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卓天逸说……”樊雅压抑不住狂喜,眼眸瞬间亮了,“他们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那商……”声音一顿,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只有他一个人回来吗?”

    卓天逸与商秋的失踪一直是悬在她心里的疙瘩,虽然容衍说过他们没事,但她一直都不放心。现在总算有了他们的消息,怎么能不让她激动!

    容浔脸上冰冷在面对樊雅时烟消云散,眸光微柔,“当然不是一个人。”不由还有些疑惑,“他们是直接先来了你这里,后来卓天逸才去找了我,你那位……同学,”他暗示似的看她一眼,“在你这儿应该待了很长时间,你不知道?”

    樊雅怔在原地,她真的不知道……脑海里灵光一闪,她蓦然醒悟,脱口而出,“昨天夜里那个人是她!”

    老天,她还以为她是在做梦,根本没有在意!

    那个人影居然是商秋!

    容衍懒懒一笑,笑容含着几分温柔,“商小姐说你太累了,不想吵醒你。不过她有让我带话,说她现在一切都好,而且她说但凡跟你作对,你看不顺眼的人……”意有所指的瞥了眼容浔,“都会是她的敌人。”

    容浔敛目,淡淡嘲讽,“说的真好,很合我的心意。”

    樊雅狂喜之下也没在意两个男人的阴阳怪气,急急问容衍,“那她现在人在哪里?除了这些有没有说别的?”又忍不住懊恼,“我怎么睡着了?你们怎么也不叫醒我?她好不好?”

    容衍蓦然想起昨晚商秋的话,目光更柔和了几分,连惯含在声音里笑意也淡了下去,认真回答,“她一切都很好。”

    差点因为担心她而宰了他。

    “那就好。”樊雅松了口气,粲然微笑,笑意从明亮的眼底滑出,再到唇角,温柔到了极点,也美丽到了极点。

    即使容浔明知道樊雅的笑容不是针对容衍,但看着她对他微笑,呼吸一滞,胸口袭来尖锐的痛感,连带着腰上的伤口都微微痛了起来。

    他克制着不让自己变脸。

    依他对樊雅的了解,又依照此时他在她心目中的印象,他不得不承认他如果现在变脸,被赶出家门的可能会是他。

    她可以对容衍坦坦荡荡的微笑,对他只会避如蛇蝎。

    他还是第一次见着一个女人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爱人的。

    容浔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幸好陈婶的到来让他没有多余时间空想,陈婶端着餐盘频频回头,差点撞上门框,也不知在看什么。

    容浔微微皱眉,眼疾手快的接过她手里的早餐,“怎么了?”

    “我刚才看见有两个人总盯着这里看,可我刚才出去看,也没见到人。”陈婶一头雾水,“可能是我看错了。”

    餐厅一静,容浔脸色微沉,就连容衍脸上笑容都敛了,樊雅朝陈婶温和笑了笑,“可能是是你看错了吧,陈婶,你不是说你女儿正怀孕也没人照顾么,这样吧,你今天下午先回家休息吧,工资照发,等我通知你你再来上班。”

    不管是不是她多心,在她没确定安全之前,她不想将无辜的人扯进来。

    陈婶诧异,“那怎么行,樊小姐你们又不会做饭,总不能吃外卖吧,对孩子不好的。”

    “她的饮食我负责。”容浔微笑接口,“不会让她饿着的。”

    陈婶疑惑看着衣冠楚楚的容浔,满心满眼的不相信,脱口而出,“可当初容先生兴致勃勃的想要煮个面条,差点烧了厨房!”

    容衍膝盖中箭,笑容僵在唇边。

    容浔轻蔑斜扫一眼过去,“别把跟个白痴比,我会不会做饭,樊雅最清楚。”十分干净利落的将蛋饼用桌边餐刀切成方便入口的小块,一块块放入樊雅面前的餐盘里,“老婆,你说是不是?”

    “……”樊雅眼风如刀,冷冷扫一眼过去。

    容浔脸厚如城墙,含笑辛勤当着搬运工,顺便提醒,“老婆,陈婶还在等你的答案。”

    樊雅微微吸了口气,敛下满眼怒气,尽量微笑看向瞪圆了眼的陈婶,“你放心吧,我正好也要回家几天,这边不需要你照顾的。”

    主人家都这么说了,陈婶也只能答应,回房间收拾东西。

    容浔将樊雅手里的蔬果汁换成温牛奶,喝了一口,为那种奇妙甚至有些难以下咽的味道微微皱了皱眉,看了眼容衍,却没让他回避,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

    卓天逸在调查樊雅上次的车祸时,不仅查到了被奉何华收买在樊雅车上动手脚的4s店店员,还在跟踪那个店员时意外发现了冷焰盟第一大堂主康天齐的毒品交易,一不小心被康天齐守在外面的手下发现,他跟商秋才迫不得已逃亡,差点丢了小命。

    卓天逸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十分的不服气,干脆跟商秋一起调查康天齐贩毒倒卖军火的证据,没想到前几天从一个线人那里探听到康天齐要对樊雅出手,不是要她的命,而是要她这个人。所以他们两个才急急忙忙赶回来报信。

    容浔看了眼一头雾水的樊雅,淡声解释,“冷焰盟势力遍及国内,崛起于九十年前,五十年前在三个人的努力下整合了地下所有黑暗势力,算得上一代霸主,我上次带你去的那个街道其实就是冷焰盟在这里的道场,还有上次你在houserome撞见的那个与樊以航会谈的人,就是当年三个人之一,人人叫他一声九爷。”

    樊雅微微睐眼,迅速调动自己的记忆,微微皱眉,“可是我记得门外的人称呼的是齐哥。”

    她对自己的记性从来都很有把握。

    “那是冷焰盟的老规矩,九爷七爷出门,对外说的总是手下堂主的名字,那天负责保护的是康天齐的手下,对外自然说是康天齐。康天齐是冷焰盟下第一大堂主,势力不小,野心更不小。”

    樊雅皱眉,“他为什么要对我出手?”而且还是要活口,不合常理。

    “卓天逸没探出来,他那个线人只说是内堂传出来的消息,似乎跟个什么人有关系。”

    “奉何华?”话一出口,樊雅自己否决了这个可能性,摸了摸自己隆起的腹部,“她现在应该情愿我死了算,不会想让我活着的。”

    容浔眸光冰冷,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杀一个人从来比绑一个人容易的多,而且还会出各种纰漏,康天齐不惜代价下这个命令,肯定是认为樊雅活着比死掉有更大的价值,只是这个价值,到底是什么?

    容浔第一次懊恼自己已经彻底退出了冷焰盟,不然现在也不会变的这么被动。

    “康天齐么?”一直旁听的容衍突然漫不经心的插口,“说起来,那次你在医院里出事,那个枪手就是他的人。”

    樊雅目光一跳,握着杯子的手猛地一紧,“也是他?”

    “不过他想杀的应该不是你。”容衍打了个哈欠,笑的懒散,“你去医院只是偶然,那个杀手想杀的,应该是那天早就定好去医院检查的樊心,你被波及,只能说明你的运气实在不够好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05章 一箭数雕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