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你说他想见我?”樊文希抬头,与樊雅五分相似的脸上脸色微微苍白,但眸光依旧明锐犀利,让人不由自主的畏服。

    “是的。”汪泽懊恼,“都怪我不好,这段时间老江出去深造,樊雅打电话给我,我也没想那么多,没想到容浔那小子的眼睛居然那么利。”

    樊文希抬手阻止汪泽的自责,“你跟我都很清楚,这种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辈子。”

    汪医生脸色变了变,脸上掩不住的自责,“都怪我,当初如果不是我……你现在也用不着……”

    “如果当初不是你,小雅也没办法平安出生。”樊文希笑了笑,目光下意识的落向漆黑的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像是专注思索,又像是在失神。“而且如果不是我任性,那些事也不可能发生。说到底,还是我自找的。”

    “不是!”汪泽激动否定,“都是他的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不是他在外面……”声音戛然而止,他脸上露出些懊恼……何轩远的事情,是樊文希心底最深刻的痛。

    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没办法回收,房间里的气氛陡然凝滞下来。

    樊文希笑了笑,打破僵凝的气氛,“算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人都死了这么久了,还惦记着做什么呢。”

    汪泽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看着樊文希比平常更苍白的脸色,到口的话还是吞了下去,转而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见容浔?不是我说,他怎么着也是容家人,容氏现在也在往生物科技上动作,万一他把这事捅出去……”

    樊氏跟容氏虽然都是综合型财团,但也都有各自的偏重点,容氏主打轻工业制造,而樊氏偏向生物科技医学,现在容氏与日本川岛集团签了为期十年的合同,俨然是准备在生物科技上分一杯羹了。

    “他不会。”

    汪泽一怔,眼睛亮了亮。

    然后就听樊文希淡淡的道,“容家家大人多,心思也多,就算容浔再有能力,短期内他也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樊家衰退对他没什么好处,他不是那种蠢人。”她瞥一眼汪医生脸上掩不住的失望,轻轻笑了笑,“怎么,你想听我说容浔深爱小雅,所以绝对不会跟我们作对?”

    汪泽表情尴尬,显然就是这么想的。他呐呐解释,“那个……我是看容浔现在跟小雅还是挺好的……”

    “再好的感情在利益面前也容易变质。”樊文希眼神里一瞬而过的寂寥,平静的道,“更不用说他们这种掺杂了太多利益纠葛的婚姻。”

    汪泽眼神复杂,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文希我……”

    “我有些累了。”樊文希淡淡一眼过去,美丽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全身仿佛筑起了藩篱,让人不由自主的停在她的世界之外。

    她就在那里,却无法靠近。

    汪泽怔怔看着她,岁月磨砺后依旧俊朗儒雅的脸上滑过一抹苦涩,眸光微沉。

    别人都说樊雅固执任性,其实母女一脉,当年的樊家大小姐,不依旧任性固执到了现在,苦了自己都不肯回头。

    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将满腔酸涩复杂叹进心底,再抬起头汪泽脸上神情已经又是温煦平淡,“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过来。”

    樊文希淡淡点头,没有任何挽留。

    汪泽心口一涩,走了出来,心神不属的走到客厅,一抬眼才发现客厅里多了个人。

    那人一身米色休闲服,十分安静的侧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看书,光影笼在他身上,仿佛形成了光晕,侧脸轮廓流利却又柔软,眸光凝定,仿佛是看入迷了。

    汪泽一震,脚步突然顿住,眼神里一瞬间的惊疑。

    那坐着看书的人听见声音,抬起头,见是他,立刻站了起来,含笑打招呼,“汪医生。”

    汪泽猛地回过神,咳了声掩饰自己的失态,“你是……”

    “我是董事长的特助,我姓唐。”年轻人微微笑了笑,姿态从容,“常听董事长提过您,董事长说您一直在国外深造,所以一直没机会见您。”

    “樊家的家庭医生从来都是轮流的,老江出去深造,自然轮到我回来帮忙了。”汪泽淡淡笑了笑,瞥了眼唐靖远手上的《君主论》,目光一变,“原来唐特助对这类型的书也感兴趣啊。”

    “有点兴趣,我上大学时也选修过哲学,后来觉得现在已经不是奴隶主的社会了,就算我学会了主人的技艺也没什么用,就放弃了。”唐靖远微笑,“刚才没事干,没想到在书架上发现了这本书。”顺手将手上的《君主论》放回书架,“董事长的身体怎么样,感觉她最近气色不是很好。”

    汪泽不动声色,轻描淡写的回答,“没什么大事,有些受寒。最近天气不是很好。”

    唐靖远蹙了蹙眉,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年轻俊朗脸上是掩不住的关切。

    汪泽目光烁烁,“我先走了,她有点累了,如果公事不是很急的话,就明天处理吧。”

    “嗯,我也打算……”

    “唐特助。”杨姐快步走过来,打断唐靖远的话,“夫人请您上去。”

    唐靖远点点头,朝汪泽笑了笑,快步上楼。

    汪泽看着他的背影,眼神里全是惊疑,怔怔看向一脸平静的杨姐,“他……”

    杨姐一脸平静,“他是唐特助。”

    汪泽目光一闪,杨姐在年轻时也在樊家待过一阵子,后来因为嫁人才离开了樊家,后来丈夫车祸死亡她才又回了樊家,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杨姐肯定清楚那个人的长相气质的。

    这个唐靖远……跟年轻时候的何轩远,最起码有三分相似!

    这个年轻人才多大岁数,资历那么浅,居然成了樊文希的特助!

    樊文希留他在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25章 暗潮涌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