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闳一窒,“这个……”

    他本来就不是个有急智的人,更何况对李全,他确实是有些私心的。

    李全是容氏元老,更和奉氏集团的总裁奉德明是表兄弟,算起来奉何华还得叫李全一声表叔,有这种关系在,李全在容氏里就是彻头彻尾的保皇派,即使容沣出事坐牢,等过些时候容沣出来,有李全为首的一帮子老人保驾护航,容沣的地位也不会有太大改变。

    虽然同样是儿子,但一个是从小养在身边悉心照顾培养的长子,一个是失踪多年性情冷淡偏执的私生子,一个遭受牢狱之灾前途未明,一个春风得意万事顺遂,即使对容浔再有愧疚,容闳心里,还是多偏向长子一点的。

    容浔冷眼看过去,唇角冷勾。

    果然,不到一会,容闳迟疑了下,“怎么说,李全也为容氏辛苦操劳了多年,让他把以前贪污的东西都交出来,让他将功赎罪,事情闹大了,对企业名声也有影响。”

    容迩恨恨瞪了眼儿子,他在商场浮滚了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容闳想的是什么?按捺住火气,他冷然看向容浔,“容浔,你觉得呢?”

    容闳脸色微微一变,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容老爷子如此看重,容浔脸色依旧淡淡的,冷声道,“重罚。”

    容闳脸色变的更难看,“容浔,你知不知道事情闹出去,对容氏影响有多大!”

    “顶多就是股价下滑人心惶惶一阵子,容氏百年基业,还怕这些小风波?”容浔冷冷扫一眼过去,“让这种蛀虫还留在容氏,只会让更多的人心怀侥幸,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个道理不懂?”

    “他现在负责的是日本的项目,集团在这项目上投了多少人力物力,突然撤人,别说日本那方面不会同意,工程肯定会受到影响!要损失多少!”

    “那就派个能压得住的人过去压阵。主将不乱,下面就不可能乱。”

    “你说的轻巧,一时三刻,哪里能找到这么合适的人选!”

    “那就你去吧。”

    书房里突然静了静。

    一直沉默的容老爷子扶着桌子慢慢坐下,眼皮微掀射出犀利的光芒,看向一脸错愕的儿子,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无奈而遗憾。

    容闳的性情,到底不适合成为商人,平常守成也就算了,遇到大事,就显出性子里的软弱犹豫来了。

    容迩舒了口气,脸上的皱纹在这一刻异常醒目,“容闳,你手头上的事情整理一下,全部交给王秘书,既然日本那边缺不了人,你就去坐镇吧,容氏总裁亲自处理,谅川岛集团也不会有什么意见。集团的事……”声音一顿,犀利眸光扫了眼容浔,“容浔,你看呢?”

    容闳神色复杂看了眼容浔,这么重大的事情,容迩居然询问容浔的意见,这是不是代表着……

    容浔漠然站着,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不怎么看,我的假期是董事长亲自批的,在樊雅生下孩子之前我都在休假。容氏规矩,休假期间是不需要插手公司事务的。”

    容迩一愣,这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他扯了扯唇,笑容似遗憾似满意又似乎在无奈。

    容氏当家人的位置太重要,他怕容浔太在乎,却又恼他不在乎!

    不由发恼,“那刚才问你李全的事,你怎么不说你在休假!”

    容浔瞥一眼过去,淡淡一笑,“刚才没想起来。不过现在一想我确实逾矩了,我可以引咎辞职。”

    一句话呛的容迩脸色一白,容闳忍不住呵斥,“容浔!这是你对长辈的态度么!你妈……”本来是想说你妈是怎么教你的,一看容浔的脸色,容闳一阵心虚,硬生生的把话缩了回去,勉强喝道,“还不给你爷爷道歉!”

    容浔挑眼,才要开口就被容老爷子冷声打断,“算了,休假就休假吧,辞职的事不准再提。”他转头看向容闳,轻轻叹了口气,“我这把老骨头也还能撑几天,这段时间,就由我去集团里坐着,我看有我在,还有谁敢在我眼皮子底下玩花样。”

    容闳愕然,“可是爸你的身体……”

    “有王秘书,有医生在,不会有事。”容老爷子看了眼容浔,“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别让樊雅等久了,明天带她回来吃饭,我让厨房多做几个好菜。”

    容浔不置可否,转身离开。

    房门轻轻掩上,容老爷子抬头看了眼一脸愤懑无奈的容闳,叹了口气,“就算容浔不是何华生的,他也是你的儿子,小沣还没出来,你就偏帮的这么明显,等他出来了,容家还不是要大乱了?如果我是容浔,我也会觉得寒心。”

    容闳窒了窒,知道自己的一点小心思根本瞒不过容老爷子,嗫嚅低道,“我只是……小沣毕竟坐过牢了,以后出来也多少有些前科,我做父亲的,不能不为他的将来考虑!”

    “靠一帮子蛀虫扶持上位?你倒是想的出来!”容老爷子又怒了!

    容闳自知理亏,呐呐不言。

    “说起来,卓芊听说虽然救了回来,但伤的也不轻,你有没有去看过?”

    容闳眼底一瞬而过的厌烦,“爸,我不方便去看。何华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有着疙瘩,我再过去,不妥当。”

    容老爷子怔了怔,手无意识的在拐杖上摩挲了下,微微失神,还是容闳唤了一声才回过神,稍有些复杂的看了眼容闳,微微叹了口气,“这样也好,毕竟都过去了。过去了就让他过去了吧。”

    “是。”

    “你出去吧,李全的事,何华问起来就说是我的主意。我不能为了保全她的颜面,毁了我百年容家的基业。”

    “是。”

    容闳离开,书房里又陷入寂静中,容老爷子在原地坐了很久,慢慢打开抽屉,从抽屉的最深处抽出一个信封。

    信封发黄微旧,显然年头已经不少了。

    苍老的手慢慢抚上那信封,定格良久还是没有打开,无声的叹了口气,重新将那信封收入抽屉,落锁。

   &n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16章 污染空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