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夜色浓重,所有绚烂都归为黑暗,但纯净藏蓝的天空里繁星点点,依旧热闹非常。

    樊雅窝在别墅的阁楼上,隔着玻璃看着头顶上那一大片的灿烂繁星,星光逸进眼底,眼眸亮的惊人,藏着根本不想掩饰的复杂挣扎。

    她承认,她是蜗牛。

    面对容浔的告白,她甚至连答应还是拒绝的勇气都没有,一味逃避。

    她知道她这样不好,但是,她现在心真的很乱。

    她不怀疑容浔的真挚,也不怀疑他的真心,这么长的时间,如果她再看不透他的心思,那她也就太傻。

    可是,她该接受么?

    或者说,她敢接受么?

    她是从苦痛里挣扎出来的人,甚至到现在都没办法忘记上辈子求而不得的艰难困苦,她好不容易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再走回头路,会不会又是伤心结尾?

    与其如此,不如不爱。

    身后突然一声轻响,有人拉开了门。

    樊雅条件反射似捏紧手上的陶瓷杯,杯子里金黄的玉米汁微微一晃。

    “就知道你在这里。”明朗男音里带着点宠溺的温柔。

    樊雅心口一松,没来由的一阵空,她收拾了表情,侧头,“怎么来了?”

    樊以航弯腰进来,阁楼是斜顶设计,虽然面积不小,对他这一米八二的身高而言实在是有些太矮了,磨磨蹭蹭的蹭进来,还是不留神撞到头,蹭破一层油皮。

    樊雅失笑,抱着薄毯子往旁边挪了挪,挪出一个位置给他。

    樊以航看着她身边的空位置,脚步顿了顿,随即一笑,十分自然的在樊雅身边坐下,舒展了下身体懒洋洋的靠上软软的靠垫,“只是突然想起来,好像好久没陪你看星星了。”星光逸进他的眼底,亮的惊人,闪耀着温柔的光泽。

    樊雅偏头看他,好一会轻轻笑了笑,“那一阵子你躲我躲的凶。”

    “你知道?”樊以航挑眉,“那你还天天往我跟前凑,你不知道我当时都恨不得离家出走。”

    “可你不是没走么?”樊雅侧头,倚在他的肩膀上,静静看着头顶上的星空,勾唇微笑,“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跟妈的。”

    樊以航沉默,好一会没说话,慢慢笑了声。

    “我才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樊以航回忆起年少过往,眸光熠熠,“我其实更舍不得我樊家大少的身份,你看啊,我留在樊家,吃好喝好受人尊重,如果我走了,我就是个一文不值的穷光蛋,说不定要跟容浔一样混帮派,嗯,说不定比他还惨,养尊处优了那么多年,什么都不会,又年少气盛的,说不定死在半路上都没人收尸。”

    “我哥最厉害的,顶天立地男子汉,上天入海,还可以打怪兽。”樊雅微微眯眼,学着小时候的说词,刻意放嗲了声音。

    樊以航一怔,哈哈大笑,大力呼噜了她的脑袋,“顽皮。”

    “我的头发!”樊雅尖叫,努力救回自己的脑袋,白了眼过去,这边没梳子,也懒得下去,便用手慢慢的理。

    她边梳发边笑,笑容温柔而满足,“哥,我们说好了的,你留下来,那件事就从来没发生过。我真的很高兴你能留下来。”

    “我其实应该谢谢你,一直没有跟妈提起这件事。”

    “没必要的。”樊雅微笑抬眼,“就算她知道了,也会跟我做同样的决定。”

    “是么?”

    “因为我们都是她的孩子啊。”

    阁楼上只开着一盏小灯,星光正好,月色皎洁,一点也不显得暗。

    月色如流水,落上她的明澈水眸,落在她玉笋般的鼻梁上,再落上樱色唇瓣以及唇角边浅浅勾起的笑窝上……

    如果当初他选择离开,今天,是不是又另一种光景?

    樊以航又慢慢笑了笑,将所有疑问都压进笑容里。

    往事不可追,绮念心境,只适合在私下无人时拿出来,慢慢的回想。

    “对了,容浔回容家了,容老爷子急召。”

    樊雅动作一顿,眉头微微皱起,不由自主的思索起容老爷子为什么急召容浔回去。

    那天他们回容家吃饭,容老爷子除了关切她的身体状况外没有提丝毫让她回容家住的话题,就连容闳跟奉何华提了两句都被容老爷子漫不经心似的给压了回来,容老爷子是老一辈的人,对血脉十分重视,更何况是她这样的身份,不强求她在容家长住……这其中,应该有容浔的一份功劳在。

    就是不知道,他是拿什么换了老爷子的松口?

    容氏在日本的先锋谈判事宜虽然基本上告一段落,即将进入更重要的工程筹备阶段,在这个节骨眼上,容浔为了她擅自回国,这么大的事,容老爷子只是淡淡说了两句,没有严令容浔赶紧回日本,也没有安排他新的工作,反而让他无事人似的天天来她这里报道。

    容老爷子这么做,是单纯的想让容浔来照顾她,还是另有深意。

    而且,说起来,还有三个月容沣就要出狱了……

    她想的出神,没留意樊以航眼底一瞬而过的复杂与自嘲。

    ……

    她虽然拒绝了容浔,却在这里为他烦恼,即使她不承认,做兄妹那么多年,他怎么会看不出她的那点小心思。

    小雅看着好说话,其实冷情的很,她只在乎那些放进心底的人,其余的,都是浮云。

    但如果哪一日……

    樊以航心口一跳,目光微闪,滑过一抹暗沉的几乎辨不明的情绪,勉强笑了笑,“不用担心他,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容浔那家伙运气还不错。”

    樊雅想的出神,下意识为他辩护,“运气好?要不是是他遇上那些事,换做别人,早就死了。”

    话一出口,猛地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眼眸不自在的往旁边瞟,有些不敢看樊以航的眼。

    樊以航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脸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15章 不如不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