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一觉醒来,天色已大亮。

    光线从厚重的窗帘里透进来,调皮的吻上地面厚密的羊毛毯,一线光柱,几乎可以看见光影里浮动的微小颗粒,显得十分温暖。

    这栋别墅是当初她成年时樊以航送给她的成年礼,一应布置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的,她来的机会并不多,以前上学时来几次也都是过来开party,自从认识容浔之后就更没来过了。

    那时候年少天真,总羞于将她显赫的身家展露在他面前,总怕他会因为她的家世认为她肤浅张扬又不能吃苦的人,所以她总是刻意遮掩着她的财富,找他时甚至连家里的车都不敢坐,委屈着自己辛辛苦苦挤地铁,就是为了证明她也是可以吃苦的。

    慢半拍的醒悟,她怎么又想起他来了。

    她微微叹了口气,没有苛求自己立刻将那些记忆全部抹去,毕竟加上上辈子,她跟他纠缠了将近八年光景,人生又有多少个八年呢?

    她掀开被子起身,赤脚踩在厚密的羊毛毯上却丝毫不觉得寒冷,洗漱完毕,走下楼时家务助理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白秘书与高云开已经坐着吃早餐了。

    她这栋别墅现在基本上成了难民营。

    高云开已经获得了青藤大学的入学通知,据说是还要有些手续处理所以只能住在这里,不过樊雅知道他是不放心她一个孕妇住着,他好歹是学医的,在旁边守着也安心。

    白秘书住的地方离这里太远,据他说来去不方便,但她觉得他应该是为了包吃包住来的,家务助理陈婶做了一手的好菜,如果不是碍于她孕妇的身份,可能他都要把他那几只猫猫狗狗都接过来照顾了。

    至于容衍,他是光明正大赖住在这里,理由十分无耻无赖……那两只都能住这里,他凭什么不能住?不过他手上的资源十分丰富,消息也打探的十分利落,樊雅也就默许他住下了。反正也就是多双筷子的事,也不是什么为难事。

    听见动静,两人同时抬起头,目光多少有些复杂诡异。

    樊雅拢眉,“怎么了?”

    “今儿早上……”高云开是老实孩子,还没说全,腿就被白秘书在桌子下踹了一脚,痛的他倒抽一口冷气,悻悻低头,“没事。”

    白秘书干笑,“没什么,就是觉得boss你昨儿回来的有些晚,有些担心。”

    樊雅狐疑瞥了两人一眼,从他们脸上又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也懒得去问,懒懒在椅子上坐下了。说话间,陈婶早就替她装了碗熬的糯甜入口即化的红薯粥,配着三鲜包子与新鲜小菜,看起来爽脆可口,但樊雅吃了两口就搁了筷子,随口问,“容衍呢?”

    “还在睡觉吧。”高云开关切的问,“怎么了,没胃口?”

    “有点。”樊雅逼着自己吃了两口,皱了皱眉,还是选择放弃,“陈婶,帮我榨一杯蔬果汁,谢谢。”

    等着蔬果汁的功夫,她看向白秘书,“投资的事情怎么样?”

    苏颜已快生了,‘左岸’的事情自然没办法操心,她这头也不适宜抛头露面,幸好白秘书虽然生活琐事不怎么灵光,处理公事还是十分利落的,一人单枪匹马的承担起左岸创业的所有事务,短短半个月期间,刚创立的‘左岸’事务所已经有了些起色。

    她手上除了不能动用的股票房产外,所有能够流通的资金也全部交给白秘书进行投资,虽然与‘左岸’人才投资的策略有些出入,但现在她跟苏颜都没有精力放在这上面。白秘书虽然能干,但他的长项在于统筹管理手段圆滑,发掘人才并不是他的长处。所以她现在只能想办法壮大‘左岸’资金链,尽可能在业界里打出左岸事务所的招牌。

    也拜上辈子多活五年的经验所赐,她大概知道哪些项目是有利可图。

    白秘书脸色一正,“大部分已经落实,达成的价格也算合理,大概还有三四家正在洽谈,不过合作的意向也是有的。”顿了顿,“不过……”

    “嗯?”

    “心跳软体已经拒绝了我们的建议,前段时间化妆舞会的风波也波及到了心跳软体的少东罗少辰,罗总的妻子激动之下小中风还在医院疗养,罗总心灰意冷,觉得是因为从商才会让罗少辰牵涉到这些事情里,他痛定思痛,决定将公司卖了。”他看了樊雅一眼,“心跳软体虽然经营不善,但口碑不错,已经有好几家公司对它抛出了橄榄枝,包括寰宇集团,风腾企业,甚至樊氏企业与容氏企业旗下的科技公司似乎也很有兴趣,这几天应该就会动作了。”

    樊雅眸光微锐,接过陈婶递过来的蔬果汁轻轻啜了一口。

    虽然不是她故意的,但罗少辰被卷进这件事,多少也跟她脱不了关系。如果因为这个而让一家公司被迫合并,实在不是她想看到的事,况且罗少辰虽然浮夸,但也算个人才,不应该就这么被埋没的。

    “罗少辰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已经申请了国外大学研究所的职务。”

    樊雅沉吟片刻,“待会我发一份企划书给你,你想办法转交给罗少辰,告诉他如果他想振作,左岸会尽可能的提供所有资源,如果他还是决定放弃,就随便他吧。”

    她不是圣母,即使她对罗少辰多少有些愧疚,如果他不懂得抓住这个机会,那也只能说他不是能成就大业的人才,她也无可奈何。

    “我知道了。”白秘书迟疑了下,“boss,风腾跟寰宇都似乎对这项收购案势在必行……”

    “怎么,担心他们会针对左岸?”樊雅瞥眼过去。

    白秘书蓦然想起樊雅的身份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03章 背靠大树好乘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