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心的啜泣还在耳边,悲凉莫名。

    那悲凉啜泣,似曾相识。

    上辈子的她,是不是也曾这么没有自尊的哭泣过,只为了挽回自己心目中的良人?

    电光石闪间,她凝望着身前男人专注却坚定的俊美容颜,他眸子虽深,此刻却没有半点杂质,纯粹的仿佛他真的爱她。但谁又知道,哪一天,这份感情会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变改变?

    上辈子她或许还期望过总有一天,他为了她将樊心舍弃在脑后,但事情真的发生了,除了不太真实的虚幻感之外只有说不清的空茫,以及淡淡的……惊心与厌烦。

    惊心他的绝情,惊心他的冷酷淡漠。

    厌烦他的温柔,更厌烦他以爱她的名义做出的这一切。

    如果再跟他待在一起,她怕自己会真的因为窒息而死!

    这股窒息感让她连衣服上恶心的臭味都忽视了,漠然甩开他的手,“不要对我说这些,你的决定跟我无关。我回去了。”

    容浔若有所悟,没有阻止,跟在她后面走进电梯,沉寂开口,“你觉得我太绝情?”

    樊雅沉默一瞬,慢慢抬头,脸上无悲无喜,带着经历世事后的沧桑与冷静,“如果你真的不爱她,拖着对彼此都是痛苦,长痛不如短痛,虽然可能确实有些绝情,但这应该是对彼此最好的结局。”

    容浔微微皱眉,沉声低道,“我跟樊心之间,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跟这个没关系。”樊雅轻声打断他的话。

    脚下一震,电梯叮咚一声打开,她才静静开口,“我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她顿了顿,想了想,“其实我刚才突然明白,我总是拿沈晏的失踪甚至樊心来阻拦我正视你,那些其实都是些借口,让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推拒你,又不会有什么心里负担。”

    容浔暗海似的眸子流光微动,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安。

    樊雅走出电梯,过冷的空气让她打了个冷战,已经很清醒的大脑更加清醒。

    天边孤星一闪,衬托的暗蓝的天空更加深邃。

    她抬眼,朝身后神色莫测的男人笑了笑,笑容温婉而柔美。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不相信你爱我。”

    容浔猛地睐眼,黑眸在暗夜里闪着光,仿佛暗夜里的野兽,危险而慑人。

    “或者说我没有自信让你爱我一辈子。”樊雅微微笑了笑,笑容异乎寻常的冷静,或许是今儿夜色太安静,安静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说说心里话,“我不相信你会爱我,我不相信你会永远爱我一辈子不后悔,我不想用未来的一生才猜测你什么时候会放弃,永远心惊胆战的等着你告诉我你很遗憾的弄错一件小事,然后,再度失去自尊,失去自信,最后甚至连自己都失去了。”

    容浔窒了窒,苦笑揉了揉太阳穴,他也一直他们的问题是出在沈晏或者樊心身上,原来,所有的根源居然还是自己。

    那些年的冷淡,原来就是报应到今天。

    他微微舒了口气,声音里染了些酸涩,“……可是你爱我。”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樊雅默然,抬头看了眼已经等在巷子口的suv,就在容浔以为她会否定或者不再接口的时候,静静开口,微微而笑。

    “我承认,我或许还在爱着你。”

    不待容浔有所反应,她继续道,“可是我更爱自己。”

    “我爱自己,很多人也在爱着我,我必须也有义务让自己活的幸福喜乐,我不能因为爱你,失去了我自己。”

    她平静抬眼,笑容遗憾,“这么多年,已经够了。”

    “谢谢你,对不起。”

    不等男人有任何反应,她轻巧转过身,慢慢走向已经等了很久的suv,上车,关门,隔着窗户静静看着站在夜色中的颀长俊美男人,黑白分明的眸子在车内灯光的掩映下,亮的惊人。

    所有痛苦,所有期待,所有年少热烈,在这一瞬,彻底告别。

    “祥叔,开车吧。”

    “……小雅,那个,容先生还受伤呢。”

    “没关系的,他不会介意的。”

    suv缓缓驶入夜色里,最终消失在视野里,再也寻觅不到踪迹。

    容浔静立在寒风中,伫立许久,久的连眉毛上都笼上一层淡淡的冷霜,似乎将表情都要冻住,面无表情的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有一双眼黯了又亮,亮了又黯,闪耀着只有自己清楚的复杂情绪。

    “吱!”

    急促刹车声突然响起,车胎与地面擦出尖锐的啸声,迈巴赫一个漂亮摆尾,在他身边刹车停下。

    车窗摇下,樊以航啧了声,俊朗脸上全是幸灾乐祸,“你准备在这里站多久?当望妻石。”

    容浔抹了把脸,“樊雅通知你过来的。”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樊以航居高临下瞥一眼过去,笑容嘲讽倨傲,“是祥叔,他担心你在外面冻死。”

    容浔懒得理会樊以航的阴阳怪气,直接开了车门坐上后座,冷声道,“送我去医院。”

    “你当我是你司机?”樊以航横了眼过去,俊朗脸上全是不屑一顾。

    “你不是我司机,你是我大舅子,是我儿子的舅舅,是我老婆的哥哥,而且我再不去医院可能因为失血过多或者伤口感染并发症game

    over……”容浔不耐烦的瞥了眼过去,黑眸犀利,“这个理由够不够?”

    “不够。”

    樊以航答的果断。

    已经准备闭目养神的容浔霍然睁开眼,眸光锐利,“你要挟我?”

    樊以航深深看了他一眼,俊朗脸上笑容一敛,与樊雅有三分相似的脸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01章 我更爱自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