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下午两点不到,阳光正好。

    容浔熟门熟路的走到樊雅门边,倚着门轻轻敲了声,里面居然没有传来预料中的清脆问询,他诧异挑了挑眉,直接推开门进去了。

    房间十分安静,大片的阳光从窗口透进来,尽数倾洒在房间正中的欧式大床上,落在床上好梦正香的女人身上。整栋房子都通了地暖,丝毫不觉得冷,樊雅也只穿着轻薄的丝质睡衣,袖子微微撩起,白皙细嫩的胳膊懒懒放在被子上,薄透的阳光一笼,愈发显得剔透晶莹。

    容浔呼吸一窒,眸光微深,开始慎重考虑自己该不该到楼下等。

    正在思索间,床上女人懒洋洋的翻了个身,轻薄的蚕丝被顺溜滑下床,只余一角摊在她的腰腹间,睡衣是黑色丝质的质地,愈发显得她肤光胜雪,而且老天似乎是尤其厚待她,即使怀孕将近七个月了,却丝毫不见一点臃肿,背部弧度微微一弯,让人惊艳的弧度。

    容浔眼底掠过一抹惊艳,迈着长腿进门。

    皮鞋踩入一片柔软里,几乎要陷进去。

    他皱了皱眉,仔细一一看才发现她的房间铺着一层十分厚密的羊毛地毯,纯白而纤长的羊毛软的几乎要将人陷进去。

    蓦然想起,他们结婚前她也曾让人在他们卧房里铺了这样的一层羊毛毯,后来或许是察觉到他的嫌恶,很快就被她撤走了,换成了他比较习惯的大理石。

    所以,现在是恢复了她自己的喜好么,代表着她跟他划清界限?

    他站在门口瞪着那片他十分不喜的柔软,眉头不由拢的更紧,也不知道是在厌恶这羊毛地毯,还是恼怒她不再为他考虑跟他划清界限的觉悟。

    片刻,他认命叹了口气,干脆脱了鞋,满屋子找拖鞋,却根本没发现拖鞋的影子,连女士的拖鞋都没一双。容少悲凉的叹口气,认命赤脚走入那边让他疑心感觉自己快要陷进去的羊毛地毯中,他错失了她千方百计迁就他的好日子,只能踏上迁就她的漫漫征途了,更可悲的是,他居然没有丝毫不满。

    落脚无声,走到床边她睡的依旧香沉,连眼睫毛都没有颤上分毫。他突然发现她的睫毛十分长,小蒲扇似的,丝丝细密而漆黑,阳光正好,她半侧着身,眼睫笼下一圈淡淡的阴影,竟然让他不可自拔的迷恋。

    “这个点睡觉?是昨晚没睡好,还是孩子折腾?”容浔喃喃自语,弯腰抓起被她掀到地上的被子。

    也不知道是他的动作,还是他的声音,樊雅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卷了被子,丝质睡裙微掀,露出一截白嫩纤细的小腿,晶莹剔透的连毛细孔都没有,仿佛玉雕而成。

    不经意的性感,才是真真正正的动人心魄!

    男人眸光一闪,暗沉眸里翻涌出不掩饰的情绪,只是视线在她高高隆起的腹部上落了落,小小的绮念瞬间烟消云散。

    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他干脆脱了外套,轻手轻脚的在她身边坐下,一只手拢着她的被子防止她再掀起被子,一面捡起床头柜上的育儿书籍。

    育儿书籍翻了一半,其中一些上面还用红笔标注了重点,由此可见樊雅是多么的重视。

    他侧头,忍不住笑,“对孩子这么重视?对我就这么冷淡,大小眼太离谱了吧?”说话间,小心的将她的胳膊放回被子里,“也不怕受凉。”

    “……快走……”樊雅突然发出声呓语。

    容浔没听清楚,低头细听,刚好听见樊雅软着声音低叫,“沈晏……”

    声音仓惶急迫,三分焦急,像是被梦靥住了。

    容浔呼吸一窒,眼底涌上不悦,但随即不悦就变成了遗憾与无奈,轻轻叹了口气。

    他错失了她最真心的时候,沈晏却是一直都守在她身边,温厚宽仁,即使他从来都认为沈晏这个人身上有太多令人芥蒂的东西,他也不得不承认,沈晏对樊雅是真正的好,那份好,有时候他都觉得自愧不如。

    樊雅心善,沈晏对她越好,她就越觉得对不起沈晏,当沈晏因为她失踪,那些愧疚便攀升到了顶峰,也就是因为这个,即使只是从一个小喽罗听说康天齐手里有那么个不知身份的男人,即使她自己再怎么顾惜孩子,也情愿冒险,想用自己做诱饵把人钓出来。

    只可惜,康天齐那边瞒的太严实了,就连他都没办法从他那里探出那个人是谁,更不用说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人救出来。

    看来真的只有请蛇出洞这个办法可以奏效了。

    只是……

    樊雅不安动了动,像是受到了惊吓。

    容浔眼底滑过一抹不舍,伸手环住她的肩膀将她拥入怀里,温柔抚着她的后背,缓声道,“我在这里,别怕……我不会让你跟孩子有事……”

    樊雅动了动,渐渐安宁下来,又沉入睡梦之中。

    容浔专注凝视她渐渐平静下来的神色,微微舒了口气,眸里光芒敛成刀束,束成一记凝定冷芒。

    樊雅一觉睡醒,讶然发现自己一觉居然睡到了将近四点,天边晚霞绚烂如火,恣意的铺展了大半个天空,看起来比早晨还热闹几分。

    今天真的是睡太久了,却是异常舒服,仿佛积累在骨子里的疲惫也烟消云散。

    樊雅撑坐起来,下意识看向身侧。

    身侧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自嘲笑了笑,她真的是睡糊涂了,竟然觉得睡梦中时不时响起的令人安心的声音是因为……

    房门突然被轻轻推开。

    她下意识拉起被子,想也不想罩住自己。

    高云开跟白秘书懂的礼数,除非十万火急的大事,不会擅自进她的房间。三五不时的进她房间偷袭的人,只有那个妖孽风骚的孔雀男,每次美其名曰来验证她的睡姿是否合乎大家闺秀的典范。

    她头也不抬,“出去,容衍!”

    本来就极轻微的脚步声突然一停,“嗯?”尾音轻轻上挑,包含着各种不满不悦的负面气息,危险慑人。

    不是容衍那种特有的华丽甜腻的声音,而是低沉富有磁性,让人想起冬日寒冰,瞬间让人不寒而栗的耳熟声音。

    樊雅霍然抬眼,不可思议的瞪着来人,“谁放你进来的!”

    她不是不许人给他开门么!

    容浔微微勾唇,答的认真,“因为家里门没锁。”

    将手里托着的瓷盘放在桌上,男人修长长腿迈了几步就已经到床边,微微俯下身,绚烂的彩霞全部站在他身后,面貌几乎也模糊在光影里,形成一种近乎诡异的专注,暗海似的眸子也锐亮的惊人,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他慢吞吞的问,“容衍经常进你的房间?”所以,这样烂漫春光,不止他一个人欣赏过?

    他的声音甚至还带着点笑,却让人觉得不安,也觉得冷。

    直觉告诉樊雅,如果她现在说了是,容衍日后的日子可能不会很好过。

    樊雅没来由的,心里突然一阵心虚,下意识就要解释,容衍那厮虽然风流爱闹,但每次来的时候都在外面大张旗鼓喊声震天的,闯进来时她早就提前穿好了衣服,所以她虽然恼怒,却也不是很生气。

    话刚到嘴边,硬生生的给她吞了回去。

    他是她的谁,她有必要对他仔仔细细解释清楚么!

    他有什么资格插手她的生活?

    黑白分明的眼眸微微一缩,她干脆骄傲跪坐起来,蚕丝被顺着她的动作滑下,黑色丝质的睡衣像极了黑夜的颜色,这样的姿势看过去,胸前一线莹白,比怀孕前更加波澜壮阔。

    樊雅抬眼看他,下巴微微昂起,是矜持骄傲的弧度,“就算是那样,跟你有关系么……”

    声音戛然而止。

    她的下巴被人轻轻扣住,稍显粗糙的大手摩擦着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11章 教训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