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浔默然无语,只在眼底滑过一抹欣赏,他看中的女人,就该这么聪明。

    樊雅凝眉。

    如果不是奉何华,又是谁?

    她早些年虽然肆意妄为,但除了追逐容浔这件事做的过火了些,其余时候还是知道分寸的,杀人栽赃这种大事还算不到她头上,所以这次的目的不会是她。樊家势大,就算真的成了事,就算是伤筋动骨,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但是……樊心出事,最伤心的会是容浔,容浔如果出手,能力再强,在樊氏这样的大财团面前也只有被碾压的份。

    她霍然醒悟,“这件事针对的是你。”

    “嗯?”容浔淡笑,头也没抬仔细替她擦着手,“那你觉得是谁在针对我?谁最想要我死?”口气闲散的没有一点情绪,云淡风轻,像是在考校。

    容衍细长凤眸一闪而过的精光,薄唇微动,却没说什么,看向容浔的眼神里滑过一抹不屑。

    想用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办法一点一点的把樊雅带入他自己的生活圈子里,容浔还真想得出来。

    不屑归不屑,望了望因为专注思索而显得格外精神奕奕双眼异常明亮的樊雅,容衍不得不承认,樊雅身上有种寻常大家闺秀没有的韧劲,她不是那种甘于被养在深闺不问世事的娇贵女人,她越强大,越美丽。

    既然她想让自己强大,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直面蝇营狗苟与不能言诉的黑暗,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而那些她最需要学习的东西,他是没办法教会她的。

    不是他的阅历不够,只是,那些黑暗沾染了太多血腥与肃杀,她不该沾染,她只该坐在明朗温暖的阳光中,运筹帷幄,却不涉任何黑暗。

    樊雅没有察觉到身边两个男人眼底的风起云涌,沉下心仔细思索。

    容浔的存在,阻碍的只有是容家人利益,容浔再怎么不逊,到底是容家的骨血,容老爷子跟容闳,绝不可能看着目前唯一能成气候的继承人出事,算起来只有奉何华母子,奉何华不会做这种蠢事,容沣还在牢里,手腕应该不会伸那么长,算来算去,只有那个算起来最不可能的可能。

    蓦然间新婚第二天早上容恬对容浔敬畏躲闪的态度跃上脑际,樊雅目光一凝,震惊脱口而出,“你到底对容恬做了什么,让她不惜一切代价要除了你?所以,那个什么康什么的,想要对付我也是因为容恬?”

    堂堂容家千金小姐,居然跟那种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物牵扯在一起,还胆大包天的想要动手杀人!

    而且是用这种看似精明实际上愚蠢的办法!

    她还不如直接请人杀了容浔来的干净利落,容恬性子浮躁,完全不是那种会使心机的人,偷鸡不成蚀把米,很正常。

    只是不知道,容恬是怎么认识那些人的?

    容浔微微挑眉,眼底赞意更深,唇角微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低沉的嗓音里也含了点笑,像是在诱惑着人上钩,“想知道?”

    樊雅不假思索,下意识就靠过去。

    她对解密有一种天生的兴趣,况且她也已经解密到这个地步了,如果不知道真相,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我们可以走了没?时间也不早了。”

    一道带笑的声音,旁边突然响起。

    伴着声音的,还有扣在她手腕上稍显冰凉的手。

    樊雅下意识一缩手腕,躲开容衍的手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手指还抓在容浔手上,而且她跟容浔什么时候靠的这么近?

    她心头一紧,本能往后一退。

    身体是往后退了,但右手腕还被容衍扣着,左手被容浔抓着,仿佛成了两个无聊男人争抢的娃娃,而且……她有些不太敢看容浔,转头狠狠瞪了眼凑热闹的容衍,“给我放开,而且我不需要你送我过去。”

    你凑什么热闹!

    “可是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不去我会很没面子的。”容衍挑衅瞟一眼容浔,一切都如他所愿,那不是太便宜他了一点?

    容衍唇角勾笑,故意低头凑近,无辜的眨了眨眼,用只让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柔情款款的低道,“那边太危险,我担心你。”

    樊雅嘴角抽了抽,想也不想扬起手拍上容衍那张俊脸。

    她本意是想用手指点开容衍的,没想到容衍俊脸突然往前一凑,她的巴掌就直接抵在男人的脸颊上。

    容衍声音压的更低,在她耳边快速道,“这么容易就放弃抵抗了?男人是个贱东西,太早得到就不知道珍惜了。”

    樊雅一愣,忍不住皱眉瞪他,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忙的瞪人,一时间也忘了把自己的爪子从容衍脸上挪开,容衍突然诡秘一笑,突然侧脸,微凉的嘴唇在她掌心突然轻轻一碰,啾!

    樊雅眼眸倏地圆睁,想也不想赶紧收手,但她的速度快,有人比她的速度更快!

    啪一声,她贴在容衍脸上的手腕被人自半空中牢牢扣住,浑身散发着震怒气势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他们的身后,单手抓着她的手腕,长眸微挑挑出毫不掩饰的不悦,虽然他大概猜出樊雅类似不想靠近他的鸵鸟心态,他也尽量克制让自己保持冷静,但他实在没办法看着自己的妻子跟别的男人当着他的面……嗯,打情骂俏?

    嗯?当他死了么?

    樊雅抽了抽手腕,没抽出来,恼怒抬眼,“放手!”抓的她好痛!

    “前提是你乖乖听话。”容浔单手搂住她的腰,危险俯身,因为动作身上黑色风衣微掀,露出里面的黑色衬衫。

    樊雅眼光一跳,忽的想起昨天他那件被剪开的衬衫以及衬衫上的血渍,昨天跟大哥又打了一架……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动摇,挣扎的幅度也小了下来,她深吸了口气,才要以更冷漠的态度逼他放手时,蓦然发现容衍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们身边,一脸揶揄,似乎是算准了她不会出手。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06章 无聊的大家闺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