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夕阳正好。

    绚烂到极限的晚霞印满了整个天空,赤橙黄绿青蓝紫,还有种种分不清道不明的颜色夹染在湛蓝的天空里,热闹的仿佛打翻了染铺里的所有颜料,充满鲜活的世俗气息。

    她最爱的,就是这样热闹鲜活的黄昏。

    落地窗户已经被打开,一排悬挂在吊顶上古铜色的铃铛叮当作响,清脆又不失浑厚的铃声在风的抚摸下交相响起,忽而低忽而高,合奏成一曲再好的作曲家也难以谱写出来的曲调,那是自然的声音。

    铃铛脆响,与她在高医生诊所门口看中的一模一样,连清脆浑厚的声音都是一样的。

    落地窗外,突然砰的一声响。

    高云开笑嘻嘻的点燃了一溜烟的烟火,绚烂的烟火竞相升空,在黑夜里才会显现出灿烂辉煌的烟火在这个夜色将落未落的时分竟然也异乎寻常的夺目,与天边的晚霞交相辉映,绽开的哗啦轻响又与铃铛交织在一起,越发的清脆好听。

    她爱看烟火绽放,却不爱烟花绽放后夜色的冷清,暮色时分,夕阳正好,就是烟花燃烧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它们身后伴着的依旧绚烂无比的晚霞。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醇厚的让人想起已经酿了百年的酒,带着蛊惑人心的醉意。

    他站在她身前,笼在光影里,长眸深邃的仿佛含了千山万水,又像是跨过了千年万年,历经时间空间的磨折,最终只笼罩着她一人的身影。

    他微笑,“婚后的第一个生日,迟了三个月,但还是希望你,不要觉得太晚。”

    他又笑,“这里有你的亲人,有你的友人,我当着他们的面起誓,我今生只爱你。”

    他再笑,“今年的人不多,等明年,我会邀请所有你在乎的人,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爱你。”

    他笑若春风,眼神却一派沉静,静的仿佛是一潭一眼看到底的潭水,全是恳切。

    “樊雅,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再继续等待。”

    “樊雅,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爱你。”

    ……

    一直沉默坐在床边的男人突然动了动,慢慢站起身,他瘦的惊人,宽大难看的棉袍穿在他身上也晃荡晃荡的,十分难看。

    屋子里没有人,这个时候是吃饭的饭点,看守他的人也根本不怕他这个半瞎子跑了,反正堂口里到处都是人。

    就算是这样,他还是站定,侧耳细细听着动静,确定没有听到任何刻意压抑的呼吸才微微松了口气,斯文俊秀的侧脸笼在隐约从百叶窗透进来的光影下,唇角微挑,是温柔的弧度。

    他慢慢往前,虽然视线已经模糊,但他落脚十分稳健,不急不缓,从容的仿佛还是在讲台上。

    他走的慢,别人只需要两秒距离他走了一分钟,而且额头已经出汗。

    他熟门熟路的拉开椅子坐下,单手在桌上摸了摸,顺利探到放在桌上的笔筒。

    康天齐很放心他这个废人,不怎么搜屋子,但每次搜屋子都是大张旗鼓,按时间估算,估计明天就要来了,所以他得在那之前,尽快把这木雕完工,然后藏到上次那些人上次已经翻过的地柜里去。

    指尖顺着桌面一滑,摸到桌面边角嵌在桌角缝隙间的一片小小的刀片。

    康天齐怕他自杀,但凡所有铁质甚至是足以伤害自身的东西都不允许进他的房间,这个小刀片,还是那个人来之后故意留下的。其实他们都想多了,他怎么可能会自杀?他如果死了,就会成为她一辈子的负累,他愿意让她鲜活亮丽的活在阳光下,而不是因为他背上一辈子的枷锁。

    想一想她的样子,再笑一笑,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笔筒里的东西倒出来。

    一个未完工的天使像。

    实木雕刻,巴掌高低,一笔一画间却异乎寻常的精致,连起伏的衣袂都分毫不差,圣母脸庞尤其柔美,挺俏的瓜子脸有三分她的影子。

    他不太满意的皱眉,总觉得刻的不是很好。

    上次虽然替她把那个天使像捡了回来,也拿到了相熟的朋友那里去清理,但可惜陶瓷制品从来都是脆弱的,即使朋友是这方面的高手,也根本没办法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而且圣母项链上缀着的丢失的那颗碎钻也难找,火烧的厉害,把原本切割的弧度也烧融化了,就算他能找到一模一样的宝石,也缀不成原来的模样了。

    他一直觉得遗憾,只是一直想不起来该怎么弥补,最近闲暇无事,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丢了很久的老手艺。

    当年跟妈妈讨生活时,每次实在是没钱了,总会废物利用刻几个东西,拿出去跟人家换些吃的,两个人你谦我让的分着吃,偶尔相视一笑,冰冷的小屋子都觉得温暖了。

    只是,自从妈妈死后,他就再也没碰过雕刀,没想到,这次是为了让她开心又重新捡了起来。她的生日已经过了,或许,等他出去时,可以当做迟来的生日礼物。

    他唇角笑容愈发温柔,微微侧脸,绚烂的夕阳巧巧落在他被光影遮住的脸上。

    一眼触目。

    似乎是上苍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

    但被老天玩笑了的男人,依旧在笑,笑容拉扯起狰狞的皮肤。

    仿若鬼哭。

    ……

    独行在巷子里的男人突然顿住脚步,抬头,定定看着头顶上长长的却被晚霞笼罩的天空,俊美精致到极点的脸上露出些微笑容。

    这时候,她是不是又像猪一样窝在阳台上看着夕阳西落,懒散的像是恹起的女王,沐浴在火红的夕阳里,唇角微勾,心满意足又享受的弧度。

    他勾唇,笑意也懒懒,像极了他记忆中那人的笑容。

    然后,他一脚踹开巷子深处一扇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门,看着里面忙不迭收拾东西惊慌失措的人们,细长凤眸微微上挑,“嗯?这里是康天齐在a市的档口?啧,白粉?真是一群不长进的。”

    ……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14章 我很期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