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康天齐呆了呆。

    四周准备冲上来的手下也呆了呆。

    看着他暴起,看着他出手,看着他笑意不及眼底让人不寒而栗,所有都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血溅当场的准备,没想到他轻描淡写,就这么简简单单退了下去?

    无视众人瞠目,沈晏旁若无人的往后退了两步,坐回并不柔软的床上,半垂着眼,露在众人视线内的侧脸线条精致俊雅,神情淡漠,仿佛根本不在意周围的视线,也仿佛刚才他暴起伤人的事一场错觉,只是偶尔修长而苍白的手指一拈,指间刀片反射着锐光。

    “康天齐。”

    康天齐心里没来由的一颤,即使他在生死场经历过很多遭,即使明知沈晏只有一个人,而且身体虚弱,但沈晏刚才暴起伤人的动作实在是太迅疾果断,让人不由自主的觉得敬畏。他看了眼周遭,咳了声,力持保证自己在手下面前的威严,“什么?”

    沈晏漠然抬眼,扫一眼挤满了人的房间。

    康天齐迟疑了下,刚才那么多人在场沈晏都差点杀了他,如果只是他们两个人在……扫见沈晏漠然却愈发显的讽刺的神情,他咬了咬牙,“都出去!”

    “大哥……”

    “出去!”

    手下相视一眼,不敢违抗,鱼贯退出房间,却又不敢离的太远,都守在房间外面。

    “请坐。”沈晏头也不抬,眸光冷淡。

    康天齐皱了皱眉,陡然生出一种被人呼来唤去的错觉,仿佛沈晏才是这里的主人,他哼了声,“既然合作,诚意在哪里?”

    “你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沈晏好久不说话了,声音依旧有些嘶哑。

    康天齐眼底迸出狂喜,但他还是有几分理智,狐疑扫一眼过去,“你想要什么?而且那东西在柯家,现在沈拓已经失踪,你打算怎么拿到那东西?”

    沈晏抬眼过去,神色冷淡,“舍近求远,白费功夫。”

    康天齐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勃然动怒,就要发作,眼角余光突然瞥见沈晏手上的刀片,挥出去的巴掌猛地收回,冷着脸问,“你什么意思?”

    “就算你拿到柯家藏着的盟令又怎么样,那不过是一块死牌子,除了一些老人,谁还知道那东西的存在?”沈晏嘲讽,“现在冷焰盟是七九当家做主,风御虽然能力不够,但有七九两位撑腰,又没有什么大错,就算你拿出来,靠你手下那些人,你以为你真的能坐稳位子?”

    康天齐古怪睐眼,“你的意思是……不需要那东西,你有办法让我坐上那个位子?”嗤笑一声,脸上戾气又起,“你凭什么?”

    “七九虽然威望惊人,但他们都不是经商的人才,冷焰盟又是禁止做些来钱快的营生,这么多年下来,早就入不敷出。”沈晏淡声道。

    康天齐面色倏地变得古怪。

    盟里财政紧缺他约略知道一些,但沈晏已经离开很久,他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康天齐不动声色,“所以?”

    “只要你掌握大笔金钱,成为盟里不可或缺的人物,就算七九再想反对你,你觉得别人会答应吗?”

    康天齐陡然一阵兴奋,随即又想起什么,兴奋之情散了七八,他手下最赚钱几个堂口被人挑的剩不下几个了,他最近也损失惨重,更何况就算那些堂口还在,那些钱的来路也算不上正,不符合冷焰盟的规矩。当然,如果他成了盟主,那些酸腐的规矩也就完全没用了。

    “你说的轻巧。”康天齐森然道,“当年要不是因为你的失误,引起了风醒的注意力,那两个老不死的早就死了!我今天也用不着仰人鼻息,窝窝囊囊的待在这里什么都不敢动!”

    沈晏眸光陡沉,冰冷的仿佛涌着寒意,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都冷了不少。

    康天齐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自知失言,下意识扫了眼沈晏手上的刀片,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他不知不觉的忘了,眼前的男人,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阴郁孤冷可以随便操控的少年。

    “沈晏,你别忘了,如果不是我,你妈当年……”

    “闭嘴!”沈晏声音陡寒。

    康天齐却突然放松了,他不怕沈晏动怒,他甚至很高兴看到沈晏动怒,就证明过去的事他没忘,以他的性子,就不会对他出手。他早就应该知道的,他根本不会杀他。

    康天齐心口一松,施施然的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也不再提过去的事,直接问,“既然你知道冷焰盟缺钱,你有什么办法让我成为有钱人?”

    沈晏漠然看过去,脸色已经恢复正常,“我要所有你能调动的资金,所有。”

    康天齐皱了皱眉,有些犹豫,“你想干什么?”所有的资金……如果出了什么差池,他最后一点安身立命的本钱也没了!

    “让你拥有一个财团。”沈晏淡淡一笑,眸光深沉,“怎么样?”

    康天齐眸光骤亮!

    房门被推开,康天齐脸色古怪的走出房间,眼底跳跃着不安兴奋紧张中种种情绪,面皮微微抽动,脸上伤疤显得更加狰狞。

    “大哥?”一直守在外面的下属立刻凑上来。

    “去找个信得过的整形医生过来。”康天齐刻意扬高声音,“要最好的。”

    手下呆了呆,下意识看一眼房间,房间房门没关严实,隐约可见沈晏坐在窗边,微微躬身,专心致志的似乎在雕什么东西,似乎是有些吃力。他侧脸坐着,狰狞右脸正好袒露在视线里,在阳光下显得异常丑陋。

    “傻站着干什么!”康天齐不耐烦的低喝。

    “啊,是。”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28章 舍近求远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