恐,“沈先生,我真的没有看见她出门。”人怎么失踪了!

    男人环视四周,眸光敏锐锁在某处,束成了刀锋。

    关眠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倏地一惊。

    在角落里的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个女人,房子光线本来就暗,她又安静到近乎漠然,仿佛根本没有看见他们。

    关眠暗自惭愧,都说沈先生的眼睛视物有些困难,没想到居然他心明眼亮的将他这个健康人都比了下去。为了补救,他举步就要往沙发那边走,脚还没抬起,就听身后男人淡声道,“你先出去。”

    关眠一怔,下意识望向男人,但也知道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温文和善,实际上铁血在骨子里,所以他一句话没说,默默退了出去。

    男人掩唇咳嗽了几声,在离沙发上的女人不远的地方坐下,用一种沙哑的声音低道,“好久不见,樊心。”

    樊心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转头都没有。

    她的世界已经是一片黑暗,除了容浔,现在谁也不能引起她任何的注意力。

    男人似乎根本不奇怪她的反应,掩唇轻轻咳嗽了声,“还是说,我应该叫你何心儿?”

    几乎已经被遗忘的名字跳入耳膜,一直静止的女人动了动,但也只是动了动而已。

    “十一年不见,你难道也这么健忘,也忘了我?”男人轻轻一笑,“不过就算你忘了我,也不应该忘记那张有三百万的银行卡吧。”

    清清淡淡的话语,平静的语气,却仿佛是最锐利的刀锋,瞬间劈开迷障,尘封已久的已经遗忘的过往直接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樊心霍然站起!

    已经许久不曾出声而显得沙哑的声音里全是惊恐,暗沉的眸子也因为恐慌而发亮,她惊骇的看着坐着的男人,但因为光线的问题,她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但就算这样,那人在她眼里已经成了恶魔般的存在!

    “你……”许久没有说话的声音显得沙哑,她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你……”

    “我没有死。”男人淡淡一笑,“但我妈死了。拜你所赐。”

    樊心脸上表情一木,脸上泛着再也压抑不住的恐惧,“你……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她慌忙站起身,“这是我家,请你出去!”

    “你就是这么对待故人的?”男人不以为意,轻声咳嗽了两声,“我还以为你会很开心呢?我记得当初你找到我妈的时候,可是很开心的,我现在还记得你当年的样子,嗯,说起来,你那时候也就十一岁是不是?”

    “你出去!你出去!”樊心嘶声尖叫。

    “冷静点,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孕妇,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孩子考虑。”男人声音清凉如水,“如果真出了事,你说你该怎么向容浔解释呢?”

    樊心像是被点中了穴道,浑身一僵,却也真的不敢再喊,瑟缩着往后退,哀哀哭泣,“都过去了这么久,我、我当时年纪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会变成那个样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怜悯看着樊心脸上的恐惧,长久浸淫在黑暗里,他已经很习惯在黑暗中视物了。

    “你也不用怕,当年的事虽然你是主因,但会变成那个样子,我们母子也有逃避不了的责任。”所以,即使他早就知道樊心的存在,这些年却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既然所有人都极力想要甩脱的过往,过去就过去了。

    樊心眼睛一亮,惊疑不定的看着男人,“所以你……”

    “我今天来,只是想劝你一句,安分点。”

    “你……你说什么?我不懂。”

    “安安分分的待产,别再利用别人。”男人自嘲冷笑,“虽然这是你的拿手好戏,你要扮演白莲花就去容浔面前演,别影响别人。”

    樊心呆了呆,霍然明悟过来,她不可置信的站起身,“你也是为了她来的?”

    “当然。”他微笑,既然他出面,就没想隐瞒。

    “可她才是导致你妈死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她,她就不会死!”

    樊心出离愤怒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是为了樊雅!

    她明明才是被该呵护的人!

    “你忘了!如果不是因为她,冷焰盟就不会找到你们,你妈也不会因为失足掉下海!都是她的错!”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猛地顿住。

    但已经迟了。

    男人眸光猛地一锐,汇成刀锋射向樊心,“当初的事只有几个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那时候,你藏在哪里?”他站起身,迫近樊心,声音骤然冷上几分,“还是说,当初冷焰盟的人能找上门,完全是因为你?”

    男人冷沉的气势迫面,樊心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呼吸急促,本能的往后退。她其实是想起身逃跑的,但她双腿发软,别说是逃离,就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我……”

    “你说!”男人大喝!

    “不是我!不是我!”樊心尖叫,“是容浔!是他告诉风醒的!是容浔!”

    ……

    樊雅略有些懊恼的看着守在家里的容浔,“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我也不会去见樊心的,你真的不用守着我的。你今儿不是有董事局的会议么你的?”

    容浔似笑非笑瞥眼过去,将一碗药膳鸡汤直接搁在樊雅桌前,樊雅苦着脸看着那碗鸡汤,这段时间她每天都在吃吃吃,体重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38章 为她而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