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恬被奉何华一巴掌打懵了,苍白着脸跌坐在地,无声落泪。

    从她的骄傲被人用最残忍的方式碾碎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不再是百年容家的千金贵女。

    奉何华悲凉看着自己宠惯长大的小女儿,心如刀绞的同时深深悔恨。

    容恬的出生为她夺回了丈夫的爱情,夺回了她容家夫人的地位,容恬的性格又跟她年少时十分相似,所以她愿意为女儿付出所有的宠爱,这才宠的她无法无天,骄傲肆意。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她的宠爱,不仅让容恬任性跋扈,甚至连最基本的自知之明都没有,居然蠢的与虎谋皮,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康天齐……

    奉何华蓦的握住拳头,眸光阴郁冰冷,带着刻骨杀意!

    她跟康天齐确实有过一些联系,不过都是相互利用,井水不犯河水,现在,他居然动到了小恬身上……

    该死!

    “妈……现在该怎么办?”容恬抽噎着怯怯抓住奉何华的衣服,一脸无助。

    “你跟他的关系……”顿了顿,忍住怒气,“有多少人知道?”

    “应该……应该不多吧。”看着母亲脸上毫不掩饰的寒意,容恬打了个寒颤,“我每次去都很小心,知道的人应该不算多。”

    照片都让人拍了,知道的怎么可能不多!

    奉何华狠狠瞪了眼到现在还不知道深浅厉害的小女儿,深深吸了口气,“他到底让你都做了什么,都给我都说出来!”

    容恬目光闪烁低头,胆怯的不敢看奉何华,“妈咪,事情都过去了……”

    奉何华心里生出一股不祥预感,“说!”

    “他让我做他的女人……”容恬吞了吞口水,“还有……化妆舞会。”

    奉何华骇然站起,“药是你下的?”

    “没有没有!”容恬惊慌失措的摇头,“我没有动手!是……是孟之野!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通了孟之野,是孟之野下的药,我、我……”她嗫嚅垂眼,“我只是没阻止!”

    “你明知道孟之野在里面动了手脚,你还留在那里?”奉何华扬手就要甩过去,眼前却一阵昏眩,踉跄往后退了一步,已经完全没有了勉强维持的优雅,不可置信的低吼,“容恬!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容恬急忙解释,“所以我只喝了一点果汁,只是……我也没想到里面的药性那么强。”

    就是因为没想到药性那么强,她才控制不了身体的本能,被故意找上来的孟之野一挑拨就失去了控制能力,也因为她只抿了一小口,很多事情都模模糊糊映入脑海,就算当时不清楚,现在也能想起五六分。

    颠倒错乱里全是恐慌剧痛被人践踏自尊的绝望惶恐,被沈拓推撞上床柱时那刹那剧痛,还有……那个为她盖上衣服的人的温柔。

    虽然只是一件衣服,那刹那温暖与安全,让她永远不能忘。

    “你在那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容恬一个激灵回过神,“他知道孟之野喜欢我,他说,只有我过去,孟之野才会出手。”眼神微微躲闪,不敢看奉何华的眼,“他让我想办法把孩子栽赃到沈拓身上,他说,只要有了孩子,沈拓就不能不娶我。”

    “沈拓?柯家?”奉何华眼底滑过一抹惊疑与深思,“康天齐让你接近沈拓,为什么?”

    让小恬成为埋伏在柯家的一颗棋子,又是什么理由?康天齐想做什么?

    “我……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

    奉何华心里猛地涌上一股怒气,恨铁不成钢,“连理由都不知道你就心甘情愿成为别人的棋子?你把我教的全部都忘了吗!”

    “他说如果我不听话,他就让我身败名裂!妈咪,我不敢不听他的话!而且……”容恬猛地捏住拳头,“我不甘心!”甜美脸孔微微扭曲,眼底全是浓重森冷的煞气与不甘,骇然狰狞,“我不甘心就我一个人坠入地狱,他们还可以那么开心的笑!我要所有人都一起陪着我坠入地狱!”

    奉何华怔怔看着被愤怒妒恨扭曲了面孔的容恬,似曾相识的面孔让满腔怒火烟消雾散,化作满腔悲凉。

    这样的神情,何曾相识。

    只不过当年,她嫉恨的只是那几个人,现在的容恬,嫉恨的是所有人。

    当初的嫉恨让她变成现在从容深沉的奉何华,将来的容恬,又会成为什么样?

    容恬一把牢牢握住奉何华的手腕,所有的委屈恐惧化成了憎恶愤怒,嘶声低吼,“我不甘心!凭什么樊雅每次都可以化险为夷,如果不是她突然出现,樊心现在已经死了,容浔会失去一切,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妈咪,我好恨!为什么她也在那里,她就可以什么事都没有,还可以安安稳稳怀着孩子,我却什么都失去了!我好恨!”

    奉何华脸色骤变,疾声打断容恬的话,“你说什么!”

    容恬被奉何华的反应吓住,呐呐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我、我……”

    奉何华对女儿的愚钝忍无可忍,破口低喝,“樊雅也在化妆舞会上?你确定?”

    容恬迟疑了下,嗫嚅道,“我不是很确定,我只是感觉那个躲在床底下的女人有点像是她……妈咪,就算她在,我们也根本查不到,那天是化装舞会,本来就看不清样子,那天监控录像不知道被谁给毁了,就算她真的在,我们也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只要她在,总会有证据的!”奉何华厉眼眸寒凉,“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五一十的,你跟我仔仔细细的说清楚,不准遗漏一点!”

    好不容易将她勉强记得的情形结结巴巴的说清楚,天际已经蒙蒙一线青白,其实容恬当时虽然保持了一分清醒,但基本上是处于混沌状态,就算约莫能猜到些,也没办法确定那些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

    “后来我就晕过去了,但我真的觉得跟沈拓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09章 破釜沉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