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他叹气,“你这挑嘴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樊雅脸色一冷,才要反驳她为什么要改时,就看着那男人在她身边坐下,夹起一个烧麦放在小碟里,筷子慢慢拈掉上面一点点的葱叶,修长的手指轻动,动作细致的,仿佛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她定定看着他的动作,突然沉默。

    锅上咕噜噜的煮着馄饨,香气腾腾。

    他坐在身边,头发还没全干,他忙着替她煮馄饨,甚至连吹干头发都没空。

    她记得,他没有吃夜宵的习惯,所以这夜宵应该是为她做的吧。

    现在已经凌晨,他眼下青影重的很,似乎是真的十分疲惫了。

    突然又想起,他倚着车望着漆黑窗口时的专注眼神,如果她没有发现,他是不是要在外面站一夜?然后明天再旁若无事的继续过来敲门,然后继续被赶?

    视线往外落了落,落到那扇给她太多震惊的落地窗前,夕阳不再,烟火不再,可是那一排古铜色的铃铛还挂着。

    听云开说,那是他昨天特地去高家诊所去买的,诊所里只剩下一个了,高医生想起来那个铃铛是在s市的一个老手艺人那里买的,他特地开车过去,一来一回,足足一夜,他昨夜没有睡,今天又忙着布置那些东西,忙到现在,怪不得累的在浴缸里睡着了。

    一个挑好的烧麦连碟子送到他面前,果然没有一点葱叶,腾腾的雾气中,他笑的十分温暖,看不出一点疲惫的迹象,或许是他隐藏的十分好。

    “试试看,这烧麦味道还不错,是我妈以前推荐过的,没想到昨天发现居然还开着。”

    樊雅低头,轻轻咬了一口。

    容浔完全没想到樊雅居然会这么听话,居然楞了楞,眸里闪过一抹掩不住的惊喜。

    “味道很好。”

    糯米很黏,夹杂在里面配料很香,一层一层的味道,吃到最后,居然是甜的。

    她抬眼,看着他眼底毫不掩饰的惊喜,暗海似的深邃眼眸里,全部都是她。

    她心口颤了颤,强行冰封着的心口,不知何时有了一丝裂纹。

    她闷头又咬了几口,一个烧麦还没吃完,他已经站起身,再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两碗馄饨,乳白的馄饨像是淘气的孩子,在汤碗里浮上浮下,除了馄饨,她的碗里多是些木耳山药与新烫的青菜,全部都是她爱的菜色。

    相比较她碗里颜色的丰富,他那碗就随意的多,只有很简单的一些馄饨。

    “烧麦就别吃了,别吃了积食。”容浔才要将剩下那个已经挑好的烧麦端到一边,却被她突然抢走,他错愕看着抢烧麦的女人,“那么爱吃?”

    樊雅也不看他,低头慢慢吃着烧麦。

    容浔古怪看着她,把她突然的怪异当做孕妇的怪癖,开始考虑要不要煮点山楂水帮她消消食。只是冰箱里没有山楂,这附近有什么超级市场是通宵营业的?

    “你今天去容家干什么了?”啃着烧麦的女人突然开口。

    容浔一愣,眼底瞬间绽放出喜意,她肯问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代表着她已经准备接受他了?

    他定了定神,在她身边坐下,微笑的说,“我今天让容老爷子把容闳发配到了日本。”

    樊雅微微皱眉。

    “我回国后,就让卓天逸调查容氏内部员工的贪污受贿的证据,但一直成效都不佳,所以老爷子让人进入容氏工作,我就顺理成章的进去了,成功搜集到了不少人的证据,包括这次日本的总负责人李全,很凑巧,他是个保皇党,是容沣的人。”

    “你可能不知道,即使你上次不帮着沈拓离开,我那天其实也是受人嘱托帮沈拓离开的,沈拓的三姨父东方磊是柯家难得的聪明人,知道柯容两家联姻并不是长远之计,跟奉家扯上关系更捞不到好处,只会毁了柯家清誉,但他不方便出面,所以委托我想办法毁了那桩婚事。”

    “所以那天你来了。”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容浔定定看过去,“即使没有那场交易,我照样会去找你。”

    樊雅默了默,没有说话。

    “我帮他毁了那桩婚事,他帮我暗中向容氏的川岛集团施压,借川岛集团的口挑起老爷子对李全的怀疑,老爷子果然动了疑,今天雷霆震怒,将敷衍塞责存心包庇李全的容闳发配到日本做事,老爷子重新执掌大权。”容浔笑了笑,“我今天才知道,我那个软弱无能的父亲说起话来居然也能这么尖酸刻薄,果然,利益是让人本性毕露的最好办法。”

    樊雅怔了怔,蓦然明了她为什么总觉得他今天哪里不对劲。

    容浔……虽然口口声声的不在乎容闳,但一个孩子,哪里会不渴望父亲的关爱。即使刻薄尖酸,骨子里也逃不了血缘亲情的羁绊。

    “你这么处心积虑,想要容氏?”

    容浔淡淡一笑,笑容嘲讽,“容氏虽然大,可是我还不在乎。凭我的能力,我完全有信心寰宇日后的成就,绝对不亚于容氏。我又何必在乎区区一个容氏?”

    “那你这么做,为什么?”

    “仇恨吧。”容浔淡笑,目光悠远,“我根本不在乎容家,如果不是妈妈出事,我根本不会回到容家。那时候的我很偏执,我总认为容家上下对不起我妈,连带的,连我都要受他们的影响。你说,我该不该恨他们?”

    “包括他们让你被迫娶了我?”她淡笑。

    容浔深深看她一眼,“以前确实觉得痛苦,但现在才发觉,这是我最庆幸的一件事。他们让我娶到了你。”

    樊雅抿了抿唇,撇开眼。

    容浔继续说,“不过撇开这个,既然他们不让我安安心心过我的好日子,那我只能让他们也付出点代价,日子太过无聊,总得找些事情打发时间。”

    ……如果容家上下知道这个理由,会吐血吧。

    樊雅哭笑不得,看向面前坦然说恨的男人的眼神也变得复杂。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18章 试一试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