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头也不抬,提肘狠狠揍了他两拳!

    饶是容浔,也被这两下肘击的气血翻涌,等他回过神,身上的白衬衫已经被人全部扯开。樊雅装作无视他腰上渲染出来的大片血迹,利落一抓,抓过床头柜上的记号笔跟手机!

    大笔一挥!

    左边红,右边绿。

    左边混账,右边禽兽。

    字是好字,文秀中见风骨,一看就是练过的。

    闪光灯亮了亮。

    樊雅手里的手机亮了亮,拍照成功!

    她冷着一张脸,“这照片我会传到网上去,我看你这辈子怎么见人!”

    容浔嘴角笑容果然僵了。

    樊雅唇角微挑。

    然后……

    “噗……”容浔噗嗤一笑,很不给面子的,“哈哈哈……”

    他虽然是没奢望过樊雅真的做出什么饿虎扑狼的事情来,他也没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来,感觉像极了小孩子的恶作剧。

    “樊雅,你太可爱了……”

    樊雅脸色骤变,狠狠瞪着床上笑的快喘不过气的男人,她承认自己在恶作剧上确实没什么天分,但是他这么笑,实在是……

    是可忍孰不可忍!

    克制理智优雅从容的樊大小姐,发出她重生以来的第一声咆哮,“来人,给我把他丢出去!”

    咆哮声响彻房间!

    几乎是刹那间,重重的脚步声响起,似乎是好几个人匆匆忙忙的上楼,音效媲美像是房子失了火。

    被压在身下的容浔脸色终于变了变,望向因为挣扎翻滚而衣衫不整眼角含光无线春意的樊雅,眸光一敛,迅速而神奇的从皮带里抽回里自己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身边的蚕丝被,蚕丝被哗的一扬,劈头盖脸的将两人盖住!

    樊雅下意识惊呼一声,随即就感觉腰上一紧,整个人被一股轻柔却强硬的力道拉的往旁边一歪,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安安好好的躺倒在被子上,身上严严实实的盖着蚕丝被,连一根头发丝都没露出来。几乎是同时,稍显冰凉粗糙的一双大手十分忙碌的摸黑探进被窝里,异常熟练的摸到她有些散乱的衣襟边上,理一理她露出锁骨的领口,系起她稍松的腰带,再往下一捋,本来攀到大腿上裙摆瞬间盖住小腿。

    头顶上那人还在嘀嘀咕咕,“这么好的风景,给他看想让他变身成狼么,已经够有异心了……”

    樊雅被他闷在被子里占尽便宜,还要听他莫名其妙的絮叨,想也不想,小腿一抬直接踹过去!

    砰一声!

    猝不及防的容浔被踹下了床!

    樊雅迅速起身,迅速躲进衣帽间!

    再砰一声响!

    半掩的房门被撞开,樊以航首先冲了进来,着急大吼,“雅雅!”

    看清房间里的情形,樊以航的声音猛地卡住。

    一个人影迅速闪进衣帽间,看身形像是樊雅,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从来俊美从容的容浔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皮带没了,衣扣散了,腰间一大滩触目惊心的血,精壮的胸口上左混账右混蛋,文笔潇洒,十分对仗。

    樊大少俊朗脸孔瞬间扭曲了,他默默看了眼地上‘玉体横陈’的某人,默默扭过了脸。

    “怎么了怎么了?堵在门口干什么?”苏连衣清脆的声音连珠炮似的响起,挤进门里一看,猫似的大眼瞬间亮了亮,“身材不错!”

    樊以航脸色变了变,想也不想的直接借着身高优势挡住丝毫不懂得什么叫做廉耻的苏连衣,发狠瞪过去,“你要不要脸?”

    “女人看男人天经地义,男人看男人才不要脸。小香香,来看看,现在不看就浪费了,容少的身材真不错。”苏连衣踩着十寸的高跟鞋,耀武扬威的踩过樊以航的脚面,从表情尴尬的常天齐身后拖出一脸不自在的罗香,“你不是带相机了么,借我用一用,这照片登出去一定是头条!”

    罗香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拉出来,瞥一眼过去,满脸嫌恶,“难看。”

    容浔按了按眉心,阴测测扫眼过去,扶着床慢吞吞的坐到床边扣扣子,“相比较这个,我觉得媒体对第一模特打压新人抢前辈合约的事情肯定更感兴趣。”不由同情看了眼扶着门框满脸痛楚的樊以航,能跟苏连衣这么个女人坚持了三年,樊以航真的已经十分了不起了。

    苏连衣媚眼一扫,红唇一噘,艳冠群芳的脸上立刻全是楚楚可怜,小鸟依人的靠在罗香肩上,悬悬欲泣,“小香香,他欺负我!你帮人家揍他!”

    完全被前妻忽视了的樊以航嘴角微微抽搐,脸色铁青。

    常天齐咳了声,打破身边诡谲的气氛,“容浔,要不要我帮你先看下伤口?虽然天气冷,但经常绽开也会影响伤口恢复的。”

    刚才还一脸委屈的大美人迅速满血复活,“就是就是,你们一帮子大男人挤在房间里做什么?都给我出去出去!”

    说着,不容分说的利用距离上的优势直接将在门口的樊以航与常天齐挤了出去,眸光一挑,挑看向慢吞吞的容浔,“怎么,赖着还不想走?想让我小姑子在衣帽间里躲一辈子?”

    容浔视线在门边罗香身上落了落,不置可否,眼角却已挑出一抹锐利。

    苏连衣心口一跳,拦在罗香身前,“看什么看?突然移情别恋爱上我家小香香了?”罗香逼走苏连衣的事情只有她们三个人知道,难道是樊雅泄了密?但樊雅不是那样的人啊。

    “放心,我眼睛还没瞎。”容浔嘲讽,“嫉妒的女人,我受不起。”

    苏连衣脸色微变,还没来得及说话,罗香已经沉默走出来,抿了抿唇,“对不起,那次是我不好。我今天就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12章 左边红,右边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