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爪子伸出,掐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人实在太凉薄。

    容浔顺势把她搂进怀里,在她额上落下一吻,顺便倒抽一口冷气,这女人最近出手真的是越来越狠辣了。赶紧把掐着她腰的爪子抓出来,啾了下,“我们解释了又怎么样,再给她希望?当断则断,不是一件坏事。”

    樊雅默然不语,在感情中,确实容不下心软。

    等高云开回来,樊雅还是跟他说了下,并大概描述了下那女孩的相貌,高云开听完后一阵沉默,俊朗脸上掩不住的怅惘。

    樊雅敏锐察觉出不对劲,“怎么了?”

    “她是……”高云开看了眼厨房里忙碌的容浔,没再接着说下去。

    樊雅看着高云开的神色,怔了怔,蓦然了悟,脸上倏地滑过一抹了然的惊诧,“是她吗?”

    高云开默默点了点头。

    樊雅微微叹了口气。

    那个女孩,果然就是那个为了云开不惜舍弃自尊与贞洁的女孩,能够为了一个男人能够将所有未来都舍弃,对云开含着的情意,深沉的让人动容。可惜,也只是动容而已,她的情意,注定是要被辜负了。

    同为女人,樊雅多少能感同身受。

    “你打算怎么办?”能找到这里一定是费了一番功夫,而且她肯主动找过来,存着的心思也不言而喻。

    高云开沉默一瞬,慢慢的道,“我感激她为我做的一切。”

    樊雅又无声的叹了口气。

    感激而已,不是爱。

    这个女孩,注定是要伤心了。

    虽然也很同情这个女孩,但她并不觉得高云开的决定有什么错,人都会偏向自己感情,相比较那个女孩,她还是站在小乔那一边。

    “当断则断,别拖太久,对大家都不好。”

    “嗯,我明白的。”高云开点点头,振奋了下精神,转开话题,“对了,景影已经平静下来了,不过她什么都不肯说,她应该是有一定程度的创伤后遗症,所以刚才在车上才会失控。”

    “那她有没有说为什么会在容家?”

    “她还是什么都不肯说,更不用说出庭作证了。”高云开懊恼揉了揉太阳穴,他威胁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什么办法都试过了,甚至他的朋友连催眠都用上了,在那个女人惊弓之鸟似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密封的严密的心。

    “相比较和颜悦色没有权势的你们,她应该更惧怕奉何华吧。”樊雅淡笑,眸光一闪,“奉何华能够让她消失三年,闭嘴三年,用的肯定不是简单的利诱这么简单,而且看的出来,景影不是那种为了钱可以抹灭良心的女孩子,否则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压力才会逼疯一个人。

    “既然这样,我们不妨换个思路。”容浔端着汤不知何时走了出来,眸光淡淡。

    樊雅抬眼看他,眼睛一亮。

    两人视线交汇,都微微勾唇,笑容居然有几分相似。

    高云开来回看,左右看,突然觉得自己智商有些不够用了。

    至少,他压根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容恬。”奉何华唤住偷偷就要往外走的小女儿,拧眉不悦的道,“怎么回事,吃晚饭的时候就心不在焉的,大晚上的,还想去哪?”

    “我、我就是想出去走走。”容恬不敢看奉何华的眼,闪烁的眼神左右飘移。

    “去哪?”奉何华警惕抬眼。

    “就是……就是在院子里走走。”容恬盯着自己的脚尖,“爸爸跟爷爷……我心里不太舒服,想出去透透气。”

    奉何华想起餐桌上丈夫与公公对容恬的斥责,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望着一脸委屈不安的小女儿,心里涌起一股母亲的柔情,轻轻抚了抚容恬的头发,放柔了声音,“再忍耐一段时间,等你哥哥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察觉到容恬身体微微战栗,她诧异,“怎么了?”

    容恬扑入奉何华怀里,“妈,我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你不要我了,害怕我真的坠入地狱,更害怕……”她怯怯抬眼,“万一……万一哥哥他没办法出来怎么办?”

    本来还含笑听着的奉何华脸色骤变,猛地一把扣住容恬的肩膀,从来都温柔端庄的脸上微微狰狞,“不可能有万一!”

    “可是,高家那边……”

    “高家就是一帮跳梁小丑!”奉何华森然道,“如果谁敢让容沣有万一,我必然百倍偿还!谁要害容沣出事,我就要他的命!”

    最后一句,掷地有声,杀气凛冽!

    容恬生生打了个寒颤,俏脸惨白。

    魂不守舍的走出房子,容恬不死心的走到车库里,又逡巡了一圈才不得不承认原本该躲在这里的景影真的不见了。一阵冷风穿堂过,她下意识环住手臂,全身上下都冒着寒意,冷的她不由自主的蹲下身。

    她怕。

    她真的好怕。

    如果妈咪知道景影逃回国找了她,如果妈咪知道景影在她手上丢了的,如果景影的失踪影响到哥哥出狱,妈咪会不会真的不要她了?会不会……杀了她!

    “会。”

    身后突然响起低脆的女音,一个字而已,在寂静中带着一股寒烈意味。

    容恬霍然转身,骇然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将所有的心事都说出口,更骇然站在她身后的那个人。

    容恬脸上褪去所有血色。

    月色皎洁,那人背月站着,反而看不太清楚眉眼,地上拉曳出长长的倒影,孑然而立,孤冷清致。

    那人往前走了一步,熟悉的柔美脸上全是怜悯,“在她心目中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30章 不值一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